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旅游频道职工旅行-正文
诗和远方 是柴达木(上)
//www.workercn.cn2017-06-29来源: 青海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柴达木,这片充满诗意的土地,默默无闻地躺在年轻的青藏高原北缘。千万年来,也许,有人涉足,却未曾发现她的诗意,直到距今约八百年前,北方的蒙古族开始崛起。在此后的若干年里,居住在漠北蒙古、漠南蒙古、西蒙古等地区的成吉思汗弟系的诸王后裔给纷纷南下。他们行程数千里来到青海,在柴达木及环青海湖等地区繁衍生息,自称为德都蒙古,成为青海世居的少数民族之一。德都,蒙古语译音,意为“上部、雪域”。他们的到来,无异于一次地理大发现。

  一

  上中学时,我的地理很糟糕,考分有时只是个位数,却记住了柴达木,因矿产极其丰富,故被称作中国的“聚宝盆”。或许,冥冥之中就早已注定,万里之外的柴达木,将成为我此生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名词,而或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支点。

  许多年后,我在喧嚣的西宁火车站广场,登上开往格尔木的长途汽车,侧身躺在车厢里,看着青藏高原的天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近。不仅如此,似乎比其他地方的天空更高更远,湛蓝湛蓝的,蓝得让人眩目让人惶惑。

  湛蓝的天空偶尔飘过来一片洁白的云,随着高原的风,那么轻盈无束且十分从容就飘入了夜空。高原上的夜很黑,看不到一点灯光,也感觉不到汽车在前进,只觉得汽车在轻微地晃动或颠簸,偶尔的一盏昏黄的灯,才发觉长途汽车正在荒原上气喘吁吁地爬行,在这漆黑的夜里,仿佛漫无目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张开眼皮时,看到远方矗立着一堵高墙,靛青的高墙,上面挂着一枚椭圆月亮,却很亮,亮得令人痛不欲生,忽儿又静如止水……

  在柴达木(即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工作生活的几年里,因为工作关系,我时常如同一阵风,穿行在这八百里沙漠瀚海。于是,一个念头开始在我的脑海里萌发,并萦绕至今:海枯石烂时,沧海没有变成桑田,而是变成牧场,居然还有一个个充满遐想充满诗意的名字。

  二

  亿万年前,应该还没有这些个充满诗意的地名,甚至没有青藏高原。至少,在二亿八千万年前,整个青藏高原还是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几千万年后,剧烈的地球板块运动,促使昆仑山和可可里地地区隆生为陆地。

  此时,柴达木这片地方,依然只是一片海沟。直到八千万年前,又一次强烈的地球板块构造运动,这条海沟终于浮出水面,成为“世界屋脊”上的一片盆地,就如同青砖碧瓦上的一片沟槽:西北是雪山连绵的阿尔金山,东北是傲然耸立的祁连山,西南是涌向天边的昆仑山。

  这片充满诗意的土地,默默无闻地躺在青藏高原的北缘。年轻的青藏高原上,河流纵横湖泊密布,河流与湖泊之间,是广袤的草原和茂盛的丛林。也许,有人涉足,却未曾发现她的诗意,直到有一天,蒙古人来了。

  距今约八百年前,北方的蒙古族开始崛起,一个叫铁木真的部族首领经过无数征战后,统一蒙古。蒙古人尊称他为成吉思汗,意为拥有海洋四方。

  头戴金盔的成吉思汗骑在马背上,挥舞着金刀宣称:青天覆盖的地方,都是蒙古人的牧场。

  于是,在此后的若干年里,居住在漠北蒙古、漠南蒙古、西蒙古等地区的成吉思汗弟系的诸王后裔给纷纷南下。

  漠北蒙古是中国古代北方戈壁沙漠以北的广大地区,今分属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国和中国新疆;漠南蒙古应是现在的蒙古国南部区域及中国内蒙古以西地区;西蒙古应是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叶尼塞河是俄罗斯最大的河流,发源于蒙古国。

  我想,从如此遥远的地方南下的蒙古人,应该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他们甚至不知道远方究竟是哪里。他们一路上跋山涉水,不断有人留在有河流和草原的地方,在翻越天山后,留在水草丰美的草原上的就更多了,像新疆的巴音郭椤蒙古族自治州和甘肃的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但总是有更多的蒙古人一往无前。

  继续南行的蒙古人在翻越祁连山,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盆地,目光极处,是天与地的交合,他们把这片辽阔的土地称之为柴达木。其时,应是草原最美好的季节,天高云淡,一望千里。目光所到之处,牧草正在疯长,葱郁四溢。阳光无遮无拦地从高远的天空飘洒下来,铺满整个草原。

  柴达木,蒙古语译音,意为“辽阔的土地”。

  三

  在去往柴达木之前,我曾穿越太行山进入山西,而后经大同前往内蒙古,只为看一眼金庸笔下的蒙古大草原、成吉思汗征战亚欧大陆的出发地。

  路上,我一直在设想自己在见到大草原时该有怎么的情形和表达,我想该张开双臂,极目远眺,然后大声顺道:啊,美丽的大草原,我来了!

  这似乎有些俗套,却是最好的表达。

  抵达呼和浩特时,我看到公交站牌上有一个叫蒙古大营的地方,那是终点站。我坐上公交车到达那里,发现只是这个城市的边缘郊区而已,而不是我臆想中的大草原。看到路边有一位蒙古族大婶,便上前询问,在哪才能看到大草原。大婶的回答让我有些失望,她居然摇着头说没有见过大草原。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金庸笔下的蒙古大草原、成吉思汗征战亚欧大陆的出发地,竟然是俄罗斯、蒙古国和中国内蒙古交合的广大区域。

  到了柴达木,我以为这里除了戈壁就只剩下沙漠,当然,偶尔会有一片绿洲。当我像风一样穿越这片浩瀚的戈壁沙漠时,突然发现,戈壁与沙漠的深处,总会有绿洲,而戈壁与沙漠的尽头,便是草原,以及河流和湖泊。

  我还去过祁连草原。那里的牧草,要比戈壁与沙漠尽头的草原丰美许多。于是,我不禁想到,当年,蒙古人来到祁连大草原后,为何还要继续远行呢?

  莫非,诗和远方从来都是如影随行,就如同草原与河流还有湖泊,总是相依相偎。

  我想,用铁蹄和弯弓征服亚欧大陆的蒙古人,心里充溢着的不止是远方,还应该有诗意,要不,这初来乍到的蒙古人,怎么会想到这么一连串的形象而且很有诗意的名字。

  青天覆盖的地方

  都是蒙古人的牧场

  把这句话当成诗来读,也未尝不可。也许,成吉思汗本来就是一个心怀诗意的大汗,而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个拉满弯弓骑射大雕的成吉思汗。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