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廊坊全面取消限购!环京楼市,跌宕几年间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22-08-11 14:41

原标题:廊坊全面取消限购!环京楼市,跌宕几年间

中新网8月11日电(中新财经记者 左宇坤)在这个随处可见“冀R”与“京牌”穿梭的地方,人人都记得2017年,却再也回不到2017年。

一条河,两城人

和大部分工作生活都在北京的人不一样的是,住在燕郊、工作在北京的彭燕(化名),她的北京健康宝照片旁,多了“通勤”两个字。

“只要有这个通勤标,在河北做的核酸结果就会同步到北京健康宝,但偶尔也不太稳定。”疫情的反复让彭燕常常面临进京通勤难的问题,她还记得政策刚出时,自己兴致勃勃地去检查站提交了居住证明、工作证明等。老公懒得去申请,往返几次也就自动带上标了。

在这个随处可见“冀R”与“京牌”的地方,同彭燕一样的人还有很多,2021年底,北京环京通勤人员信息库已录入92万人。他们主要分布在两个组团,一个是北三县,有说法叫“大香蕉”——大厂、香河、燕郊;一个是中部的“廊安涿”——廊坊市区、固安、涿州。

环京价值梯队中,离北京市中心只有30公里、与通州隔河相望的廊坊小镇燕郊名列前茅。“北三县里燕郊是最强的,它离北京通州的核心地带非常近,尤其是在东部工作的很多北漂都住在燕郊。”长期关注北京购房圈的“北京拆哥”对中新财经记者介绍,燕郊的房价相对来说是环京中最坚挺的,购买需求也是最旺的。

燕郊房地产中介小徐是个爱吃烧烤的河北人,他记得2010年刚刚从事中介工作时,店门口有家东北烧烤店,那时烧烤也就一两元钱一串,不过自己舍不得买,带自己的师傅却常常大方地请自己吃。师傅跟他说,咱这行,有盼头。

那时的燕郊房价大概在5000元/㎡左右,处于稳步增长阶段。小徐记得当时遇到过一位客人,2008年趁着北京奥运会的风在燕郊以4000元/㎡左右的价格买了房,涨到7000元/㎡时出手卖了,感觉“涨到头了”。

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2015年通州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加上2016年北京楼市的大幅升温,大量购房需求外溢至环京区域。“当时的市场像疯了一样,刚需和炒房扎堆涌来,中介甚至连出门发传单的时间都没有,还要雇人上街发。”小徐回忆,不到一年时间,自己经手的房价基本都翻倍,而且越靠近北京涨的越多。

被难遇的楼市大行情和无数“副中心崛起”概念裹挟的2017年,燕郊单价一度摸到4万元,部分项目甚至叫价近5万元。“当时还有人联合起来押房,幻想着房价突破5万元甚至6万元大赚一笔,没有人觉得自己会是‘接盘侠’。”小徐说。

可“疯狂”很快等来了“紧箍咒”。2017年,北京“317”新政加上廊坊限购升级,燕郊从“炒房神话”的狂欢直接跳转到“房价腰斩”的狼藉,血亏、弃房断供的例子屡见不鲜。

“不到一年时间就跌下来了。最显著的是燕郊,从单价三万多跌到了一万六七,整体来说跌去50%-60%了。”拆哥说,再比如廊坊市区在2018年初高位单价18000元左右,现在可能“一万挂零”,或者八九千元才能出手。

新政之下,早有躁动?

贝壳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今年7月廊坊市二手房成交均价在1.3万元/平米左右,较2017年成交均价高点跌幅接近6成,较去年同期均价跌幅也达15%。

“燕郊房价在2021年抬头了一阵子,契机是当时开始没有本地户口和三年社保的也可以买房,有北京的工作证明就行。”小徐回忆,但因为没有明面上的政策,手续也需要快点走完,因此当时流程简单的二手房颇受欢迎。

近日,廊坊终于等来了正式官宣的限购、限售松动调整。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政府官网显示,取消户籍、社保(个税)等不适应当前房地产市场形势的限制性购房条件,同时对“北三县”和环雄安新区周边县(市)的住房限售年限要求也全面取消。

“这个事我们并不意外,因为之前已经有地方悄悄放开了。”拆哥也提到,燕郊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有人买房,包括一些投资的人,他们已经感觉到可能会有调控的放松。

“不过目前为止,燕郊的房价没有太大变化。就是建设中的北京地铁22号线经过燕郊,地铁沿线确实有上涨的感觉,但涨幅非常弱,差不多一平米涨三四百元左右。”拆哥表示。

北京市民聂女士最近去燕郊看了些房子。“都说今年燕郊房价还在跌,手里有点闲钱就想买一套改善房,或者放几年能赚个两成左右也是不错的。”

聂女士介绍,自己看的房平均单价在2.1万-2.3万元不等,基本都是高层。“但有的密度太大压抑感强,有的配套好的户型不理想,有的离地铁近但配套差,总之还没挑到很满意的。不过价格还可以接受,毕竟天通苑的房价都3万-4万元了。”

“有人说燕郊像香港一样,全是高楼,基本都是25层到30层以上;大厂则离北京市政府新址很近,密度相对适中,还能看河景。”拆哥也提到环京不同地区的不同特点,他认为这次政策对燕郊、大厂、固安等有一定利好,对香河和廊坊市区等可能会偏弱。

环京房价,还能回到哪一年?

“我同事从国贸开车去廊坊开会,往返一百多公里,属于出差可以报销;同样是从国贸去昌平开会,也是一百公里,但因为在市内没法报销。”正如彭燕所言,阻挡不少刚需群体在环京地区买房的最大原因,还是“离北京再近,也不是北京”。

一个月前,在昌平安家的任曦(化名)起了个大早,一路顺畅来到了燕郊,70公里的路程差不多正好走了70分钟。她想起上一次来燕郊还是几年前,也是炎热的夏天,眼睛一花,一进燕郊城就被拍到了违章。

任曦在2008年低价入场,买了一套燕郊房产并落户燕郊。但为了让孩子更好地升学,2013年卖掉了燕郊的房子搬到昌平。“当时房价正在逐渐拉高,晚卖一星期能多赚十多万,但我的卖出价也是本金翻倍了,想到为了孩子,没感到很难受。”

今年,任曦成功积分落户北京,结束了人户分离的生活,彻底断掉了和燕郊的联系。“听说当时小区的房价都跌回2016年了,但有人甚至还在还着月供,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燕郊的房价还能回到哪一年?很多人都在想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也回不到2017年了。4万元的均价和通州部分二手房的价格旗鼓相当了,不管从行政区域还是配套来说,这个现象都不合理。”小徐认为。

但环京房价在稳中回暖,也是一个好消息。“有认识的人在廊坊市区以15000元的单价买的房,2020年挂到8000元多也没人看,现在对她来讲或许是有了解套的机会。”拆哥也提到。

“取消限购限售有助于激活市场,部分被政策、疫情等因素抑制积压的需求短期有望集中释放,带来成交量的回升。”贝壳研究院高级分析师唐瑄认为,但本轮政策放开不会导致市场过热,不会引发房价快速上涨。

“一方面房企流动性困难引发的新房交付问题仍然是压制市场回暖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政策出台到购房者的预期和信心修复需要一定时间。”唐瑄说。

对于众多住在燕郊的人来说,除了政策利好,信心也同样重要。彭燕提到,《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十四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中提出,“研究进京综合检查站向北三县东、南部边界设置的可能性和方案,推进城市副中心与北三县互联互通及便利出行”就非常让她们振奋。

“一切都会慢慢好的,但再也不会有那时一两元钱一串的烧烤了。”小徐说。

责任编辑:苗辰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