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冬奥会“滑雪医生”需身背15公斤重的医疗设备,在4分钟内以“生死时速”到达受伤运动员身边

踩着滑雪板去救援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1-12-04 09:19:04

  原标题:冬奥会“滑雪医生”需身背15公斤重的医疗设备,在4分钟内以“生死时速”到达受伤运动员身边(引题)

  踩着滑雪板去救援(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窦菲涛

  阅读提示

  在冬奥会比赛项目中,高山滑雪速度快、容易受伤,而且救援难度大。为做好赛事保障,“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成立,队员们不仅急救技能扎实,而且掌握高超的滑雪技能。

  高山滑雪运动被誉为“冬奥会皇冠上的明珠”,是冬奥会中速度最快、最容易受伤、救援难度最大的运动项目。在赛事保障中,医生不仅要具备专业的医疗救援技能,还要能娴熟地滑雪,第一时间到达事故现场。

  “滑雪医生”是如何练成的,又如何做到一边身背15公斤重的医疗设备,一边以“生死时速”到达受伤运动员身边?近日记者走进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采访冬奥“滑雪医生”背后的故事。

白鹏(左)怀伟(右)正在参与冬奥会救援训练

孟璐身背15公斤的急救包进行滑雪训练

  4分钟内到达现场急救

  根据《国际滑雪联合会医疗指南》,运动员在赛道上的任何地方摔倒受伤,医疗救援人员都必须在4分钟内到达现场,这就要求医生们具备较高的滑雪技能。

  在高山滑雪比赛中,运动员滑行速度极快,在速降项目比赛中,更是以超过140公里/小时的速度高速滑行。“赛道转弯多,高速行进的运动员一旦发生失误,常常会出现碰撞、翻滚等难以预估的状况,可能造成严重的多发伤甚至创伤性休克,医生必需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处理情况。”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科医生、冬奥会滑雪救援医生怀伟说。

  为做好滑雪运动员的后勤保障工作,2019年2月,“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正式成立,70多名医疗队员被分为两组:延庆高山组和崇礼云顶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麻醉科医生白鹏所在的延庆高山组,主要负责2022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的医疗保障。

  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位于北京延庆的海陀山,承担着高山滑雪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等比赛。这里雪道赛道长、坡度大,主赛道全长2950米,最大垂直落差可达900米,比赛难度和风险性极高,对医疗救援的速度和质量提出更高要求。

  白鹏对《工人日报》记者说:“当有运动员摔倒受伤后,首先会有巡逻员‘滑到’现场,进行初步检查和评估,如果运动员伤情较重,不能自行离开赛道,巡逻队员需要汇报医疗官并寻求支援,医疗官再根据受伤情况派出离现场最近的‘滑雪医生’前往现场救援。”

  “理论上是4分钟,其实巡逻员评估伤情、相互沟通协调都需要时间,留给‘滑雪医生’的实际救援时间可能只有1至2分钟,而且救援人员还要背着15公斤重的救援药品和装备。”白鹏说。

  “每天训练7至8小时”

  今年38岁的白鹏是一名滑雪爱好者,已有10多年的滑雪经验。成为冬奥会中的“滑雪医生”,对其而言似乎顺理成章,但正式训练时的难度和强度,还是超出了白鹏的预期。

  从2018年冬季开始,“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队员们每年雪季都去崇礼参加滑雪培训和救援演练。每年训练两三个月,期间每天训练7至8个小时。“为了提高滑雪救援技能,大家真的是挺拼的!”白鹏说。

  白鹏还记得在一次训练中,崇礼当天最高温度是-36℃,体感温度只有-60℃,最大风力达9级。“当时滴水成冰,整个医疗队的队员都多少有点冻伤。但大家没有退缩,反而开玩笑说,省下了去北极旅游的钱。”

  在“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中,56岁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眼科医生孟璐,引人关注。作为队里年龄最大的女性“滑雪医生”,她曾以女子组第一的好成绩成功入选,但面对高要求训练,孟璐不仅要克服对速度的恐惧,还要面对体能上的劣势。

  为了跟上训练计划,孟璐加强了自己的训练要求,经常到健身房锻炼、做瑜伽、游泳等。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她不仅顺利通过了队里的一轮轮考核,还考取了加拿大滑雪指导员联盟一级指导员证书。

  怀伟对北京即将成为“双奥之城”感到特别光荣。“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我是一名志愿者,负责突发卫生公共事件的院内紧急救治工作。现在我又成为2022北京冬奥会的一名‘滑雪医生’,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希望能把这件事做到最好!”

  守护更多冰雪运动爱好者

  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低温环境下,“滑雪医生”们进行着一次次“生死时速”般的4分钟倒计时演练,耐力和体力受到严重挑战,但没有人选择放弃,他们时刻思考的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高效完成救治操作。

  在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建成前,国内没有符合冬奥标准的高山滑雪赛道,相关现场医疗救援经验欠缺,同时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因此作为第一代“滑雪医生”,“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队员们付出了巨大的艰辛。

  “一切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在雪场上队员们佩戴的N95口罩,不到一分钟就被冻成冰壳子,雪镜上也全是雾,根本看不清楚。此外,防护服或隔离服是穿在雪服里还是雪服外、清洁区和隔离区怎么设置……队员们需要一起想办法、做实验。经过反复演练验证,终于确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流程。”白鹏说。

  2022北京冬奥会的脚步越来越近,白鹏和“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同事们都做好了准备。“我们会保持最好的备战状态,但最大的愿望是比赛中不会用到我们,希望每一位参赛运动员都能安全地完成比赛。”白鹏说。

  按照规划,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未来将举办更多国际高山滑雪赛事。“北京冬奥会的筹办为中国冰雪运动培养了一支高素质‘滑雪医生’队伍,还建立了完备的培训体系,未来将培养出更多的‘滑雪医生’。”怀伟自豪地说。

  “能够成为中国第一代‘滑雪医生’,我为自己骄傲、自豪!”孟璐告诉记者,北京冬奥会结束后,她也将正式退休,但退休后她计划成为一名雪道救援志愿者,让更多冰雪爱好者开心、安全地享受冰雪运动。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李方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