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祖国西北这座特殊的陵园,长眠于此的烈士们平均年龄27岁……

来源:央视军事微信公众号
2022-09-23 13:38

原标题:祖国西北这座特殊的陵园,长眠于此的烈士们平均年龄27岁……

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安葬着760多位为我国航天事业和国防科技事业牺牲的烈士,他们平均年龄只有27岁……

有一位退役老兵在这里一守就是14年。

“活这一辈子总要做点有意义的事”

王万明,1994年退伍,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革命烈士陵园附近承包了150亩农田,养了200多只羊,年收入近10万元。然而,2008年即将花甲之年的王万明却做了一个让周围人出乎意料的决定——去当陵园守墓人。

他和另外3名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前来祭拜的单位和清扫陵园、拖洗墓碑等工作。不论刮风下雨,王万明每天都要打扫一遍广场。

一年下来,王万明和他的同事要用掉50多条抹布,300多把扫帚……

王万明当守墓人,一守就是14年,很多人不理解,但王万明却说:“活这一辈子,总得干点有意义的事”。

760多名英烈长眠于此,平均年龄27岁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占地4万多平方米,安葬着760多位为我国航天事业和国防科技事业献身的英烈。

其中有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奠基人聂荣臻元帅,还有将军、科技人员、职工和家属。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千里戈壁,为了那一瞬间的辉煌,他们又永远地留在了茫茫戈壁。

当年执行“两弹结合”试验发射任务的“七勇士”之一张其彬也安葬在这里。

在张其彬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家人问老人后事安排,老人迟迟没有反应,当家人问他“是不是想回到东风去”时,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泪水。

▲张其彬 

潘仁瑾,1969年从上海滩来到戈壁滩,主抓发射场电磁兼容工作。长期野外作业,使她备受胃痛折磨,但她依旧没有离开工作岗位,当到医院检查时,已经是胃癌晚期。潘仁瑾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梦见我们的飞船真的上了天,弥留之际,她说“假如有来生,我还会选择航天事业”。

▲潘仁瑾

中心发射场系统的首位副总设计师邢春圃,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重要参与者,在“三垂一远”模式的理论论证和施工建设中投入了大量心血。

▲邢春圃

2012年5月,神舟九号载人飞船发射之际,邢春圃却离开了我们。在临走前,他叮嘱家人将骨灰安放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只为继续守望自己所热爱的载人航天事业。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长眠的烈士们,平均年龄只有27岁,他们用生命书写的航天精神深深地感染着王万明,使他坚定地守护着这个特殊的方阵。

“我死后让我的后代继续坚守”

2019年,王万明查出患了前列腺癌晚期,现在每个月仍需定期治疗,吃药缓解病痛,但他依旧坚守在这里。

在王万明的眼中,航天英烈们伟大而崇高,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他也早已成为航天队伍中特殊的一员。王万明说:“我死以后,要让我的儿子,我的孙子继续坚守”。

致敬所有默默奉献的飞天铸梦人!

责任编辑:王沥慷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号

  • 中工网微博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