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政治学中国化与中国化政治学提出的大课题——

为何要构建田野政治学

来源:北京日报
2021-11-15 09:51:04

原标题:政治学中国化与中国化政治学提出的大课题——(引题)

为何要构建田野政治学(主题)

        从“中国之治”中讲出“中国之理”的必然要求

我们为何要构建田野政治学,或者说政治学的“田野学派”?宏大的背景是政治学中国化与中国化政治学的发展。

政治学界长期存在两种倾向:一是政治问题的政治表达,不能从政治学的学理性加以研究;二是学术研究的西方注脚,认为只有西方才有政治学,只有西方的政治学才是理论。

政治学作为一门学科,其自主性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政治问题的学术表达。学术表达必然会借鉴人类的学术成果,将政治学理论和方法运用到对中国政治问题的研究上,推进政治学的中国化。二是政治问题的中国表达。在学习和运用政治学理论和方法的过程中,产生出具有中国原创性的政治学理论,为世界政治学的进步贡献出中国人的智慧,形成中国化政治学。

政治学作为一门学科于改革开放以后恢复重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逐步建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而作为上述自信的政治学表达,严重缺乏学术自信。有理说不出,说了没人信。可以摆事实,但难以讲道理,难以从“中国之治”中讲出“中国之理”。

这是因为,作为一门学科的政治学产生于西方,学科追根溯源很容易追到西方。现代政治学也主要产生于西方。包括政治学在内的社会科学因为缺乏“根源”和“老祖宗”,很容易陷入“本土化”与“规范化”的焦虑之中。这一问题自20世纪90年代便已提出,至今还是个热门话题。《探索与争鸣》杂志近年来刊发一系列论文。中国文史学科就没有这样的焦虑。因为文史学科有自己的“根源”和“老祖宗”,如《史记》。所以,文史学科特别讲究“师门”和“师承”,比如我校章开沅老师的“章门弟子”。在社会科学界很难有“某门”的说法,因为一入门,就入到西方人的门下了,很容易“数典忘祖”!

超越和原创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走出书本,走向生活

社会科学在中国是一门无根的学科,自然就难以成为学派了。“无根”和“无派”,是现实,意味着差距;但并不意味着不能改变。因为,就是西方人也不可能穷尽所有真理。“言必称希腊”,意味着永远只能当希腊人的弟子。何况这一想法并不符合希腊人的真正精神,这就是“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更爱真理”便意味着可以不拘泥于老师,甚至超越老师。这才是真正的“希腊精神”。认为只有西方才有政治学,只有西方的政治学才是理论的认识恰恰是背离“希腊精神”的。从政治学的学科看,中国起步较晚,要有不断学习和永远学习的心态。但并不意味着只能学习而不可超越;只能模仿,而不能原创。超越和原创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走出书本,走向生活。因为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也是不断变化的,理论不可能穷尽生活的一切。

当然,走向生活并不是轻视书本,恰恰相反,更要重视书本,重视理论。对于学术研究而言,只有具备理论关怀的调查才具有学术价值;只有经过理论提炼和加工的调查资料才是有学术意义的调查。就如文学创作一样,到生活中去是寻找源泉,但并不是去照搬生活。只有经过加工和提炼才能产生作品。我们这些年,走向生活,做了大量调查,如果不将调查加工成学术产品,那它们就只是一堆原材料。要加工就必须掌握一般的政治学理论。

我们的田野调查和在调查中收集到的大量数据资料,是一个宝库,是一个能够提炼原创性、又具有普遍价值理论的宝库。之所以在进行大规模田野调查之后,我们提出田野政治学,目的便是强化学科和学术意识,用政治学理论去开发田野调查资料,从开发中提炼中国化的政治学理论。后一步更为艰难。我们的田野调查持续了20多年时间,要进行理论开发,并产出中国化的政治学理论的时间可能更长一些。但是,人就是这样,不怕不努力,就怕没方向。方向对,路子对,就会有收获。田野政治学只是一种方向,一种学术自觉。

田野政治学是政治学理论中国化和中国化政治学理论的具体体现

为此,我们有必要对田野政治学作一个基本界定。

田野是一种场域。它包括农村而不限于农村,是实地、实际、实践、实验的指代。相对于书本文献而言,田野是一种方法,主张以现场主义、客观主义、科学主义的方法从实地、实际、实践、实验中获取材料、灵感。田野非常强调现场感。就如地质学必须到野外考察一样。田野政治学属于实证政治学的范畴,强调理论来自于经验事实,而不是让事实经验与先在的理论接轨。但田野政治学比实证政治学的范围又小一些,特别强调个人的实地调查经验。田野政治学是以田野为对象,以田野调查为方法,对政治现象和政治规律的研究。田野政治学的特性:有学术关怀的田野调查,以调查为基础的原创理论。

田野政治学是政治学理论中国化和中国化政治学理论的具体体现。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田野政治学已形成一种政治学研究的路径。但这一路径能否延续下去,还很难说。一是在于西方政治学已形成了一条知识生产线,不断有新的知识产品出现。中国的政治学很容易为追随最新的知识产品而忽视了自己的知识积累,有新无传,新只是引进的“新”,而不是自主的“新”。二是要使一种路径得到延续,需要更多的人沿着这一路径不断产生新的作品,有叶方能显根,有流方能显源。无论如何,田野政治学作为一种探索,在中国的政治学术史上有其独特的地位。通过《田野政治学的构建》一书可以作一个总结,回望我们的学术是怎样一路走过来的,同时为将往何处走提供一点启示。

(徐勇,作者为华中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教育部首批文科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王后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