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创意市集能社交、有烟火气,且独具城市特色

年轻人爱去这里“赶集”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6-12 01:07

原标题:创意市集能社交、有烟火气,且独具城市特色(引题)

年轻人爱去这里“赶集”(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张嫱

阅读提示

创意市集是一种在特定场地展示、主要售卖个人原创手工作品的文化艺术活动,近年来正成为颇受青年群体喜爱的社交、消费新模式。

不久前,青岛规模最大的创意市集之一“星星市集”在纺织谷举行,掐丝珐琅、手工布艺、珍珠饰品、剪纸雕刻……一件件精美的手工艺品,与复古的德式工业厂房形成鲜明的视觉冲击,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前来“打卡”。

创意市集,是一种在特定场地展示、售卖个人原创手工作品和收藏品的文化艺术活动,因其参与门槛较低、商品时尚多样,成为颇受青年群体喜爱的社交、消费新模式。不仅青岛,上海、北京、天津等地都有独具城市特色的创意市集,掀起了一股“赶集”风潮,更为疫情下的城市平添了几分烟火气。

结识同好,更具社交属性

35岁的韩明玉是“鱼的行李箱”手工旗袍工作室的店主,大学毕业以后一直从事女装设计工作。2019年,怀揣着设计梦的韩明玉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为了结识更多朋友、扩大客户群体,她加入了创意市集的行列。

第一次“练摊”是在一家商场,韩明玉带着十几件儿童旗袍和手工布艺正式开门纳客,别致的款式配以精细的做工,得到不少宝妈的青睐。那天,韩明玉的营业额有3000元,更令她欣喜的,是结识了有着共同审美的宝妈顾客。

凭着良好的口碑,韩明玉的客户群体不断扩大,回购率达80%,“这些宝妈经常会到我的工作室喝茶、做简单的手工,她们彼此也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作为一种定期举行的商品交易活动,市集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很多农村至今仍延续着“赶集”的习俗。不同于传统市集,创意市集因其商品的原创性,更能吸引有着相同爱好的年轻人,更具社交属性。

就读于青岛大学的沐嘉酷爱汉风饰品,周末经常与同学结伴“赶集”,精致的小首饰总能让她爱不释手。去过几次创意市集后,沐嘉结识了手作艺人小聪,并逐渐认识了更多热衷于汉文化的年轻人。

“感觉市集有种神奇的魔力,每个摊位都有独特之处,你永远不知道下个摊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小玩意儿。”沐嘉认为,小小的市集浓缩着一座城市的文化和烟火气,以最大的包容接纳不同需求的顾客。

随着“朋友圈”的扩大,沐嘉加入了汉文化社交圈,还定期参加圈子组织的汉服表演等活动,这被她称为意料之外的“小确幸”。

“与盲目的交友不同,市集的小众文化更能让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年轻人产生共鸣,其娱乐性和社交属性更强,这也是创意市集的魅力所在。”青岛某创意市集主理人王女士说,“有一些城市的创意市集还涉及人工智能、3D打印、机器人等主题,吸引很多90后、00后去淘宝、分享和交流。”

街景与市集融合,产生双重吸引力

与先创业后参加市集的韩明玉不同,很多有着设计梦想的手作艺人是通过市集积累客户,继而将线上资源转嫁到实体店铺,璐璐便是较为成功的一员。

2018年,还是宠物店主的璐璐在朋友的鼓励下,带着手工制作的饰品和布偶参加了位于青岛八大关的创意市集。

“八大关复古厚重的德式建筑,翩翩下落的枫叶,再配上设计感十足的手工艺品,这么绝美的画面得吸引多少市民游客?”璐璐没有说错,创意市集与历史氛围颇浓的八大关相得益彰,短短两天璐璐的收入就破万元。

此后3年,璐璐带着自己的手作产品频繁“亮相”各种市集,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客户群体,便在青岛网红地银鱼巷开张了“LULU玩具公社”,以售卖纯手工产品为主,穿插从国外淘来的小玩意儿,每逢周末节假日,两层60平方米的小店都被挤得满满当当。

“作为一座旅游城市,青岛国际化的城市氛围,十分利于创意市集成长。”王女士说,汇集了咖啡馆、文艺书店、网红店的老城区,现代时尚的奥帆基地,以及樱花漫山谷的崂山村镇都是创意市集首选的举办地。

别具一格的街景与精美的手工艺品,对市民、游客具备双重吸引力,日均几万人次的客流量、近万元的收入,也培育了越来越多的手作艺人。据不完全统计,青岛如今从事手作的艺人已经近千人,这其中既有小众文化品牌店主,也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市集主理人也因此诞生,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原创是创意市集的生命力

因为喜欢“赶集”,璐璐每到一座城市必先逛逛当地的创意市集,“天津的市集多以洋货、古董和皮质手作为主,杭州丝绸制品堪称精美绝伦,沈阳的‘犀牛市集’品质非常高,需要购买门票才能进入……”

璐璐认为,青岛有着百年板桥镇文化和即墨古城历史,诞生出的剪纸艺术、胶东花饽饽等传统手工产品,以及近年新兴的国潮文化,都为手作艺人的生存、创作营造了友好的氛围。

但是随着从业者的增多,创意市集也逐渐出现门槛降低、品质不高等情况,特别近年来受疫情影响,很多商场为了引流频繁举办创意市集,拉动经济的同时,也使市集商业氛围愈浓。

“较高的成本、倾注的时间和精力、低回报是原创产品越来越少的主要原因。”韩明玉说,以一件儿童旗袍为例,设计、打板、剪裁、缝制整个过程需要3天,成本至少100多元,“定价超过200元就很难出售,因为大家的普遍心理是你不是品牌产品,价格应该实惠一点。”现实的压力之下,迫使很多手作艺人选择转型商业产品,偏离了匠人的初心。

除了原创作品减少,创意市集的管理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针对暴露出的相关问题,北京、上海等地已率先从位置、环境、监管等方面出台了市集经济管理规范。

最近,王女士正在考虑打造青岛的市集文化品牌,甄选一批纯粹的原创手作艺人,形成固定的市集团队,选择中山路、八大关、民俗村镇等文化底蕴浓厚的地点举办。“我们希望形成属于青岛的城市IP,打造具有地域特色和知名度的市集品牌。”王女士说,创意市集是城市文化传播的载体,兼具商业价值和创意美学价值,“需要更多的‘工匠精神’和原创产品,将城市文化和手作工艺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朱晶晶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