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暂停堂食以来,北京餐饮从业者“转岗”摆摊售卖员、带货主播,探索销售新商机

听!北京街头响起了吆喝声……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6-03 09:11

  原标题:暂停堂食以来,北京餐饮从业者“转岗”摆摊售卖员、带货主播,探索销售新商机(引题)

  听!北京街头响起了吆喝声……(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乔然

  阅读提示

  自“五一”假期以来,北京全市餐饮经营单位暂停堂食已坚持一月有余。记者走访北京多地餐饮单位发现,不少门店员工“转岗”摆摊售卖员,北京街头巷尾响起了售卖的吆喝声。部分从业者还成为直播间的带货能手,借助外卖、电商等模式实现即买即送。

  6月1日,北京新冠疫情防控第352场新闻发布会表示,餐饮经营单位要继续落实暂停堂食防疫要求。自“五一”假期至今,北京餐饮经营单位暂停堂食已坚持一月有余。5月24日,社交平台一则“暂停堂食北京餐饮行业拒绝躺平”的话题登上热搜,引发社会关注。

  面对暂停堂食的要求,记者走访实地发现,大堂经理、厨师、服务员等北京餐饮行业不同岗位的员工,开始通过外卖、摆摊、电商等渠道“转岗”开拓新业务,北京街头响起了售卖食品的吆喝声。线下摆摊、线上直播、打折优惠、外卖专送……他们的营业智慧无不让人眼前一亮。

  线上线下响起吆喝声

  “熟食6折,卖完收摊!”看到有客人将要路过摊前,在北京上地东来顺火锅华联店工作的韩扬马上从椅子上起身,向路人推销起自家售卖的熟食。只听他话音未落,身后又响起来自其他门店的吆喝声:“眉州东坡最低价,比外卖还要便宜”“假期不乱跑,在家海底捞”……此起彼伏的动静让这个午后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虽然来自不同的门店,通过几天摆摊反而更加熟悉。

  5月16日起,由于无法进行堂食营业,韩扬所在的火锅店一下子“冷”了下来。经过一番筹划,也借鉴了周边店家的经验,老板决定将店内原本点单火爆的熟食进行摆摊售卖,摊档就设在门店门口。

  此前,韩扬是店内的一名负责端碳锅的服务员,每天与顾客交流的机会比较少。“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街边干起叫卖。”韩扬有些激动地说,老板特意选择一些性格相对外向、形象条件好、普通话标准的员工,在摊口主要负责吆喝招揽路过的消费者。

  与韩扬不同的是,王莉的吆喝声出现在了线上直播间。“亲爱的顾客,欢迎来到直播间,右下角的小红袋有今天的团购菜单,都是七折起,喜欢可以下单,关注主播有更多优惠。”5月31日早上7点半,王莉一边在直播间大声介绍今天上架的菜品,一边将镜头对准桌子上一排排摆好的精美小吃。

  王莉原本的工作是北京东城区一家涮肉店的服务经理,自从5月13日店铺开通直播以来,她摇身一变成为门店餐品的带货主播。“第一次上播时有些小紧张”,相比之前的催菜端盘、管理员工,主播这个“新岗位”充满了新鲜感和挑战。

  在保障有效防疫的前提下,餐饮门店通过摆摊的方式将已做好的食物进行售卖,让部分从业者参与了转型新挑战。对此,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执行院长、教授肖竹表示,面对疫情,餐饮从业者需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应对措施,例如鼓励员工与企业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也可以通过共享员工、灵活就业等方式寻找就业路径,或进行自我培训和人力资源价值提升。

  身兼数职的“多面手”

  “站在街上要能随时回答客人的问题,激起客人的购买欲望。”韩扬认为,在商场门店内待久了,陡然换到吆喝的模式有些不习惯,但慢慢上手之后又感觉充满乐趣。“原价15元,上午卖12元,这是最后一盒才10元。哥,还有一些馓子你看要不要?”短短几句交谈,韩扬轻松卖出了一盒鸭架。

  每到午餐时间,韩扬和同事们直接在门口简单解决了午饭,他说,“这都可以接受,以前吃饭也是匆匆忙忙的。”韩扬认为,更需要适应的是目前身兼多职的状态,自己现在既是销售又是客服,要对卖出去的每一份餐品负责。

  在直播间,王莉除了要介绍商品和售卖细节,还要时刻注意屏幕上的观众留言,及时解答各种疑问。“海淀区也可以送的,全北京五环内免费发货,可自提可专送。下单后私信我收货地址。”偶尔,王莉还会主动把镜头对着正排队到店取货的顾客,来展现直播售货的真实性。

  从早上7点半到10点,下午2点半到5点,王莉每天的直播时长达5个小时。由于人手不够,43岁的王莉硬着头皮坚持了半个多月,起初略显紧张的她如今看起来游刃有余,还逐渐掌握了一些直播小技巧。“在线人数满50人会抽取1份免单,让直播用户进粉丝群来增强用户粘性,感到紧张就看评论区和大家互动。”王莉说。

  记者在短视频平台发现,转型进入直播间卖门店食品的北京餐饮单位并不少见:紫光园的熟食、金鼎轩的炒菜、簋街的小龙虾……许多直播人员就来自店内员工,他们正在探索通过直播的方式尽可能卖出更多菜品,也发现了即时下单配送的新商机。

  肖竹指出,有关部门应对餐饮企业加大“纾困”力度,引导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并推进餐饮行业协会、商会与外卖平台合作,提振消费信心。同时,工会也应提供专项帮扶,减轻餐饮从业者的负担,组织开展餐饮业员工数字化工作技能培训。

  促进社会化用工分担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社会法室副主任王天玉建议,个体劳动者可以尽量找一些短期灵活就业的工作。政府、工会等部门也可以对接第三方平台提供一些招工需求,并纳入到常态化的应急措施中,以实现社会化的用工分担。

  最近一段时间,在北京清河某商超茶饮店就职的罗辛也感受了工作内容的调整。5月21日,北京海淀全域实施提级管控,罗辛所在的商超禁止外卖员进入。因此,除了调制饮品,她还要把订单从负一楼送到在商超门口等待接货的外卖员手中,每天上下楼十几趟,店内3个员工轮流交替。

  送单送到腿酸的罗辛回到店内,还要给现场消费的顾客收银。一次点单过程中,正在等待的消费者拿下口罩准备开始吃其他食物,罗辛又赶紧上前制止,并向其解释商超的防疫规定。

  虽然辛苦,罗辛也干得起劲。她说:“饮品店的单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能保证消费者的需求,保证自己的工作不出问题是眼下更重要的事。”

  王天玉分析指出,在北京快速的反应措施下,餐饮企业受到的影响应该是暂时性的,人力调整也是短期的,“但考虑到大部分中小餐饮企业的承受能力比较有限,保证外来务工人员获得持续稳定的收入显得尤为重要”。

责任编辑:尹文卓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