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理性思维与直觉思维

来源:光明日报
2021-11-22 09:42:49

  原标题:理性思维与直觉思维

  理性思维和直觉思维是人类认知世界的思维方法的两种主要形式,是科技创新活动过程中的车之双轮、鸟之两翼,二者不可偏废。

  

  亚里士多德将人类定义为理性的动物。黑格尔也指出,人之所以为人,全凭人类拥有其他物种所不具备的“神圣的东西——那便是称作理性的东西”。人类之所以能认识和改造自然,成为万物之灵,依赖的就是理性的力量。理性是科学事业的第一要素,是科学的灵魂;科学是一种人类面对自然世界的调查形式,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本质和规律的认知活动,是人类理性思维的逻辑结果和表达形式。正是理论化和实证调查这两个特征的独特结合构成了科学事业的核心。正如康德所说:“没有理论的经验是盲目的,而没有经验的理论是空洞的。”

  科学是理性的事业。科学是人类文化中的一个独特领域,是合理性的事业。科学在处理事实知识方面有着非常强大的优势。达尔文曾说:“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作出结论。”科学必须以事实为依据,否则将沦为离开事实的空想。科学家在长期的观察、实验所获得的数据与事实的基础上,通过分析、综合、比较、类比、概括、推理、验证等理性方法找寻到解释事物和现象的路径。科学不迷信权威,而是强调尊重事实。客观性、确定性、可检验性、可重复性、合逻辑性等是科学家们从事科学研究的基本准则,这些准则无不闪耀着理性的光芒。科学研究的过程应杜绝主观臆断、迷信权威、弄虚作假、急功近利等现象的发生。只有面向科学事实、立足科学事实,借助理性的科学方法才能逐步接近事实的真相,最终真实地反映事物和现象的客观本质和规律,取得科学的进步。虽然人类的认知能力在不断进步,科学理论对物质世界运动规律的揭示越来越全面和深刻,但人类永远都无法穷究浩瀚宇宙的奥秘。从科学发展的历史来看,人类总是在不断地推翻或补充完善前人的理论。

  二

  理性思维在科技创新过程中无疑起着基础性的作用。但我们不能加以绝对化,认为科学家只关注经验事实,将经验事实作为科学理论的唯一来源,视理性为科学的唯一特征。事实上,科学史上有很多以直觉为代表的非理性思维方式在科学研究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案例,例如阿基米德找到浮力定律,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凯库勒得到苯环的六边形分子结构,魏格纳创立大陆漂移学说等都与直觉思维有着重要关联。

  爱因斯坦曾指出,物理学家的使命在于获得关于外部世界的普遍规律,而我们要通向这些普遍规律往往必须依靠以知识和经验为基础的直觉,并不能完全依赖于逻辑的理性的通道。他认为在科学发现的道路上,直觉思维和理性思维同时发挥着重要作用。休谟也认为理性只是人类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但人类行动的真正驱动力总是情感化的,如直觉。怀特海亦指出,影响人类的最强大的普遍性力量有两种,即宗教性的直觉和基于精确观察与逻辑推理的理性。直觉思维是人类理解和认知世界的渠道之一,它与理性思维辩证协同工作,能使科学家在理性知识的基础上对疑难问题作出判断并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强调直觉思维在科技创新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是要为非理性主义思潮辩护,更不是要用直觉思维来取代理性思维的位置。直觉思维作用的发挥当然不能脱离科学家们历经磨砺刻苦学习所掌握的理论知识体系和对问题持之以恒的探索与冥思,它是以科学家的理论知识基础和对问题的持续研究为基础的。科学家们在潜意识中不断积累相关信息,在受到某种信息刺激时直觉思维往往能在瞬间直接地、非逻辑性地发现问题的本质和解决方案。美国现代心理学者威廉·詹姆斯首先提出了认知有两种发生方式的观点。在他看来,直觉是一种类似于联想的思维方式,它在认知过程中让人觉得毫不费力(即使实际上耗费了大量脑力),而且速度惊人。

  当然,直觉并不是万能的,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出现,它必须建立在科学家们长期扎实的理论研究和大量的观察实验数据之上。直觉思维虽然有时能够快速地、创造性地为人们提供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研究思路,但这种思路要保证正确性,往往还需要理性思维来重建严密的逻辑关系,并与已有的理论体系和科学事实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自洽的系统。

  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创新是其中一个关键变量。我们要于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必须向科技创新要答案。

  科技创新是一项长期的、艰辛的事业。理性思维在科学积累阶段起着主导作用,科学家们在理性思维的主导之下遵循严密的逻辑规则,在特定的科学范式中扩展认知广度,加深认知精度。而直觉思维在理性思维占据主导地位、科学以量的积累的方式进步的时候处于潜意识中,储存着思维所获得的各种信息。虽然直觉思维大多数时间都处于休眠状态中,但一旦在特定信息的刺激下,直觉思维就能在研究工作进入死胡同的时候成为推进科技创新的一柄利刃。

  因此,在科技创新的整个过程中离不开理性思维与直觉思维的有机结合。理性思维通过分析和综合、归纳和演绎等逻辑的方法为我们提供了稳定的、严谨的、系统的、合理的知识体系,这是科技创新的基础。直觉思维则在我们并未察觉的情况下将这些信息资源进行自由组合,在某种敏感信息的刺激下,以特有的方式认知事物、理解世界。

  (作者:张今杰、张峰,分别系湘潭大学哲学与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讲师)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