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百年央美的“功夫”之道

来源:北京日报
2021-04-07 08:38:05

  原标题:百年央美的“功夫”之道

  岩截

  造型于绘画而言,有如地基之于建筑。中华武术里,有句行话: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绘画亦同此理。

  正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的“功夫——造型学科基础部成立二十周年展”,集中展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基础部自2001年正式成立至今的百余件留校作品,同时展出的还有馆藏精品与历年基础部教师作品,其中不乏徐悲鸿、古元、吴作人、叶浅予、靳尚谊、詹建俊等历代美院大家佳构,堪称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基础部面向公众的一次全面、详实的成果展示。

  喻红《大卫》1984年

  徐悲鸿《男人体正侧面速写》1924年

  靳尚谊《晚年黄宾虹》1996年

  2001年,中央美院在时任院长靳尚谊的倡议与推动下,正式成立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部。作为全国第一所设立统一的造型基础教学部门的高等美术院校,中央美术学院每年都会安排考入造型学科的本科生,进入基础部先行学习一年,期满成绩合格后,再双向选择分入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壁画各系攻读。

  身为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和教育家之一,靳尚谊开创了对中国油画影响颇为深远的新古典主义学派,其标志性作品为完成于1983年的《塔吉克新娘》。次年,他又创作了那幅广为人知的《青年女歌手》。尤其后者,端庄的女学生端坐于北宋画家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前,将欧洲古典绘画与中国传统美学融为一体。

  此次展出了其创作于1996年的油画《晚年黄宾虹》。“黄宾虹的山水画非常厚重,用浓密的墨色来表现自然的滋润和苍浑,代表了中国山水画的一个高峰。”靳尚谊多年后回忆,画这件作品是尝试做油画民族化的实验,也就是以水墨和油画相结合,展现中国艺术的民族文化精神。在他看来,绘画不仅是一种能力,也是对于造型的修养,对于色彩的修养。“有了造型和色彩的修养,绘画就从容多了。”

  出生于1934年,1949年考上国立北平艺专绘画系的他,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油画家。回望前半生,靳尚谊庆幸自己生长在一个专注于基础训练、稳扎稳打的时代,练就了受益终身的“真功夫”。上世纪80年代前后,国内艺术界充盈各式新思潮,不少艺术家也包括在校艺术生,不仅轻视绘画的基础训练,甚至斥之为“落后”。靳尚谊坚持认为,尽管风格流派众多,但油画的写实基础没有变。即使是抽象美,也是从写实中提炼出来的。此后很多年里,他都主张不要把风格流派看得太高,它不过是在一定环境里自然而成,关键还在于画得好不好,各种风格都有画得好的和不好的。对于时下年轻艺术家,他也给出忠告:不要只懂得看潮流,而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东西。

  颇为有趣的是,靳尚谊笔下的同行中人黄宾虹,百年前也曾有过相似论述。民国时期,中西绘画交锋颇甚。黄宾虹见解如炬:“西画家瞧不起国画家,国画家也看不上西画家,这是不合理的。中西绘画在最高层面是相通的,当下画家彼此瞧不上,皆因还未达到此境界。”在他看来,艺术的本质归因为一种精神,“面貌随时可变,精神千古不移”。这位潜身传统、谙习国学的山水画宗师,适逢中西交汇、风云际会的时代,以超前于时代的认识和不凡的画作成就,接续传统文人画之根脉,又主动避开彼时流派纷立、炫耀技法的所谓时髦,让中国绘画紧跟时代,推陈出新。

  靳尚谊考进北平艺专不久,学校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出任首任院长。这位早年留学法国、学贯中西的艺术教育家,关于素描,有一个著名观点: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他将描绘对象外在的“形”提到相当高度——不仅仅是外形,还有对所画对象之“规则”“范式”的认识。

  这一认识在展厅油画《男人体正侧面速写》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此作系徐悲鸿赴法留学期间所作,从正、侧两个不同角度对同一个模特所作油画写生习作。青年男子抱膝坐在模特台上,从头到左脚尖,一条流畅的斜线,双臂与抱起的右腿形成了画面张力。男人体造型严谨,结构精准,用色考究。暖黄色人体与冷蓝色背景色彩对比悦目,用笔有力,有一气呵成之感,也折射出画家在异国他乡学画时的沉静从容。

  现藏于徐悲鸿纪念馆的其素描精品《男人体》同样广为人知,素描左下角题:甲子岁始悲鸿作於巴黎,并有印章。这是徐悲鸿1924年初在巴黎高美的习作。有艺术史学者推定:考虑到徐悲鸿在法国所受的古典主义油画教育,以及徐悲鸿本人所推崇和力行的以“素描为基础的西洋画教育”的教学主张,这件油画《男人体正侧面速写》的创作年代应当在素描《男人体》之后。

  提及素描,就不得不说艺术家喻红创作于1984年的《大卫》。此番亮相展厅的这件作品,原本只是喻红大学一年级时的一张素描习作,却因为刊登上全国高校美术教材的封面,被导师靳尚谊誉为“央美史上最好的一张《大卫》”,时至今日依然为学习素描的学生所临摹。

  不得不说,素描的观察视角和表现力道,体现绘画者的基本素养和对艺术最朴素的认知。一张素描作品经历“眼、脑、心、手、口”五部分的循环,从而达到对造型能力的训练、对艺术的认识理解,最终形成艺术的表达。或许这才是绘画“功夫”之真谛所在。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