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以统一大市场引领 全国分布式生产体系

来源:南方日报
2022-04-25 15:29:10

  原标题:以统一大市场引领 全国分布式生产体系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世界经济面临新冠疫情冲击常态期、关键生产要素短缺期、通货膨胀爆发期三期叠加。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必须缓解三重压力,迈过三期叠加。近日颁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是一项破解当前经济发展重大问题、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并着眼于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大举措。

  为什么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从宏观上讲,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抵御风险的关键。新发展格局的核心要义之一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这意味着全国层面的“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社会再生产循环要顺畅运行,一个环节不顺畅,就会发生梗阻。统一大市场是全国社会再生产循环的必然条件。为此,《意见》提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同时,统一大市场可以增加一个国家及其内部各地区的经济韧性,可以有效地抵御与化解国内外风险冲击,甚至在危急时刻实现国内市场对国际市场的替代。

  从中观上讲,全国统一大市场是促进地区分工协作、实现报酬递增的关键。1776年,现代经济学创始人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告诉世人:分工决定于市场范围。市场范围越大,劳动分工越细,生产效率越高,经济增长越快。统一大市场,可以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促进我国地区间的产业分工,培育全国的现代产业体系,并增强产业全球竞争力。为此,《意见》提出:“发挥超大规模市场具有丰富应用场景和放大创新收益的优势……支撑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增强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中的影响力”。更为重要的是,统一大市场决定的地区分工,可以使一个地区突破边际报酬递减规律,实现报酬递增。这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路径,既可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也可以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从微观上讲,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实现供求尽快相遇、降低流通成本的关键。供给与需求尽快相遇是市场效率的最高追求。在互联网智能化时代,信息快速传递,供给与需求理论上可以实现“零等待”,但现实中却存在着行政性区域市场分割,不利于供求相遇。为此,《意见》提出,“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就是要消除市场分割,实现供求尽快相遇,并着力于降低交易费用、制度费用等流通成本。

  把超大市场优势转化为高质量生产的根本动力

  一个经济学常识是,一个地区想要生活得好,就要生产得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社会再生产循环中,生产决定其他环节,其他环节反作用于生产。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牢牢把握经济发展主动权,这是马克思“生产决定论”的理论升华。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生产决定性与市场决定性的辩证统一。我国拥有14亿人口、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的超大市场规模的优势,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就是要把这一优势转化为高质量生产的根本动力。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就是要发挥生产的决定性作用,是为了通过统一大市场引领全国各地区都生产得好进而实现全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互联网云时代,一切上链,一切上云,理论上看一个企业很容易实现全国乃至全球分布式生产,只要具有超大市场规模优势。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就是要引领构建全国分布式生产体系,通过这一生产体系构建新发展格局。在这一过程中,既要重视全国经济发展中东、中、西部地区的梯次差异,也要重视南北地区的梯次差异,还要重视畅通潜在需求、有效需求、实际需求等不同需求层次的相互转化。

  以统一大市场引领全国分布式生产体系要有的放矢、多管齐下

  一是要消除地区间的有形市场壁垒。要按照《意见》提出的“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任务要求,全面畅通省际、市际等接壤处交通基础设施连接,杜绝出现“最后一公里”隔离现象。针对产业链“上游垄断程度强,下游竞争程度强”的现象,要全面建设跨区产业链交易平台,尤其是上游产业链交易平台。

  二是要消除地区间的无形市场壁垒。地方保护主义导致国内存在“N个子市场”,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等无形区际壁垒和无形地区歧视。要按照《意见》提出的“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任务要求,严格区分行政性垄断、市场性垄断和自然垄断,重点消除行政性垄断。要严格统一地区间市场规则尤其是司法标准,要尽快通过程序废除与《意见》不一致的地方条例,形成可预期的、以跨区交易规则为基础的统一大市场。

  三是要素市场统一重于产品市场统一。当前我国要素市场化程度滞后于产品市场化程度。要按照《意见》提出的“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任务要求,构建智能化时代新型劳动关系与智能化劳动力市场信用系统,建立具有高流动、高活力的社会保障体系,尤其是福利随迁的社会保障体制。推进数字经济、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领域的职务成果产权分割试点,基于劳动力产权建立高技术工人市场,基于管理要素产权建立企业家市场。推动政务数据、社会数据、商业数据与金融数据开放共享和互联互通。建立全民上链式区块链资产平台,推进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个人等各类行为主体上链,建立行为主体的区块链账号,实现各类资产(如仓单、提单、保单、房产、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纸质权证)数字化交易。

  四是要激发微观市场主体活力,提前规划布局产业链供应链。要引导、激发企业把握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机遇,提前规划全国产业链供应链布局,按照成本导向、市场导向、资源导向等类别不同进行投资区位选择,使自己的产业链供应链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并充分利用我国中西部地区的空间优势,实现生产决定性与市场决定性的互动。

  作者:刘金山 系暨南大学投资咨询(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宋环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