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两个确立”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新概括

来源:四川日报
2021-11-22 13:33:45

  原标题:“两个确立”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新概括

  用“根本问题”解释百年奋斗,用百年奋斗支撑重大成就,用重大成就确证历史意义,从历史意义提升历史经验,以成就贡献支撑“两个确立”,用“两个确立”确保强国复兴,这是对《决议》总体性的概括和结论

  学习研究《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首先要理解和把握其精髓、逻辑及其深意。

  《决议》的精髓、逻辑及其深意可简要概括为两句话:“党是什么、党要干什么”,整个《决议》都是从方方面面来阐释这一根本问题的,其逻辑是:首先要搞清楚党是谁(即性质、本质与初心);然后要进一步搞清楚党从哪里来(即党百年奋斗历史与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接着要总结我们党干了什么,取得哪些重大成就,积累哪些历史经验,具有何种历史意义(体现在实践和理论两个方面);接下来就是弄清楚我们党现在在哪里(即新时代新的历史方位与新的时代课题);然后要厘清党要干什么(走向哪里);最后要说清楚党如何保证干成干好。

  进一步展开,要先搞清并牢记党“是什么、要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这具有本体论和实践论意义;然后运用唯物史观和正确党史观,重点聚焦中华民族迎来了站起来、富起来尤其是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接着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根本主题,总结党在“四个历史时期”所取得的伟大历史成就以及党的十八大以来所取得的十三项重大成就;这些历史成就、重大成就具有五大历史意义;这些重大成就与历史意义不同程度上具有原创性与转折性、飞跃性;这些重大成就和原创贡献蕴含着我们党积累的十条历史经验;因而有充分根据,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这“两个确立”具有决定性、深远性意义,能保证在根本问题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

  在上述精髓、逻辑及其深意中,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新概括尤其重要。

  《决议》集中揭示概括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来源、历史基础和实践基础。《决议》指出: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坚持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深刻总结并充分运用党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从新的实际出发,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里理论来源是指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回答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来源问题;历史基础是指党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与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回答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从历史生长出来的;实践基础,是新时代新的实际,这表达了实践是理论之源。这表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集大成者”。

  《决议》对时代课题作出了新概括。《决议》提出,习近平同志对关系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学判断,就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重大时代课题,提出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把“强国”和“政党”作为时代课题,表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而且要解答如何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如何保证党长期执政且不变质的根本问题。这既丰富和拓展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时代课题,又表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使大国成为强国、使大党成为强党、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由“中国特色”成为具有“世界意义”方面,具有原创性贡献。

  《决议》丰富和发展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容。党的十九大报告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概括为“八个明确、十四个坚持”。《决议》把“八个明确”丰富和发展为“十个明确”,这更全面系统完整了,进一步抓住了这一思想的科学体系的根本。

  《决议》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作出了新概括,即具有决定性、长期性的指导地位。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作出了概括,指出它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决议》进一步强调,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又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习近平同志“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创立者”这段重要论述,有其政治上的深刻和深远意义,其中的“共同心愿”“决定性意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新的飞跃”“主要创立者”等,既充分表达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长期性指导意义,乃至它走向了世界,具有世界意义;也充分鲜明地表达了习近平同志本人是这一思想的主要贡献者,表明习近平同志本人具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对历史现实未来宽广和纵深的理解把握、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深邃情怀、丰富的从政实践经验、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天下胸怀和哲学思维的娴熟运用。

  《决议》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作出新的表述。《决议》对“创立”和“形成”作了相对区分。当《决议》讲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时候,用的是“创立”,当讲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时候,用的是“形成”。这实质上是更加鲜明地突出强调前三者分别在实现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问题上,具有开创性、原创性与全局性、根本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解决使大国成为强国,即实现强起来问题,具有决定性、长远性的指导意义,也具有开创性、原创性和根本性、战略性。

  《决议》特别强调决不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党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过这一问题。《决议》再一次、进一步强调了这一问题。我们党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启示我们,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更不能出现颠覆性错误!在从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完成进而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历史交汇期,强调这一点更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决议》实际上从不同方面已经指出,“根本性问题”主要是指:在“党是什么、党要干什么”方面,在“初心使命”方面,在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方面,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方面,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面,在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方面等,在这些方面决不能出现颠覆性错误。《决议》也表明: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有力的正确领导与领航,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作保障,是不会出现颠覆性错误的。

  用“根本问题”解释百年奋斗,用百年奋斗支撑重大成就,用重大成就确证历史意义,从历史意义提升历史经验,以成就贡献支撑“两个确立”,用“两个确立”确保强国复兴,这是对《决议》总体性的概括和结论。

  [韩庆祥,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一级教授、中央党校专家工作室领衔专家]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