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科技创新:制胜未来的关键变量

来源:光明日报
2021-11-21 09:07:22

  【讲武堂】

  原标题:科技创新:制胜未来的关键变量

无侦-8无人侦察机。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国产CS/SS2型陆基近程防空反导武器系统。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习近平主席指出:“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创新是其中一个关键变量,国家对战略科技支撑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迫切。狠抓科技创新,是着眼于国家安全形势和未来科技发展规律,推进强军事业、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必然要求。我们要赢得军事竞争的主动,必须以掌握源头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为战略导向,以形成现代化战斗力生成模式来引领科技创新。

  以科技创新加速新质战斗力的生成

  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不断催生新的作战概念,变革未来作战样式,革新军队力量编成,加速新质战斗力的生成。

  比如,美军近年加速发展前沿技术,强力支撑新型作战概念开发,创新打造联合全域及多域作战、分布式作战、决策中心战、马赛克战等。随着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无人编组、机器人士兵编组、有人/无人作战单元协同编组走向战场。美陆军预测,士兵和机器人混合编成将成为未来陆军的主要作战单元,数字模型、数字线索和数字孪生等技术的发展,使得战斗力生成模式由以前的研制、试生产、样机、试验鉴定的实装开发,转变为仿真想定、仿真原型与仿真试验不断迭代的数字研发过程,大幅提升了战斗力的生成速度。美军还优先发展现代化作战的威慑能力,特别是利用先进技术确保获得竞争优势的领域,如太空、网络、远程火力等。

  可见,未来的战争、威胁及其挑战应作为科技创新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我们要深入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和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紧盯世界国防科技发展前沿动态和趋势,立足于自主创新战略基点,以突破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为首要目标,保持和扩大部分领域领先优势,尽快掌握国防科技竞争主动权。要坚持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以强敌为靶标,紧紧扭住未来战争和作战问题、国防科技创新前沿问题、制衡强敌重难点问题,注重从科技角度研究战争、设计战争、部署战争。要适应科技创新迭代快、进程短的发展趋势,提升科技敏锐度、认知力和响应速度,深度掌握全球科技发展新方向新应用,捕捉和开辟可能改变战争形态、作战规则、攻防格局的技术方向,打造更多克敌制胜的战略“铁拳”。

  优先谋划对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

  靠改革创新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实现新跨越,是决定我军前途命运的一个关键,必须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高新技术的创新对国防和军队建设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应优先谋划和布局对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从而将重大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为国家战略博弈的优势。有效满足新时期军事战略需求,为应对国家安全威胁提供解决方案。

  目前,美西方在科技创新方面仍然占据着巨大优势。特别是美国,依托自身科技优势,积极促进科技创新的发展和军事应用,同时也利用其在科技领域中的某些话语权,不断设置和阻挠他国在科技方面的创新,以确保其在科技领域的绝对优势。如在极限领域,美国聚焦深空、深海、深地等,以军民一体化方式,通过积极筹划一系列重大规划和重要项目来促进发展;在网电领域,通过加紧布局基础设施、大数据、5G、量子、电子复兴计划等,推动网络领域的军民一体化发展。在智能领域,美国强调应快速大胆地追求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并将发展人工智能提升为国家战略,以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要实现军事技术的弯道超车,必须注重对未来技术的深入研判和长期布局。

  应当强调“明确关注未来”的指导原则,超前研究尚未纳入国防需求的技术,并积极开展实验,勇于承担风险,以获取相对于竞争对手的先发优势。必须在“立足当下-着眼长远-谋划未来”的战略布局的指导下,科学准确地把握未来国防科技发展趋势,进而帮助塑造未来竞争优势。必须从国家急迫需要和长远需求出发,尤其要着眼于我国复杂的外部环境、诸多领域存在卡脖子的情况,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加强顶层设计和前瞻布局,加强战略研判,坚持创新自信,敢啃硬骨头,加强多学科交叉融合和多技术领域集成创新,形成我国科技创新发展的体系化能力。

  以智能化引领机械化、信息化发展

  当今世界,军事智能快速发展,正在引发军事领域链式突破,军事智能正在推动武器装备体系向智能化升级,推进战争形态与作战样式向智能化演变。在人工智能引领下,基于网络、以计算为核心的智能化体系性对抗将成为常态。

  人工智能技术基于逻辑和海量数据,其快速计算、搜索、识别和判断等能力,人类望尘莫及。同时,人工智能已对战争思维方式和认知方式产生了极大影响,使得思维和认知从形式和内容上转化为计算,“计算优先”“计算为王”等将成为未来战争的显著特征之一。在人工智能技术推动下,战争中的作战力量将由数量型驱动转向智能科技型驱动,战争形态也就从自然中心战、机器中心战及网络中心战,逐步演进为智能化战争,完成从力战(人力、机械力、火力等)、心战(计划、筹划、谋划等)到智战(自适应、临机筹划等)的演进。

  从机械化、信息化到智能化,各“化”发展进程越来越呈现出源于技术、基于系统、成于体系、归于转型的特点。军事技术领域推动支撑各“化”技术群的相互融合,并在技术融合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装备体系、体制编制、作战理论、教育训练、综合保障等国防和军队建设各个领域的全面融合。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军开始探索“走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式发展道路”,努力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发展的双重历史任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为我军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同时,我们应清醒地看到,我军还处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并行阶段,应改变甘于享受后发优势、跟随发展稳当可靠的思维惯性,努力走出被动追赶的发展模式,转向追求并发优势、先发优势,在现有机械化和信息化基础上来发展智能化,同时用智能化牵引机械化和信息化向更高水平层次发展,确保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提质增效升级,最终实现整体建设水平的全面跃升。

  尽快缩短与世界先进科技水平的差距

  科技创新能力特别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缺少关键基础技术作支撑,既影响武器装备的发展,也影响军队战斗力的生成,甚至在战时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为此,我们要尽快缩短与世界先进科技水平的差距。

  正确处理自立自强与协同创新的关系。推进国防科技建设要两条腿走路,要坚定不移地发扬自立自强的精神,不断攀登科技高峰。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优良传统的同时,更具开放的思维和举措,在开放合作中提升自身科技创新能力。

  坚持区分性的科技发展战略。装备落后,没有代差,通过局部聚能,仗还可以打。若有代差,甚至差几代,打仗的资格都没有。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时代,战争迷雾更厚,拨开迷雾更难。某些国家宣传炒作的一些所谓的新技术新概念,有的可能是陷阱。要增强认知力、鉴别力,不能听风就是雨,被人牵着鼻子走,陷入被动局面。在“寻尖”“攻尖”的路上,要防止着了他们的道。

  建立适应下一代技术竞争的新型举国体制。新一轮科技革命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新兴技术为代表,带来科学技术的新突破,打开了广泛的应用前景。需要建立适应新技术形式特点的新型举国体制,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凝聚全国各方面的创新力量,明确新型科技举国体制与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国家创新体系的关系,凝练目标,聚焦重大问题。

  (作者:张红梅,系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副研究员;魏继才,系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张苇柠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