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美联储持续加息,推倒全球债务违约的多米诺骨牌

来源:中国网
2022-06-19 14:31:47

原标题:美联储持续加息,推倒全球债务违约的多米诺骨牌

美联储6月15日宣布加息75个基点。此前,美联储于2022年3月和5月已连续加息25和50个基点,并明确7月再次加息50个基点,以缓解美国当前通胀压力,同时吸引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以解决美国资本不足问题。

美联储在收紧货币政策的同时,不断制造加息预期,让资本从海外市场回流美国。美元流动性不断趋紧,加剧了一些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美元债务利息负担和融资难度。同时,美元进入加息周期还会让发展中国家本币面临贬值压力。

随着全球债券收益率曲线上移,发展中经济体偿还美元债务的成本也在不断抬升。在债务链条的传导之下,各国债券市场的稳定运行均会受到影响,导致全球债务违约风险升高,极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5月19日,斯里兰卡政府正式宣布暂时中止偿还外债,510亿美元外债处于违约状态,陷入1948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斯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斯外汇储备已不足20亿美元,远低于今年应偿还的70亿美元。斯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受较大冲击,俄乌冲突和美联储加息又加速其危机爆发。

与此同时,其他新兴国家的经济压力也不断加剧。3月以来,土耳其、埃及、突尼斯等国通胀高企,汇率暴跌,面临债务违约。4月初,黎巴嫩宣布其央行和中央政府破产。5月27日,非洲国家马拉维将其货币克瓦查贬值25%,宣布恢复由市场决定的外汇汇率制度,以支撑不断减少的外汇储备。作为联合国宣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马拉维2021年GDP约为120亿美元——尚不如北京市房山区的经济体量,而其公共债务已经达到77.4亿美元,占其GDP比率为63.5%,超过国际公认60%的警戒线,其赤字占GDP比率也超过9%,远高于3%的警戒线。

从历史上看,美联储的多次加息,都给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70年代“滞涨”危机中的加息,导致拉美国家债务飙升,经济持续衰退,至今仍未走出阴霾;90年代多次连续加息,对推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有直接影响;2015年12月,美联储加息,引发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哈萨克斯坦坚戈币等国货币先后暴跌30%-50%,拉美、非洲多国央行竞相加息,应对美元升值冲击。

当前,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政策已开始让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复苏出现分化。在可以预计的后几轮加息中,出现贸易财政“双赤字”的中小经济体将面临国际收支与汇率贬值压力、经济衰退的危机仍将持续。濒临破产的中小经济体数量已经开始成几何倍数增长,斯里兰卡、马拉维恐怕只是即将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中的头几张而已。

萨尔瓦多就因近期经济金融状况恶化,被外界猜测极有可能成为拉美地区第一个发生债务问题的国家。近来,萨债务水平持续攀升,其外债负债率已达近80%,短期债务与外汇储备比值更是突破75%高位。今年2月,信贷评级机构惠誉将萨尔瓦多“长期外币发行人评级”降为“CCC”垃圾级,距离债务危机仅一步之遥。

濒临主权债务危机的还有阿根廷。2022年1月,阿根廷宣布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约445亿美元的债务再融资计划达成协议。这一协议意味着,阿根廷可以暂时避免出现债务违约。而在此前的2020年,阿根廷刚刚爆发过其1816年独立以来主权债务的第九次违约。本次进行债务重组的570亿美元,来自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阿根廷政府签署的总额约570亿美元的救助协议。四年过去,阿根廷依然处于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的窘境之中。

此外,还有货币一度贬值超过91%、今年4月已宣布央行及政府处于破产状态的黎巴嫩,和外债总额达到1379亿美元、财政几近崩溃的埃及。

疫情刺破了很多国家的经济繁荣表象。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粮食价格上涨、美联储加息带来的资本外流和举债困难,也只是债务危机的外因和诱因。真正导致这些国家陷入危机的根本原因还是长期积累的经济结构问题。

比如,斯里兰卡工业基础较薄弱,主要以农业、旅游业和服装纺织等轻工业为主。对斯里兰卡来说,创收外汇的最重要途径,一是依靠岛屿的秀丽风景开发旅游业,二是依靠锡兰红茶、椰子、咖啡、稻米等热带经济作物出口。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这两大支柱产业都受到沉重打击。明星出口产品和服务无法增长,而进口产品又是不可缺少的物资,贸易逆差不断加大,国家最后陷入债务危机。

再如阿根廷,由于其农牧业发达曾被称作“世界的粮仓和肉库”。然而,长期依赖农产品出口让阿根廷忽视了工业建设,结果出现工业基础薄弱,产业结构单一的情况。加上政策的不连续,导致阿根廷对产业升级发展的投入极有限。由此造成的一个严重弊端是,阿根廷在国际贸易中并无技术优势,无法掌握定价权。长期下来,阿根廷的贸易逆差不断累积,最后债台高筑,成为一个典型的被中等收入陷阱拖垮的国家。

面对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政策,只有经济基本面良好,宏观政策调控得当的国家才能免受其外溢效应波及。而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唯有提高综合实力,丰富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才能增强经济韧性、抗危机能力和国际竞争力。

(作者:蔡彤娟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责任编辑:宋环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