中工娱乐

部分年轻人吐槽返乡过年“发不完的红包”和“吃不完的酒席”让祝福变了味

不少家庭约定讲“心”不讲“金”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4-02-24 03:51

原标题:部分年轻人吐槽返乡过年“发不完的红包”和“吃不完的酒席”让祝福变了味(引题)

不少家庭约定讲“心”不讲“金”(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黄仕强

阅读提示

今年春节期间,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帖称,过年时,总有吃不完的酒席、发不完的红包。但也有不少家庭约定讲“心”不讲“金”。

“今年春节送礼花了7500元、给侄子侄女包红包花了4000元,收回了2500元,亏了9000元,这还不算走亲戚时,买的各种礼品。”2月18日晚,家住重庆南岸区的万杰和妻子盘点“春节收获”时,显得十分无奈。

万杰的遭遇并非个案。每年春节,社交平台上有关“人情债”等的讨论经常引发热议。今年春节期间,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帖称,过年时,总有吃不完的酒席、发不完的红包。为此,不少人呼吁,随份子送人情和发红包,意在表达祝福,要“讲心”不“讲金”。

春节期间冒出一大堆“人情债”

“自从我结婚以后,我就害怕过年了,每年冬月、腊月挣的钱,只够回家过个春节。”今年刚过而立之年的万杰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前的一个月,在渝东北老家的父母就打电话询问春节安排,并嘱咐他要给亲戚准备拜年礼物、侄子侄女的红包以及一些需要以他的名义参加的酒席。

万杰目前是重庆一家广告公司的项目经理,每月工资8000元,妻子是全职妈妈,每月除去房贷、生活费几乎剩不了什么钱,每年能够指望的就只有年底绩效奖金。每次听到父母说起“给红包、吃酒席”的话题,他是既头疼又无奈。

“以前,还没结婚的时候,我还很盼望春节,那时候还不用管这些‘人情债’。”万杰表示,自己成家后,春节期间琐事接踵而至,尤其是过年走亲戚,第二年的拜年礼,只能在前一年的基础上提高,不能降低,最少也得维持前一年的水平,给侄子侄女的压岁钱也一样。“由于我们家亲戚多,每年单是买拜年礼的钱就要近5000元,八个侄子侄女,每人还要包500元的压岁钱红包。”

对于万杰的遭遇,他的老乡兼同事王涛也有同感。“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年春节期间,一下冒出了这么多‘人情债’,亲戚搬家、同学的孩子满月、邻居家的长辈过大寿……我们一家从去年腊月二十一直要送到正月二十六,有时候一天要跑两家,‘人情钱’最少的要送300元,最多的要送5000元,这一个多月,单是‘人情消费’就要近2万元。”

当《工人日报》记者提及重庆各区县已经大力整治“无事酒”,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时,万杰和王涛二人均表示,在远离城区的农村地区,“无事酒”仍大行其道,并且在春节期间,亲朋好友也表明了不收礼金的态度,就邀请你到家去聚一聚,但所谓的“人情世故”,“别人可以这样说,你不能真就这样干”。

给多了负担重,给少了面子过不去

“春节期间过度的‘人情消费’,让祝福变了味。”万杰说,春节压岁的本意在于“压祟”,是长辈对晚辈的祝福和期许,希望孩子在来年能够平安吉祥、无病无灾,但是过高的压岁钱却完全背离了压岁的初衷,不仅加重了长辈的负担,对孩子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万杰坦言,2000年左右,长辈给他的压岁钱红包基本上在5元钱上下,到2011年上大学后,长辈给的压岁钱红包都是1000元。“红包金额是涨了许多,但却没有了小时候的满足感、幸福感,因为这里存在一个‘等价交换’的定律,亲戚给我包了多少钱的红包,我父母也得给亲戚的子女包多少。”

今年过年,刚上班的周觅仍旧收到了长辈的红包,但也引发了她对未来的焦虑,一方面毕竟不能一直收红包,以后总得还回去的;另一方面,长辈给红包时,总会有意无意提醒她要帮忙解决一些事情。

家有两个孩子的张桦称,虽然自家孩子是收红包的一方,但你来我往,人情总要还上,有时候遇到只有一个孩子的亲戚朋友,给两个孩子一人400元的红包时,要还回去往往还得额外补200元,凑够1000元,所以收红包的心理负担也蛮重。有时,为了减轻一些不富裕亲戚的负担,她会无奈选择不带孩子上门拜年。

采访中,还有不少市民坦陈,过年最大的焦虑就是给长辈和小孩的红包要包多少钱,多了负担重,少了面子过不去……

一家人可以约定共识

记者春节期间走访时也发现,当崇尚节俭的新风尚与传统礼数相碰撞,一些人也想出了不少新招。

“我们家春节前就约定好了,兄弟姊妹之间人情往来就按照1200元的标准执行,春节串门互相都不拿礼物,给孩子发红包最高也不能超过200元。”老家在重庆奉节县的冉蕾告诉记者,往年春节,她家里既会自行购买牛奶、礼包、烟酒茶等走亲访友时要用到的礼品,也会收到其他亲戚送来的类似礼品,到最后,这些礼品在亲戚朋友家转了一圈后,又重新回来了,“我们一大家人都感到既好笑又尴尬,所以今年春节前,我们就在家族群里进行了约定”。

冉蕾表示,正是制定了“互补送礼,单纯团聚”的规定,今年春节,家里过得比以往要轻松不少,欢乐祥和的氛围也浓了许多。“今年春节,人情往来是讲‘心’不讲‘金’已成为我们一大家子人的共识,今后我们也会这样遵守。”

老家在重庆巫山县的周经鸣,给记者分享了大年初六他家邀请亲朋好友参加乔迁宴的情况。“我们已经在海南海口居住了10多年,近些年来,父母的年龄大了,有了落叶归根的想法,便在老家盖了新房子。”周经鸣说,尽管家里已经快20年没有举办酒席,但是考虑到不能给亲朋增加人情负担,也响应县里“不办‘无事酒’”的倡议,就一直没有举办乔迁宴。

周经鸣称,今年春节,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兄弟二人只邀请了亲戚参加,并反复告知亲属“超过500元的礼金,一律不收”。最终,乔迁宴办了6桌,收到礼金2.6万元,而这些礼金又被他们以“首次到新家来”为由,以红包的形式退给了亲戚们。

责任编辑:朱晶晶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3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