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工会干部基层蹲点见闻录:解困“最严算法”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1-09-02 07:17:04

  【密切联系职工·厚植工会根基 基层蹲点见闻录】

  原标题:解困“最严算法”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康劲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大家拆快递包裹、享受电子商务便利的背后,有这样一群辛勤的劳动者,风吹日晒,起早贪黑……”甘肃省总工会蹲点工作组成员、省总工会办公室副主任张靖在“蹲点日志”中留下了这样的感慨。

  在分拣车间帮忙卸货,跟随快递员走街串巷,和快递公司一起计算0.5元到0.9元的每件收益,和当地工会干部一起筹划破解“最严算法”……7月份以来,在甘肃省总工会副主席马应宏的带领下,省总工会蹲点第6组来到白银市天奇物流园鑫申通物流公司蹲点。张靖和另一位成员、省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干部王萱,都感受到了更多的责任和动力。

  “特别是如何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投诉率等考核要素,我们有了更深的认识和了解。”工作组成员告诉记者。

  快递员的时间去哪了?

  天奇物流园鑫申通物流公司在2019年7月成立了工会,并加入了白银市快递行业工会联合会,快递员们说起工会都有很深的感情:“工会很关心我们。逢年过节还有米面油、床单等食品和生活用品,大家都很开心。”

  “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哪些困难和问题需要工会帮助解决呢?”面对这样问询,有的快递员沉默不语,有的面面相觑。

  快递员张进智已经51岁了。当初进入快递行业,原因居然是为儿子“顶岗”,没想到一干就是五六年。

  “一个月少则收入五六千元,多则上万元,比儿子后来找的公益岗位,工资要高近一倍。但儿子还是撂下电动车不干了。”张进智说,“儿子觉得,干快递一天到晚不休息,没有节假日,甚至觉得穿快递服被人瞧不起。”

  今年42岁的李清学,从事快递行业5年多,家中两个孩子,大的读职高,小的才上4年级。李清学说:“每天晚上八九点才进家,哪有时间再操心孩子的学习……”

  “一身快递服、一辆快递车,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全部生计,也记录着为一家人幸福生活而不停奔跑的人生。”刚开始蹲点时,工作组就想开个座谈会,但约了好几次,等到晚上8点多钟,快递员们才三三两两回来,好多人不要说晚饭,连午饭都没有吃。

  工作组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快递员的时间都去哪了?”

  超越“计件逻辑”

  “从早上到分拣车间装货,一直忙到晚上,快递员的一天都在计件中度过。”经过几天的蹲点,张靖摸到了“时间去哪儿”的真相。

  白银市是甘肃省辖地级市。在这里,快递员的月收入相对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并不算低,但拿到手里的每一分都是辛苦钱。一位快递员平均一天送件260件以上,每件快递直接送到客户手里可以挣到0.9元,如果交到驿站,只能挣0.4元,遇到“双11”或者“6·18”等促销活动,送件量增大,辛苦程度也会相应增加。

  “网购有促销节日,但快递员没有节假日。”工作组发现,快递员从上岗开始,就开启了永不停摆的模式,“除了春节这样的特殊日子外,快递员一直都要在岗,许多人一年工作超过360天。”

  “今天直递了多少件、放在驿站多少件?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计件中度过。”38岁的快递员牛银说。

  相较于每天的“计件”,快递员最忌惮的是来自平台和渠道的各种处罚措施。在几天的蹲点中,工作组在本上记下了快递员们的各种“吐槽”:“一个投诉就要被罚款20元到2000元,顾客只要不满意,不管是不是我们的错都要被罚,一天就白辛苦了”“客户打开邮件不满意,个人不愿意承担退回运费,就得我们掏钱”“考核奖惩应该合理,不要把卖家的责任,运输破损、重复订单等等问题,都算成快递员的责任”……

  “现在的‘计件逻辑’和‘最严算法’,已经把快递员的工作强度和承受能力逼到了极限。”工作组感受到,快递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平台和渠道企业通过严厉的惩罚,将风险和压力传导给最终端、最普通的快递员。

  协商决定“算法取中”

  就在工作组蹲点期间,市场监管总局等7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工作组认为,在外卖平台和快递企业的系统设置中,配送时间和配送效率都进行了“精度”计算。算法的不断优化,缩短了配送时间、提升了快递准确率,企业增强了竞争力、消费者提升了满意度,但却忽视了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意见》要求平台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在工作组看来,不论是工资收入还是“算法取中”,都需要工会组织做更多的工作。通过调研,工作组正在思考两条建议:一是积极协调政府有关部门,规范健全快递企业之间行业价格竞争机制,保证中小型快递业务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确保快递小哥在法定工作时间内能够获取合理收入;二是通过源头参与,修订完善快递员效绩考核制度,加强对考核要素、处罚上限、行业劳动强度标准等的监管,避免“最严算法”产生不合理的结果。

责任编辑:李方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