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工博客>>正文
雄楚大道“雄”起来了
http://www.workercn.cnCDG来源: 中工网论坛
分享到:更多

  我家住在武昌火车站东广场和雄楚大道之间,每当华灯初上时,我和妻子还有小区里一些遛弯的老朋友,总喜欢到新修的雄楚大道上走一会。我们看黑色沥青铺展的宽敞坦途,像石龙一样腾起的高架桥和桥面上流向远方的灯火,桥下快速专用通道上行驶的BRT豪华公交,心里总是饱含着一种满满的感叹、骄傲和正能量。

  记忆中的雄楚大道以前叫晒湖路,是一条又长又窄的破旧水泥路,一头挨着武昌火车站西广场,一头挨着关山口。路面坑坑洼洼,两边都是些连片的菜地和旧房,晴天一路灰,雨天一路泥,平时行人稀少,一般不急于赶路的司机都不愿意走这条路,原因是虽然时间会少些,但对车况的损耗蛮大。后来,政府对晒湖路进行了拓宽和延伸,水泥路变成了沥青路,两边逐渐被新开发的住宅小区和一些新建筑所取代,原来被人嫌弃的偏路慢慢热闹起来,晒湖路也改名雄楚大道。

  这些年,武汉市作为中部特大城市发展很快,改造后的雄楚大道虽然在城市交通中发挥着主干道的作用,但过多的车辆使它又逐渐变成了拥堵重灾区。随着关山地区国家级光谷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和鹦鹉洲长江大桥的建设,雄楚大道像根巨大的扁担,一头挑着新建的鹦鹉洲长江大桥,一头落在国家级光谷高新技术开发区,如果说,将晒湖路改造成雄楚大道是城市发展的权宜之计,那么对雄楚大道进行快速化改造则是向建设现代化城市迈出的重要一步。

  武昌雄楚大道快速化改造工程于2013年5月开工建设,到2016年12月底全线通车,三年零七个月的艰苦卓绝,终使一座长达近13公里双向6车道的高架桥矗立在大道的中央;桥下设有双向4车道的地面通道,中央是武汉首条快速公交BRT1-3号线。

  我曾问过参加施工的中建三局一个从事技术工作的朋友,他无比感慨地告诉我:这次快速化改造工程,难度和技术含量都达到前所未有,特别是在高架桥的施工过程中,75%的桥墩都遭遇到地下大小不等的溶洞,其中,最大的溶洞高15米多;最深的基础达58米,比一般的还要深30多米;施工高峰期,不到3公里的距离,就要投入3000多劳务人员和近百台大型机械,融入了施工人员太多的付出和辛劳。他还告诉我:在整个施工过程中,老百姓是很善解人意的,好像与施工人员达成了一种相互配合的默契一样。特别是在桥墩施工期间,由于渣土不能及时外运,堆积在人行道上使来往市民无法行走,还有施工给附近老百姓带来的一些不方便,都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我听后也很感慨:这么宏大的工程,从征地、拆迁到后来出现的一些不方便,如果没有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恐怕是很难推进的?!

  快速化改造后的雄楚大道,有效缓解了武昌地区的交通拥堵压力,对带动周边经济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近13公里的高架桥,西起梅家山与汉阳鹦鹉洲长江大桥武昌段引桥相连接,往东延伸到国家级光谷高新技术开发区,使汉口和汉阳的一些车辆可以直接通过鹦鹉洲长江大桥到武昌。我曾经和妻子开车从高架桥的起点梅家山到终点光谷大道,全程至多15分钟,与改造前拥堵时动辄一个多小时不可言喻;高架桥下的BRT快速公交专用通道,配置了高档三开门枣红色超长专用车,从起点武昌火车站东广场到终点光谷大道约四十多分钟,与以前拥堵相比,节约一半时间还不止。快速公交虽然没有地铁和轻轨那么快,但它的方便、舒适和快捷是其他公交比不了的。我总记得在BRT公交车上一位老先生与他老伴的对话,老伴说:“老头子啊,我还是头一回坐这么好的车,感觉真好!”老先生说:“芝麻开花节节高嘛,以前没有想到的好东西,现在越来越快的进入到我们生活中来了!”

  是啊,时代越来越进步,科技越来越发展,城市的幸福指数一定会越来越高,人民的生活质量一定会越来越好!

  我爱武昌这座不朽的老城,不光是它给我们留下了辛亥革命中武昌起义的光荣历史,还因为雄楚大道高架桥的起点梅家山,连着伟大的武昌起义门,它们不仅见证了武昌城的百年沧桑,也见证了雄楚大道的巨变。只有知道了雄楚大道的过去,才能感叹它的今天来之不易;只有知道了施工过程的艰辛,才能对一个个朴实无华的桥墩产生感情;只有充满了骄傲和正能量,才能看懂今天的雄楚大道已经“雄”起来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