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合理、精准”的算法为何“失控”?三问外卖平台算法

——中工网记者专访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卿昱

来源:中工网
2021-09-28 13:39:11

  中工网记者 王天玥 王妍

  近日,郑州一名外卖小哥送餐途中因车速较快被撞视频引发关注。视频中,骑手驾驶电动车途径交叉路口,由于车速较快,与一辆轿车相撞,外卖小哥被撞飞出十米远,摔得头破血流,情况危重。

  近年来,外卖骑手交通安全事故频发,各种矛盾纠纷频现,社会反响越来越大。为维护外卖骑手权益,近日,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平台算法综合治理话题成为业界和舆论的焦点。

  那么,如何让“最严算法”变得“有温度”,更好地维护骑手权益?判定“最严算法”的标准和准则是什么?如何从算法层面加强监管,保障骑手、消费者、平台三方利益?针对这些问题,中工网记者采访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数据与算法论坛发言嘉宾——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卿昱。

  效率、人文双重导向,让平台算法更有“温度”

  外卖骑手事故频发,“赶时间”是核心原因。曾以精准、合理、优化为标签的算法,近几年也引发广泛讨论。业界人士认为,从现阶段外卖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外卖平台在餐饮配送时间的设计方面,比较苛刻,过度严厉。即便抛开城市拥堵、红绿灯等问题,外卖小哥要在规定时间内将餐饮及时送到消费者手中,也会很累、很艰苦。

  针对中工网记者关于“如何让平台算法更有温度”的提问,卿昱表示,应先了解让外卖平台“失温”的原因。她认为,算法为了便于实现、便于优化,往往遵循“奥卡姆剃刀”原理,即将处理对象不是看作活生生的人,而是对其数字化、标签化为冷冰冰的数据,关注与程序逻辑相关的属性,对于其它引入额外复杂度的变量统统抛弃。在外卖平台中,如果不顾天气情况、环境拥堵、道路施工、交通事故、骑手状态等“次要”因素,只考虑“时间优先、质量优先、效率优先”等“主要因素”,其结果就会使一个送餐骑手即便在遵守交通法规,不闯红灯、不逆行、不超速行驶的状态,也越来越难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送达任务,这就是个“冷冰冰”的算法。表面上看是算法在“压榨”骑手,可本质上说是平台在“压榨”算法。

  她认为,要使外卖平台更有“温度”,应当使算法的设计从效率导向,转向效率与人文的双重导向上来,从平台的“工具理性”转移到“价值理性”,使其带给社会的不仅是冰冷的指令,而是尊重劳动者行动的、带有温度的关怀。

  “最严算法”判定标准,应与“社会平均”有关

  关于“最严算法”的判定标准,也是业界持续讨论的热点。大家普遍认为,“最严算法”的判定不仅与骑手的安全息息相关,也与其工资及福利待遇有关。

  针对这个问题,卿昱在回答中工网记者提问时表示,外卖平台最严算法问题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社会治理问题,牵涉到人与技术的关系。骑手“机器化”的背后是资本控制的算法。资本的天性是逐利,使得算法在追求效率和利润的路上永无止境,原来“不严”的算法逐渐“严苛”起来,直到成为危及骑手安全的“致命原因”。

  她认为,“最严算法”影响的对象是社会中的人,他们在外卖算法中是骑手,在风控系统中是用户,在招聘系统中是求职者。我们分析“最严算法”的标准和尺度,应该从算法在自我生长过程中,与社会平均劳动强度和收益相比,是否为对象指定了额外的要求、施加了额外的剥削、增添了额外的危险、导致了额外的成本等角度出发判定。

  卿昱的观点,与目前国家及地方监管层多项已下发的意见措施的指导思想一致。上文提到的七部门联合印发的《意见》中就明确要求,平台应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此外,近日,北京市就业工作领导小组也印发《关于促进新就业形态发展的若干措施》,明确将包括骑手、网约车司机等在内的“平台网约劳动者”纳入最低工资制度保障范围。

  监管“插手”,以数据研判数据、算法治理算法

  下一步,如何加强落实,将“温度”传递到平台算法层面?

  针对中工网记者关于“如何强化算法监管,社会组织层面如何‘插手’,兼顾骑手和消费者的利益”的提问时,卿昱表示,可以将“送外卖”看作一个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交织场景下的多方博弈系统,参与各方如果具备相等或者接近的“责权利”、并且相互制约地发展,总体上系统的演进就会比较温和。但目前的情况是,平台单方面倾向于利益最大化,而骑手和消费者相对弱势,如果无序发展下去系统必定走向崩溃。

  她认为,解决方式和途径概括来说,可以借鉴现实中的做法:引入一个可以监督并公平分配“责权利”的第三方,政府或监管机构恰好就是这个角色的最佳扮演者。平台的规则制定、数据使用、行为操作不应“放任自流”,政府应统筹发挥事前约定、事中监督、事后追责的作用,但“插手”的可能不是常规的手,而是以数据研判数据的知识“手”,算法治理算法的智能“手”,调动公众和第三方力量监督的生态“手”。

  卿昱表示,平台、骑手、消费者三方有内在利益驱动,单纯提升其中一方而伤害另外两方的做法都有违社会公平。“负责任”的算法是符合公众需要、贯彻公平理念、满足安全期望、实现利益共享的,让每一方的诉求和期望都能通过道德规制和技术监管落在合理的、公平的区间。拥有算法编写和数据优势的平台方应负起更大的社会责任,将价值观嵌入程序逻辑和行为准则中,打开算法黑箱、明晰商业模式、接受广泛监督、实现利益共赢。

  外卖平台从出现到成为网友和百姓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成为很多外国人羡慕的“中国式舌尖上的便利”,不仅为消费者带来便利,也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尤其受到越来越多年轻求职者的钟爱。平台算法,为经营者创造利润没有错,但骑手不是虚拟的代码,不是冰冷的工具,他们理应被善待,理应得到合法、合理、公平的保护。数据和算法是工具,如何利用工具达到更加科学的管理才是根本。唯有如此,才能让外卖平台发展之路走得更宽、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刘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