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今年7月全国有245个国家气象站日最高气温突破该月历史极值,户外劳动者的劳动情况格外引人关注

高“烤”之下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8-13 02:30

原标题:今年7月全国有245个国家气象站日最高气温突破该月历史极值,户外劳动者的劳动情况格外引人关注(引题)

高“烤”之下(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赵琛 窦菲涛 曲欣悦 白至洁 史宏宇 陈子蕴 孙震

阅读提示

高温“高烤”之下,户外劳动者的劳动环境怎么样,有哪些防暑降温措施?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在热浪之下,与户外劳动者并肩而行,记录下他们的工作和防暑日常。

今年7月,我国降水少气温高,国家气候中心的统计表明,全国平均降水量比往年同期偏少20.6%,平均气温比常年同期偏高1摄氏度,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2高,全国有245个国家气象站日最高气温突破7月历史极值。

高“烤”之下,户外劳动者的劳动环境怎么样,有哪些防暑降温措施?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在热浪之下,与户外劳动者并肩而行,记录下他们的工作和防暑日常。

喷枪的热焰化成阵阵热浪

夏季的骄阳将光与热持续投射到大地上,即便到了午后,也让人觉得闷热。7月20日15时,崔松春来到工地,熟练地拿起喷枪,用热熔法软化着防水卷材的接口处,以便与地面的沥青严丝合缝地黏合在一起。39岁的崔松春从事防水施工已有15年,当天,他正在中交第四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北京信创园项目,为距离地面约16米深的基坑底层做防水。

由于雨天无法施工,晴热的天气恰是防水施工的好时机。与工地上的其他工种相比,防水施工更“烤”验人。在项目的防水施工区域,放置在地面的温度计测温已超过45摄氏度,黑色的卷材被晒得发烫,如果鞋底太薄,走上去会觉得烫脚。

“我们的喷枪全力打出去可达1200摄氏度,夏季高温叠加动火作业,别提有多热了。”崔松春擦着汗说。阳光下,火焰伴随着轰轰的作业声更显灼目,微风吹过,风也变成了热浪,一阵阵地涌来。用明火软化沥青后,崔松春和工友会使用压辊尽快黏合卷材与地面。必要时,还会用戴着手套的手压实卷材,“我们每天都得换一副手套”。

工作区域外的空地上有不少大容量水杯,工人们灌满了项目上准备好的绿豆汤,一天下来能喝掉约6升。“到了高温季节,我们11时就收工,15时再开工,工人们能回到有空调的宿舍休息一会。”项目负责人高阳告诉记者,由于防水施工相对更热,防水工在10时30分就已收工。

高阳介绍,为做好防暑降温工作,项目部还采取了调整工作班次、按时足额发放高温津贴、发放清凉饮料及必需药品、配备通风和降温设施等措施。“我每天都会喝两支藿香正气水预防中暑,每隔1个小时,会到阴凉的地方休息10到20分钟。”崔松春告诉记者,遇到高温天,自己和工友会更注意防暑。

“全副武装”下爬山巡线

一大早,国家电网北京房山供电公司周口店供电所的巡线工人洪大鹏、张琼就备好了镰刀、望远镜、声学成像仪等设备,开始了一天的巡线工作。他们需要巡视的线路是10千伏坡峰岭路,位于周口店镇山区。“电线杆都在山腰或山尖上,我们不是在上山,就是在下山。”洪大鹏说。

进入夏季,山间的草木恣意地生长着,蚊虫也多了起来。在闷热的天气下,巡线工人仍需要戴着安全帽、身着长衣长裤、踩着厚重的绝缘鞋,一步步地行走在山间的小径、坑洼与陡坡之间。才走了不到10分钟,洪大鹏和张琼浅蓝色的工装就被汗水浸成了深蓝色,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脚下看着点,注意安全。”巡线时,洪大鹏不时用手里的镰刀割草开路。每到一处点位,他和工友都会仔细地检查线杆基础是否完好、拉线是否生锈腐蚀、杆号牌是否清晰等。一天下来,工装经常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进山后,一大瓶水半天就能喝完。一个夏天下来,我们得晒黑好几度。”洪大鹏对记者说。为了防暑,他随身带着公司配发的医药包,“有花露水、藿香正气软胶囊、十滴水、创口贴等等”。

国网北京房山供电公司运检部配电线路运维检修专责计勍介绍,高温季节到来后,公司会尽量避免让工人在12时至15时之间进行户外巡线,“除了日常的防暑降温措施外,我们还组织了针对一线巡线工人的急救培训,并常态化开展‘送清凉’活动。”

“行走在山间巡线很辛苦,但一想到因为我们的工作,大家能和家人一起坐在家里吹空调、吃西瓜,凉凉快快地度过夏天,我们就很开心、很骄傲,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意义。”张琼说道。

制冰厂门口赤膊也不觉得冷

“给这儿搬两块儿冰!”

“老板,来十元钱的冰袋。”

……

上午8时,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制冰厂门口已是一片繁忙景象。开着电动三轮车前来拉冰的商户络绎不绝,满载着整车冰块的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地从这里驶向市场各处,为蔬菜水果等生鲜产品提供保鲜用冰。

进入8月,北京迎来了一年中最闷热的桑拿天。据气象部门预报,8月的第一周,北京市最高气温多在34摄氏度左右,午后最低相对湿度可达50%左右,体感温度超过35摄氏度。市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入夏以来,市场用冰需求激增,制冰厂也因此加大了产冰量。

今年41岁的王纪伟是厂里的运冰工。随着气温升高,他的工作愈发忙碌。清晨5时,王纪伟就来到厂里工作。虽然在制冰环节,制冰厂已经实现了自动化,但把冰块拖入货车码放装箱尚需人力搬运。

记者在制冰厂看到,两排吊车将一批批冰块从模具里倾到在门口,每块冰都有近200斤重。王纪伟和同事们需要先将这些长约1.2米的大冰块从门口推到货车边,双手再使劲一抬,把冰块挨个竖起,最后整齐地码放在车厢里。一天下来,王纪伟大约要搬运2000来条冰块。

等待装箱的冰块萦绕着阵阵白气,看起来十分清凉。王纪伟在来来回回搬运中,却已满身是汗,一点也不觉得冷。于是,他索性脱下上衣赤膊上阵。即便这样,他的背上很快又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运冰时,需要用双手推送冰块,为了增加摩擦、防止冻伤,手套是王纪伟不可缺少的工具。在制冰厂工作3年多来,来回运冰也让他的手臂隆起了坚实的肌肉。

在制冰厂上班,工人们也有着自己的“小确幸”。“最不缺的就是冰,什么时候想喝冷饮了,就把饮料在冰堆里放一会儿,非常方便。”王纪伟说,由于活动量大、出汗多,工作期间他至少要喝掉3升矿泉水。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