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盲人的“眼”

来源:工人日报客户端
2022-01-26 16:02:17

  原标题:盲人的“眼”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叶小钟 刘友婷 通讯员 曾勇 刘雯

  “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们活得更有尊严!”

  ——盲人按摩师谢文井

  冬日,深圳。

  天已变冷。

  但盲人朋友心里温暖。

  “迎春花”的故事

  “谢师傅,您放心,我们会帮您把火车票买好,还会跟列车上和常德站对接好,让您安全乘车,顺利出站。”

  1月22日20时许,深圳火车站“迎春花”服务队队长杨鸿接到了一位老朋友盲人旅客谢文井的订票电话。谢文井和工友雷明树今年春节准备乘坐火车回常德老家。

  谢文井被盲人旅客称为“带头大哥”,因为他是第一个“爱上”火车的盲人按摩师。

  2017年春运,在深圳站、列车、常德站工作人员及社会义工的帮助下,谢文井第一次觉得坐火车也很方便,不仅火车票价便宜很多,铁路服务也很贴心。

  在接下来的几年,谢文井往返于常德与深圳的首选交通工具变成了火车,同时动员越来越多的盲人工友改坐火车出行。

  每逢此时,深圳站“迎春花”和常德站“小柳树”两个服务队都会联动起来,为他们制作爱心接力卡,做好买票、进站、上车、出站一系列服务。

  同时,深圳火车站还和当地公交、地铁、口岸等单位建立了“爱心接力圈”,通过微信、电话联系,让盲人旅客从出门的那一刻起就全程“引导”,全程闭环服务。

  今年春运启动7天来,36名盲人旅客通过拨打020-12306或13501580580客服电话进行了预约,“迎春花”服务队确认需求后每次安排专人进行对接,让盲人旅客走得更安心。这6年来,“迎春花”服务队一共服务了1300多名盲人旅客。

  对谢文井他们盲人旅客来说,一个电话,一张卡片,就是他回家的“眼睛”。

  谢文井的故事

  时间回到2020年4月24日。

  “福康”盲人按摩店,位于在深圳市罗湖区春风路2069号流花医院小区A栋,仅40平方米。因为老板撑不住不管生活,谢文井和3个盲人工友开始挨饿了。

  “幸亏阿敏接了按摩店,我们才能活下去哩!”谢文井说。

  谢文井是90年代后渐渐失明的。因为这个原因,妻子离开了他。当年他才30来岁,孩子才3岁,虽然视力存在障碍,为了父母和孩子,他选择勇敢面对。在常德市残联的帮助下,他获得了一个在本市学习医疗按摩的机会。

  “真正培训学习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正常人一看就知道的人体穴位,我们盲人可能需要花十倍的时间去‘摸’,再加上每个人身体骨骼略有差异,想要找准穴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谢文井说,他现在所有的经验、手艺都是靠自己一双手不断“摸索”出来的。

  2010年,在打听到深圳的工资待遇会相对高一些后,谢文井萌生了去深圳务工的想法。当时他的儿子15岁,正上初中,还比较懂事,父母亲身体也还健康。安顿好家里后,谢文井只身前往深圳。

  谢文井在深圳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可以用一个“等”字来形容。一般店主会要求他们在8点到24点守候在店里,因为随时可能有顾客上门。但一天真正上工的时间可能只有3到5个小时,剩余的时间都浪费在等待上。

  其实他们在深圳挣得并不多,他们按摩是以“计时”领取工资的,干几个小时才有几个小时的工资,没有底薪,没有加班工资,如果自己愿意可以不休假,除去一些日常开销,能存下来的钱实在有限。

  “我们也要有体面的工作。虽然没有视力,但我们有听力。懂得倾听让我工作起了也不那么的困难。”谢文井说。

  要想让顾客满意,正常人只要“察言观色”,而他们却要“耳听八方”。为了更好地工作,谢文井心思变得越来越细腻,能从顾客说话的语气、停顿、大小,就知道他们是希望自己“闭嘴”还是和他们聊聊天。

  当然,敏锐的耳朵与适当的表达,既能让自己争取到更多上工机会,也能较好处理自己与工友间的竞争关系。

  “从事盲人按摩工作最主要的是手艺和体力。我们这一行,一般干到55岁就力不从心了,因为体力很难再跟上了,能坚持到60岁的更是极少数。我已经53岁了,还想着多干几年,想多挣点钱给儿子结婚时花。”谢文井说,阿敏把大伙提成提高了,但房租比之前贵了一半。

  “我们也是人,我们也有手能做事,我们也希望活得更有尊严!”工友雷明树在一旁接着说,深圳市目前盲人按摩价格比较低,平均才100元左右一小时,但他们有时候遇到特别受力的,按得手都流血了,还要咬着牙按,可是往往还不受尊重,认为盲人是最低级的,辛苦是应该的!

  王庆敏的故事

  被谢文井亲切称为阿敏的老板娘,全名叫王庆敏,今年才34岁。虽说是老板娘,但更多的是他们生活的照顾者。

  “为了省10元钱,我们家女师傅的头发由我剪。师傅们衣服破了,都由我缝。师傅们的手经常会被木头扎上刺,都是我给他们慢慢挑出来。”阿敏说,师傅们给亲人打电话、给家里转钱、购买生活用品等等,也都离不开她。

  “平常师傅们吃什么,我们家里人就吃什么!如果晚上有剩菜,也是第二天我家里人吃。因为师傅们每天都很累,就想让他们天天吃到新鲜的菜!”她说,即使现在没什么收入,但每天还要研究菜式,想给盲人师傅们做一些可口的饭菜。

  1月23日上午,杨鸿想起谢文井和工友过几天就要回家,便动员大家自掏腰包,买了一些油米食品等年货,去他们店里看望一下。

  虽然已事先联系好谢文井,但杨鸿一行来到“福康”按摩店的时候,阿敏还是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这群陌生的来客,像老母鸡护着小鸡一样,把谢文井护在身后。

  仔细盘问清楚,反复确认是谢师傅的铁路老朋友后,阿敏才把谢师傅让出来,解释道:“师傅们的眼睛看不见,平常我就是他们的‘眼睛’,我要保护好他们。”

  “我妈要我接下这个店后,要求我一定要全心全意对盲人师傅好。前年我第一次见到这4位盲人师傅的时候,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谢谢你们送这么多年货给我们!店子生意一直不好,每个月都是亏的。因为疫情,我们店子还关了几天,没有任何收入。再困难,也要坚持下去!不能再让谢师傅他们失业了。”阿敏坚定地对杨鸿说。

  “一些做生意的老板有时特意来找谢师傅他们按摩。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做事很认真,手艺很好;另一方面是觉得他们生活不容易,想帮帮他们。也幸好有这些爱心人士,要不我们这个店早就垮了。希望能有更多像你们火车站这样的爱心团体关心他们,有时我觉得我和妈妈的力量实在是太微弱了!”阿敏说话时眼眶有些湿润。

  赵新英的故事

  “阿敏,你去把‘福康’那家店接下来。盲人师傅有这份工作,才能有尊严地活着。”2020年4月24日,“盲人张”按摩店的老板娘赵新英对女儿说。

  2020年4月,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店铺生意难做,“福康”按摩店也没顶住关门了。谢文井他们被断了经济来源,不仅没人管饭,而且要被赶出去流浪街头。

  听说“盲人张”按摩店老板娘赵新英对盲人师傅好,房东辗转找到了她。赵新英义无反顾地接下了这个店铺,并把阿敏派过来继续经营,只为让谢文井他们有一口饭吃,有一个地方安身,不至于露宿街头。

  “我就看不得盲人师傅们受苦!”阿敏的妈妈赵新英表示。

  赵新英原是湖北老家村里的赤脚医生,今年已有61岁,懂一些中医技能。2000年,她丈夫因病去世了,留下阿敏和她哥哥。随后,赵新英孤身一人来到深圳打工。她在路边摆过摊,也到公园里义务给人看过病。

  “刚来深圳,我住过街头、天桥底和地下通道。在露宿天桥底的那些日子,认识了好多盲人。他们只能靠给人看相得到一点微薄收入,一日三餐经常没有着落。”赵新英说。

  “我妈说,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竭尽全力帮助盲人。”阿敏接过话。

  为了帮助这些盲人,赵新英开始教他们按摩,带出一个又一个徒弟。接着,她租了一套宿舍,开了个名叫“盲人张”的按摩店,店里按摩师是清一色的盲人。

  后来,她把阿敏从老家带到深圳,一同打理店铺的生意。二十年间,这间小小的按摩店改变了许多盲人的家庭生活。

  “去年房东收回了原来那套房子。我们这是新店,位于田贝四路愉天小区B栋2楼,还是取名叫‘盲人张’。” 赵新英说。

  新店里面非常干净整洁。淡雅的按摩椅布罩是赵新英亲手做的。最里面那间朝阳的房间是师傅们的宿舍。

  “重新装修花了6万多块。为了省钱,买材料、刷墙面、镶木板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搞,经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她把开裂的手,下意识地握在一起。

  “苦一点不怕,就是想起去年因为生意不好离开的那两位师傅,我心里就难受。”赵新英抹了抹眼泪。

  “盲人张”的故事

  赵新英自己管的新老两个按摩店,都是以“盲人张”命名。“盲人张”全名叫张运中,是首席盲人按摩师,技术精湛,回头客多,堪称台柱子。

  “赵阿姨人特别好,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她不容易啊,自己省吃俭用,有时路上看到矿泉水瓶子她都捡,要让我们吃好住好。”笔者见到“盲人张”时,他穿着一件红色的夹克,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感谢赵阿姨,也感谢这个时代。现在我们出门,只要拿着盲杖,一路上有人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一进火车站、地铁站马上就有工作人员和义工帮忙,他们愿意做我们的‘眼睛’。能在这样和谐有爱的社会生活,我们很感恩。“盲人张”说。

  他同时感叹道,幸亏有赵阿姨这样的好心人,让盲人有自己的平台,可以有尊严地工作。

  张师傅爱好很多,拉二胡、唱歌,还特别喜欢跑马拉松。只要有空,他每年都参加广州和深圳的马拉松比赛。

  “盲人跑马拉松,其实也是可以的。每次参加马拉松,我们都在一个专门的方阵,还有专人引导。”

  “对我来说,跑步不单是健身,它也打开了一扇门,让我有多重角度去认识世界,认识自己。有时候,它能给我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

  “如果不是人间有大爱,我一个快50岁的人,怎么能年年都参加马拉松?”

  “盲人张”的家也在湖北,一年回家一次。他感叹95年刚来深圳那会,坐火车真是好“难”。他今年春节回家准备坐高铁,已经预约深圳北站志愿服务队了。

  “我过完年要帮着赵阿姨把这个新店办起来,还把原来离开的两名师傅找回来,最好还能再多帮到几个盲人工友。”“盲人张”信心满满地说。

责任编辑:朱一丹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