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吴昌硕:何以扛起海派艺坛大旗

来源:文汇报
2021-03-01 08:55:09

  文汇报首席记者 范 昕

  提及海派艺术,诗书画印俱佳的吴昌硕,是公认的一面旗帜。而人们或许并不知道,1912年,吴昌硕是以年近古稀的高龄正式移居上海的。在上海,凭借 “昌硕”二字行世的他,可以说才真正成为了吴昌硕,并由此完成从艺术大家向海派艺坛旗帜性人物的嬗变。

  正于中华艺术宫举办的“金石力·草木心——吴昌硕与上海”特展,首次聚焦吴昌硕与上海这一主题,被认为具有开创意义。展览集结吴昌硕代表作品百余件,举浙江省博物馆、西泠印社、上海博物馆、(安吉)吴昌硕纪念馆、上海吴昌硕纪念馆、上海中国画院等长三角文博机构藏品之合力,为吴昌硕艺术给出全面的 “画像”。展品除了书画印作品,还包括书信与文房四宝,以少而精的原则,呈现尽可能广阔的覆盖面;其中不少作品难得一见,例如吴昌硕最大尺幅的人物画,老虎、仙鹤、猫、鹿等动物画,以及长达八米的楷书及卷轴山水画等。

  从吴昌硕艺术转变的轨迹中,人们能够看到一代宗师的个人传奇怎样与海上画派崛起、上海成为中国近代书画中心的历程交织成一股洪流,也能够更加深味海派艺术之魅力。

  ◆吴昌硕赠予王个簃的隶书四言联“食金石力,养草木心”。

  ◆吴昌硕《粗枝大叶图》(局部)。

  ◆吴昌硕花卉扇面。 制图:李洁

  艺术上的“暮年变法”,折射吴昌硕在上海绽放的璀璨光芒

  从家乡安吉走向湖州、杭州、嘉兴、苏州,最终选择扎根上海,吴昌硕已经68岁了。正是在上海这座当时的远东第一大都市,他完成了艺术上的“暮年变法”,擎起海派艺坛大旗,凸显了海派文化兼收并蓄、与时俱进的精神。吴昌硕这种“暮年变法”在传统的文人泼墨大写意中,参以酣畅淋漓、郁勃阳刚的金石笔法,糅合进西洋红等鲜艳夺目色彩,强化视觉效果,最终呈现出雅俗共赏的风格。这种画派被吴昌硕的学生陈师曾称为“红花墨叶派”,由此也影响了齐白石画风。

  此次展出的吴昌硕83岁时所绘的藤本芙蓉《粗枝大叶图》,就是其纯熟艺术风格的代表,上世纪30年代曾在莱比锡国际艺术展中摘得银奖,也曾于1984年登上邮电部发行的《吴昌硕作品选》特种邮票。只见画中两根墨线藤条自上而泻,多朵饱满的红白芙蓉错落有致在众多墨叶的拥簇下呈斜Z字盛放,右下几笔枯迹似带动着巨花大叶在风中微荡。芙蓉花是木本植物,吴昌硕此前画过不少,在这幅画中,他却突发奇想,将芙蓉花想象成了藤本植物,粗藤与书法线条般笔墨产生的风动摇曳效果精彩极了。这种酣畅饱满的强烈动势,正应了画上所题的“粗枝大叶,拒霜魄力”。

  一幅高约1.5米的红衣达摩像,是其平生所作最大的人物画。借这幅画,彼时定居上海不久的吴昌硕是在吐露心迹,达摩一苇渡江、九年面壁修法的决心,正是其准备开创 “霞红海碧”之新局面的决心。画中达摩的红色袈裟以朱砂涂就,最令人拍案称绝的,是以潇洒又厚实的中锋石鼓线条挥就的几条衣纹,果断又醇韵十足。

  “食金石力,养草木心”,吴昌硕84岁时赠予弟子王个簃的这幅隶书四言联,很能说明他的艺术主张与教育行路方向,此次展览的名称亦得源于此。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吴昌硕曾孙吴越告诉记者,所谓金石力,指的是钟鼎上的金文与刻在石碑上的文字所具有的味道,是由传统而来的学养;草木心,指的则是对于百姓生活与自然的观照。此二者并重,使得吴昌硕在世俗和传统间找到可相通处,以传统文化的智慧去体察现实生活、人的真情实感,从此与海派绘画共同成长。

  以吴昌硕为核心的大师级艺术团队,共同掀开海派书画的壮丽篇章

  值得引起关注的是,早在定居上海之前,吴昌硕就时常往来上海,与这座城市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1890年前后曾短暂居于浦东。暮年立足上海,吴昌硕更不仅仅作为艺术大家个体而存在,还打造出一个大师级艺术团队,开创了近代中国美术史大师辈出、成就卓然的重要时期。他一人培养的大师级人物就包括陈半丁、陈师曾、潘天寿、沙孟海、钱瘦铁、诸乐三、王个簃等。

  展览中有不少作品都为观众展开吴昌硕和他的海派朋友圈。王一亭就是其中“出镜率”颇高的一位,他是吴昌硕“道缘亦随”的知音——正是王一亭力邀吴昌硕“移家海上”,最终定居山西北路上的吉庆里,并给予他生活上的支持和经济上的帮助,他们也同为豫园书画善会的主要创办者,这是海派画坛第一个以书画义卖慈善济世的组织。王一亭曾为吴昌硕画了《香阿姐》(“香阿姐”为吴昌硕的小名),吴昌硕在这幅画上进而以长题书就自己的一生。

  任伯年是吴昌硕亦师亦友的至交,也是海上画坛领军人物之一,曾为吴昌硕画过多幅肖像。此次展出的 《缶翁行看子图》,也是一幅吴昌硕画像,由任伯年画竹,王一亭画人,吴昌硕题款,竟然在任去世多年后“跨越时空”完成。

  吴昌硕暮年在吉庆里的狭小寓所,可谓海派热闹的“艺术沙龙”,一众名家在此挥毫泼墨,诗文唱和,对20世纪整个中国绘画发展进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缶翁门下弟子多达百余人,就连梅兰芳、荀慧生也曾数度登门求教。现存一幅扇面,由梅兰芳画花鸟,吴昌硕题跋,即为两人情谊的见证。梅兰芳每次来沪演出,都第一时间拜访吴昌硕,或请益书画,或谈词论曲,吴昌硕也常以书画相赠。这件扇面是梅兰芳1921年夏赠予吴昌硕的,吴昌硕观后大喜,于扇上题长跋,称赞画作“尤美妙”。

  原标题:正于中华艺术宫举办的“金石力·草木心”特展,首次聚焦吴昌硕与上海主题

  年近古稀移居上海的吴昌硕,何以扛起海派艺坛大旗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