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

来源:新华日报
2022-04-22 13:21:12

  原标题: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公布,《意见》开篇提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个大局”的时代背景下提出的新发展格局,一方面要破除国内市场壁垒和打通关键堵点,构建高水平供需动态平衡的国内大循环体系;另一方面要以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为基础支撑,吸引和汇聚全球创新要素资源,构建高水平开放合作的国内国际双循环体系。

  从多元分割到逐步整合: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演进

  尽管我国是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超大规模国家,却没能完全形成超大规模的统一市场,以至无法推动我国经济实现从“超大”到“超强”的转变。存在一定程度的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是我国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出现的特有现象。从纵向治理来看,我国一直存在部门管理和属地管理两种机制,这种条块管理结构往往导致“条条封锁”和“块块垄断”的市场分割,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秩序的建设。从区域竞争来看,无论是“为增长而竞争”或是“为税收而竞争”的竞争性地方政府在资源配置过程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缺乏治理地方保护行为的制度设计,造成了行政区域之间长期处于“以邻为壑”的市场分割状态。这种市场分割割裂了部门间或区域间的经济联系,抬高了我国企业的市场交易成本。

  近年来,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深远,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趋势更加明显,不确定性和市场风险加大。尤其是在疫情管控的背景下,各地方的保护主义、地区封锁更是较为普遍,使得全国统一市场受到行政阻隔,不利于国内大循环高效运转。面对内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我国必须利用好大国经济的国内市场优势,通过不断拓展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使规模效应、范围效应、集聚效应和创新效应得以充分发挥,以畅通高效的国内大循环提升经济发展的自主性、可持续性、安全性和韧性。规模巨大的国内市场是我国参与国际循环的比较优势,充分发挥强大国内市场的虹吸效应,提升国内供给体系的创新力和关联性才能推动全球经济稳步复苏和增长。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选择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是强大的国内市场资源。市场的统一性是强大国内市场得以形成的基本前提。强大的国内市场资源优势,在于因其“大”而导致的规模经济与分工优势。无论是从供给侧看还是从需求侧看,我国都已经完全具备了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主客观条件和环境。在新发展阶段,将国内市场聚合为统一大市场有利于释放大国发展的潜力和规模红利,促进国内分工水平的深化和构筑自主可控的全产业链体系,有效应对“断链”和“卡脖子”的冲击。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动力是基于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创新驱动。一个国家的技术创新水平是由市场规模决定的,即“需求规模引致创新”。过去受限于区域壁垒和市场分割,我国企业依托于国际市场形成了出口代工模式,难以避免地被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环节,也带来了“产能过剩”与“产品短缺”的结构失调问题,以及关键原材料、核心零部件供应“卡脖子”问题。为此,在新发展阶段,我国应该重视多层次超大规模市场蕴含的巨大优势,大力促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形成基于国内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创新机制,激发社会创新活力,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动力支持。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是基于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畅通循环。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我国商品市场的一体化程度显著提升,而要素市场则存在着诸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亟须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以劳动力市场为例,户籍制度、体制身份、社会保障等制度性障碍,阻碍了人才的跨地区和跨部门流动。为此,在新发展阶段,从根本上破除行政垄断资源配置的束缚,消除生产要素跨区域流动和合理配置的瓶颈制约,进一步通过国内外规则的互联互通与共享机制释放要素红利。

  新发展阶段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实践路径

  以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推进统一大市场的系统协同。欧盟的实践表明,市场竞争规则的统一是市场一体化发展的关键,有利于为市场主体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具体而言,实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健全负面清单动态调整机制;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持续完善公平竞争制度,推动不同地区、不同规模、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和最佳实践优化市场环境,促进不同部门和地区标准、规则、政策协调统一,破除地方保护、行业垄断和市场分割,促进经济循环和产业关联畅通。

  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推进统一大市场的高效畅通。基础设施是全国统一大市场运行发展的重要根基。以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流通效率为目标,统筹推进现代流通体系硬实力和软实力建设,从标准制定、供应链优化、业态创新等方面确保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流通体系高效运转;加快建设信息共享平台,不断提升跨区域、跨部门数据和信息的互联互通水平;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鼓励打造全国性的综合性交易平台和区域性的交易中心。

  以要素全国市场化配置推进统一大市场的充分开放。推动建立健全统一的要素资源市场,提高不同地区和部门政策的统一性、规则的一致性和执行的协同性,以市场化方式优化要素资源配置。具体而言,要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积极探索实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通过放宽资本市场准入、完善退出机制等措施提升资本市场发展规模和质量;要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劳动力在各个地区间自由流动;建立健全高效的数据共享机制以及数据流通交易规则,使数据作为一种资产可以自由流通。

  以协同共治的监管机制推进统一大市场的规范运行。监管机构要扮演“掌舵者”的角色,发挥引导性、弥补性、规制性作用,而不是参与到具体的要素配置中去;监管机构要进一步提高市场监管政策执行的协同性,建立健全跨区域市场监管的全方位协作机制,加强跨地区综合执法,保证市场交易公平公正;监管机构需要建立健全各类市场机制,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使得各种资源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

  (岳中刚,作者为南京邮电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