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认识花草树木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5-08 01:29

原标题:认识花草树木

吴小西

杨柳絮终于快飘完,北京到了五月。

树木又鲜嫩了起来,满眼都是新绿。街边的桃花梅花海棠花,早已不见踪影。地坛公园的牡丹,也谢了大半。随处可见的二月兰开了几个月,还守着最后的繁盛。再过一阵子,满大街就该是姹紫嫣红的月季花了。

说来也奇怪,最近的这几年,每年我都会认识一些新的花草树木。它们像新看的书、新听的歌、新吃的菜一样,让每一个春天的记忆都不同。

前几天我新认识了泡桐花。

那一天,我从窗户望出去,发现楼下的两棵大树开出了一大片一大片淡紫色的花。仔细看,枝条上缀着的是一串串小喇叭。咦?这么好看的花,为什么我以前从未见过?

走到树下看,却看不真切。树太高了,识花软件也辨认不出来。这花只有从高处,或是远处看,才能看出它的漂亮来。

后来下了两天雨,小喇叭掉了一地。啊,这形状,这独特的气味,莫非它就是……搜索确认一下,果真是它!我那遥远模糊的儿时影像袭来。在一片长着许多大树的林子里,小朋友们总会捡起它来吹喇叭,能吹出“叭”的一声,我们就吹一个丢一个又捡一个……

原来是你!原来捡花吹喇叭的事情,是发生在春天里的。二十多年未见,这简直堪称久别重逢式的相遇。可是,那树那花,明明去年也在,前年也在,原先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它呢?

新认识一种植物的时候,总是惊喜的。那些小小的发现,让我感觉这一整天都被点亮了。

有一年我突然认识了丁香,原来“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是这样的啊。

海棠花开的时候,我才觉得那真的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夏天那些带着粉色光晕的大型狗尾巴草,其实是狼尾巴草!

我没有在意它时,就眼里无它。我认识它了,就总能遇见它。

北京中轴路两旁,有一些高大的树,春夏时亭亭如盖。我将其封为全世界最美人行道树,每见一次就赞美一次。至于某些季节树下聚集的虫子蛾子,我则完全视而不见。

每次从树下经过,我都忍不住思考同一个问题:这树也太美了,它到底是什么树啊?树太高,手机软件帮不了我,网上也找不到答案,我总不能逢人就问这是什么树吧。

带着这个疑惑,我从树下走过了五年。

直到去年夏天,有一天我遇见绿化工人架着高大的机器给这树剪枝。我终于逮着机会,犹豫了一两秒,问出了那个问题。我被告知这是千头椿,臭椿的一种。

啊,困扰五年的问题就这样突然有了答案。

从此以后,我从树下经过,不再有疑问,只会想:这是千头椿,可真美啊。

我感到有些矛盾,如果我永远不知道它是什么树,就让这个问题尘封几十年,我和身边的人都不得而知,它会不会更特别,更神秘……

其实认识跟不认识,又有什么差别呢?

差别还是有的。我千方百计想知道它的名字,其实是怕有一天我会忘记它。

一旦我真的认识了它,我今年认识,明年也认识。它从此就住进了我的心里。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