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制网络权:全域制权的枢纽

来源:解放军报
2022-06-09 10:03:00

  原标题:制网络权:全域制权的枢纽

  信息时代,在网络信息技术革命驱动下,全球治理体系正在发生广泛、深刻变革,网络空间作为信息社会人类“第二类生存空间”和“军事斗争第五维战场”,深刻改变了人们生产生活方式,也强制性地改变着战争形态。当前,网络空间在物理、信息、认知和社会各领域影响不断深化,已成为国家安全新边疆、战略博弈新领域和军事斗争新战场。可以预见,在未来战场上,网络空间既独立成域又全面支撑渗透陆海空天各维作战空间,制网络权将深刻影响国家战略安全,决定战场作战主动权的争夺和其他空间制权行动,对战争进程和结局产生重要影响。

  信息域:“体系毁瘫、信息夺控”的制胜作用更加突出

  信息是网络空间的主体,由存储、流转、处理的各种网络信号、信号所含信息内容及其可感性表现,以及数据格式、协议和网络地址等构成。信息体现了网络空间的功能存在,是网络空间有序运转、功能实现的保证。如战场网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以前,战场信息的获取、传输和处理利用主要依靠雷达、光电传感器、通信电台等各种相对分离的电子装备来完成,电子信息装备之间的耦合联系较为松散,主要是“点对点”的链接。随着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信号处理技术的发展及在军事领域的应用,网络充分发挥其结构重塑的作用,将陆海空天各战场上的传感器和作战平台连接为一个有机整体,打通了纵向、横向界限,实现了信息获取、处理、分发和利用的数字化、网络化和自动化。在联合作战中,战术互联网、卫星通信网、武器控制网和战术数据链等各种战场信息网络成为实现作战信息交互、武器装备控制、指挥命令传输的重要依托。战场层面的网络制权,重点是在火力打击密切配合下,通过多种手段对对手的战场网络实施“体系毁瘫”,破坏其核心节点和链路,破坏其网络信息传递,通过信息夺控掌握决策和行动优势,影响作战对手指挥决策,破坏作战对手各空间作战行动的实施。

  据外媒披露,2016年2月,为配合正面战场对“伊斯兰国”作战,检验网络作战能力,美国公开宣布对“伊斯兰国”发动网络攻击行动,代号“发光交响乐”。在多国联合特遣部队夺取萨达迪的作战行动中,美网络司令部指挥网络任务部队对“伊斯兰国”控制区内的军事网络进行高强度、集中性的战场网络攻击,使其战场通信网络过载和失能,进而扰乱了其指挥、控制与通信体系,毁瘫其网络体系。在另一场行动中,美军还利用网络欺骗攻击实施信息诱骗并引导空地火力斩首行动。美网络任务部队在恐怖分子的网络系统中植入“病毒”,获取到恐怖分子头目的网络操作习惯,通过控制移动基站实施欺骗,更改恐怖分子头目的命令以及传送的信息数据,将恐怖分子引至火力伏击区域内,协调美军的无人机和地面部队对其实施火力打击。

  物理域:“可控可信、技术制优”的制胜作用更加突出

  网络空间,本质上是人造的虚拟空间。网络空间物理域,是形成网络空间的物质基础,由各种计算设备、网络设备、服务器、传感器、通信设备、传输链路及其嵌入式操作系统与软件等组成。网络空间物理域表征的是网络空间的物质存在,是虚拟的网络空间在真实的物质空间中的寄宿,通常承载着网络空间的信息传输、存储、处理和施效功能,也从根本上决定着网络空间的技术状态、功能结构和发展水平。夺取网络空间制权的先决条件在于技术上的自主可控和与对手的比较优势,从设备到芯片,从软件到操作系统,只有加强信息网络核心技术自主创新,才能夯实自主可信的网络防御根基,有效应对敌攻势行动。只有在关键领域形成与对手较量技术上的优势,才能解析链路,确保“进得去”“突得深”“打得狠”,使网络战行动在主要方向、关键时节发挥最佳效用。

  据外媒报道,近年来,美军非常重视从物理域安全层面加强网络空间作战准备。在网络侦察方面,利用其控制互联网域名解析核心服务的技术优势,在互联网重要数据交换节点规模化布置网络探针,大规模收集网络基础数据,加强军地间、部门间和盟国间深度信息合作与数据共享。在网络防御方面,美国防部作战试验与鉴定局常态化开展“武器系统网络安全后门与漏洞测试”,以解决军事指挥部门和武器项目中广泛存在的供应链安全及漏洞问题,不断寻求增强武器系统安全的网络防御技术。在网络进攻方面,美军重点发展智能病毒、舒特系统、数字大炮等尖端网络战手段,特别是高功率电磁技术攻击物理隔离军事战场网络方法,力求形成无线接入、区域毁瘫、硬件毁伤的网络战能力。

  认知域:“依网控心、认知主导”的制胜作用更加突出

  信息时代,战争的根本目的依然是通过暴力手段,将己方的意志强加于敌。网络空间认知域是人的知识、思想、情感和信念等在网络中的反映,是对人类认知时空范畴的全新拓展。网络空间的认知活动,更多体现的是在一定目标意识的支配下,完成主体意识对网络信息的获取、理解、推理、判断等一系列思维活动。网络战一方面通过虚拟空间作用于实体空间,增强实体打击效果,强化对心理的作用。另一方面,则利用网络广泛性、即时性、互动性等特点,直接作用于大众的认知体系。网络空间的庞大用户量、高渗透率和快速传播性,使其成为影响人类认知域的重要途径,也成为认知作战的核心战场。“依网控心、认知主导”,就是通过潜移默化的网络思维灌输、亦真亦假的网络信息扰乱、侧面迂回的网络攻击逼迫和直指中心的网络内幕揭露,对目标群体的思维活动进行指引或诱导,使之按照己方所设定的途径认识和了解事物,形成相应的情感、意志、知识和信念,塑造出倾向于己方的认知体系,甚至决定性影响敌方的政治、军事发展动向。

  据外媒披露,2011年,利比亚国内的政治危机演变为战争仅用了8周时间,美国“推特”“脸谱”等网站兴风作浪,成为影响事态恶化的重要推手。利比亚内战爆发,卡扎菲当局曾一度关闭互联网服务,给反对派的网络信息活动造成极大困难。北约在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政府支持下,绕过卡扎菲当局控制的互联网接口,为反对派提供互联网接入迂回链路,确保其继续利用网络进行联络和宣传。在美国发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中,高度评价了网络认知战在利比亚事件中的作用,并明确提出今后要将网络自由和为冲突地区“自由斗士”提供不受干预的网络信息支援作为美国网络战力量的一项重要任务。

  社会域:“釜底抽薪、跨域攻击”的制胜作用更加突出

  网络空间对实体空间的映射,实质上提供了一个直达多个领域,直接与国家利益和国家根基相通的平台。网络战对社会域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战争潜力网络在其实现社会高效、准确运转的同时,也为超越传统战场,直击社会基础和战争潜力提供了便捷通道。运用网络战,在虚拟空间打击敌战争潜力目标,与实体空间作战遥相呼应,达成事半功倍、釜底抽薪的效果。与传统作战相比,网络攻击不受地域制约,其攻击范围超越陆海空天等实体空间,跨越敌、我、友国土疆界。网络能够通达的地方,都是网络攻击可及的范围,战场地域界限模糊。如今虚拟空间映射着实体空间,当网络已经成为社会生产生活行为的主要渠道时,网络空间与社会实体空间将实现真正的交融,网络空间即使不能主导社会活动,也将具有更强、更广、更快社会操纵能力。特别是国际互联网络具有实时联系、全球同步等属性,这使得通过网络施加影响更为方便。虽然目前尚未发生国家之间的大规模网络战争,但网络空间军事化趋势在加速,针对战争潜力目标的战略网络战对未来战争作战方式和综合制权的潜在影响不可忽视。

  据外媒报道,2008年俄格冲突中,在俄军越过边境的同时,格鲁吉亚的政府、媒体网站和交通、电信网络均遭到了全方位“蜂群”攻击。格机场、物流处于崩溃状态,战争物资无法及时运达,部队机动受到严重阻滞,政府职能基本丧失,社会陷于一片混乱,民心士气受到极大影响。俄网络空间作战行动与实体空间作战行动精确同步,有效策应了俄军正面突击行动。2017年5月12日晚上20时左右,全球爆发大规模蠕虫勒索软件感染事件。事后查明是黑客通过改造泄露的美国家安全局网络武器库中“永恒之蓝”攻击程序,利用了微软远程代码执行漏洞所实施的网络攻击事件。(余志锋 逯杰 汪立志)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