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2022,世界经济能否回归常态增长?

——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2-06-10 10:21:45

  原标题:2022,世界经济能否回归常态增长?(主题)

  ——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副题)

  “全球经济正面临一系列灾难,我们需要作出选择:要么屈服于目前全球地缘经济分裂态势,让世界滑向更加贫穷和危险的边缘;要么改变我们的合作方式。”当地时间5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发文警告说,在新冠肺炎疫情、俄乌冲突、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和气候变化的持续威胁下,“全球经济可能正面临着二战以来的最大考验”。

  近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联合国等主要国际机构大幅度下调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值,从此前的4%以上下调至3.1%-3.6%之间。上述国际机构之所以做出调整,出于哪些考虑?这一预期能否实现?围绕这些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日前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多家国际机构调整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目标,我认为是出于多方面考虑。除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一些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无法完全恢复到疫情暴发前速度之外,美国、欧元区国家通货膨胀上涨速度过快,也是影响全球经济增速的靠前因素。”张宇燕表示,美国今年3、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超过8%,其中3月份达到了8.5%,为40年来最高点,这迫使美国货币政策转向。

  “为抑制CPI过快上涨,美国已进入加息周期,今年3月美联储宣布上调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25个基点到0.25%至0.5%之间,5月更是上调50个基点。”在张宇燕看来,欧元区的情况与美国类似,受燃料和食品价格飙升推动,欧盟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调和CPI终值同比上升7.4%,创25年以来的新高,这也迫使欧洲央行考虑采取行动抑制物价上涨势头。

  “犹记得去年9月,面对要求货币政策转向呼声,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还表态不会做出过度反应。但在几周前,拉加德改口说当前维持物价稳定是欧洲央行最主要的职责。她补充说‘面对较高的CPI,欧洲央行将采取行动,而且很有可能在7月份就停止购债计划’。由此可见,要想遏止CPI上涨,紧缩货币在美欧已变得势不可挡,这也将导致全球经济增速减缓。”张宇燕这样说。

  第二个考虑因素,张宇燕认为是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政策转向带来的溢出效应,受其影响的主要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的脆弱者。

  “我们看到,美联储加息、缩表等政策已导致美元指数大幅攀升,2021年初美元指数还是90左右,现在已经上升到103左右,业界甚至有人估计会上升至110。与此同时,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021年1月的1%升至2022年5月初的接近3%。美元大幅度升值和利率显著上涨,对中低收入国家而言不仅意味着债务负担加重,而且还将伴随着资本外逃。为抑制资本外逃和本币大幅贬值,这些国家不得不提高利率,而这又势必会损害原本就根基不牢的经济复苏。”张宇燕认为,对那些过度依赖大宗商品进口的中低收入国家而言,美元升值更是雪上加霜。

  俄乌冲突造成的直接和间接影响,同样是拉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重要因素。“虽然两国经济体量占世界总产出比重不大,其冲突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很大,但此事件对个别方面的影响力同样不容忽视。”张宇燕表示,今年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其中的能源和小麦价格的快速上涨,不仅构成了发达经济体物价的快速攀升,还加剧了市场预期的不稳定性。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严厉制裁俄罗斯带来的次生危机,也已让与俄罗斯企业有着正常贸易往来的他国企业担心受到次级制裁而进退维谷,这增添了经济正常增长的难度。

  “所有这些问题加在一起,使得IMF等国际机构大幅度下调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值,这是可以理解的。客观来看,下调后的增速预期值,可以被视为一个‘能接受的数字’,因为在过去20多年里全球经济平均增长速度就是3.5%左右,如果今年真的能够达到3.6%,则表明全球经济回归到了过去20多年的增长常态。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未来3-5年或更长时间,世界经济大概率将会行进在中低速增长轨道之内,即3%-3.5%左右的增速之间。”张宇燕有此判断。

  说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6%是一个可以实现的增长目标,除参考了过往数据外,张宇燕认为还有几个核心理由。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世界经济的冲击及后续影响已经进入了收敛期,其继续大规模肆虐的可能性不大。

  其次,俄乌冲突带给全球的负面影响趋于见顶,短期“剧痛”正在向长期“隐痛”过渡,再出现爆炸性破坏力的可能性较小。

  再次,随着全球供应链的修复,再加上全球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趋于疲软,通货膨胀压力也将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最后,虽然主要发达经济体政策转向有很强的被动性质,但这毕竟是宏观政策告别非常规状态而回归常态的必由之路。

  “当然,在充满不确定的当今世界里,我们无法完全排除世界经济出现失速的可能性,即经济增速有可能降至2%甚至更低。同时,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相反情景出现的可能性,即今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出现某种因受疫情压抑而释放出来的‘报复性’繁荣,进而将全球增速推至4%甚至更高。当然,这两种情况出现的概率都不大,应该都在10%以下。”张宇燕补充说道。

  (记者 崔吕萍)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