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之际 北青报记者探访长短视频侵权问题

长短视频 谁“动了”谁的版权?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2-04-26 10:57:14

  原标题: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之际 北青报记者探访长短视频侵权问题(引题)

  长短视频 谁“动了”谁的版权?(主题)

  文/北青文娱暗访组

  近日,有不少网友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爆料,在浏览某长视频平台时偶然发现,诸如《华灯初上》《斛珠夫人》等版权不在该平台的影视作品,赫然出现在该平台上。点开进去一看,并非影视剧的完整版,而是影视大V们依照作品的剧集数制作的剧情解说短视频,以假乱真误导观众。

  要知道,长视频平台曾多次声讨短视频平台侵权。谁承想,在巨大的流量池面前,他们一边高举版权大旗“制裁”短视频,一边自己却打起了侵权“擦边球”。北京青年报记者为此“暗访”了几位影视博主,发现在“三分钟看电影”“五分钟带你追完一部剧”的噱头下,侵权行为屡禁不止背后更多的门道。

  现象

  屡禁不止 无版权剧集大肆被“解说”

  接到网友举报后,北青报记者在浏览了多家长视频平台后,发现像《华灯初上》《斛珠夫人》这样遭遇无版权“搬运”的情况不在少数,部分平台仍存在大量没有版权的影视剧切条、剪辑短视频等内容,甚至还有未经授权发布的电影盗版全片。

  台剧《华灯初上》并未引进大陆市场,北青报记者却在某长视频平台看到已被平台方以解说形式上线,第一季被分为24集解说,每一集有1分多钟长度。北青报记者翻看了全部内容,基本上可以了解该剧剧情走向,该剧中的精彩画面也都在解说视频其中。除了未引进剧集之外,国产剧也有类型现象,北青报记者在长视频平台搜索陈剧《甄嬛传》,以关键词“甄嬛”为搜索词,在长视频平台可以找到多条内容,剧中重点桥段一一被上传。无独有偶,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且试天下》也遭遇了此种情况——不少影视博主为了蹭流量,瞄准时机进行“剧透”,并将剧情解说视频发布在多家无版权的视频平台上引流。

  除此之外,在大部分长视频APP的“影视综艺”频道里,都能看到这些影视大V们的身影,他们多以“XX说电影”“XX剪辑”发布“二创”内容,剧目覆盖国内外的电影、电视剧。

  调查

  多数平台对“搬运”和侵权佯装不知

  《电脑报》2021年底发布的一份测试报告指出,“在对影视作品的侵权短视频管理上,各平台目前仍以事后下架为主。抖音、哔哩哔哩等短视频平台做到了48小时内100%下架侵权视频,而优酷、腾讯视频等长视频平台的下架率均未超50%。”这项报告侧面反映出,在侵权视频的主动管理方面,各个平台的水平差别很大。和抖音、B站等相比,拥有更多影视版权的长视频平台及其各自的短视频产品,在落实平台主体责任方面普遍表现不佳。

  据了解,部分长视频平台呈现出“无审核”或者“弱审核”的情况。某影视达人匿名向北青报记者透露,“我在长视频平台做了半年的视频号涨粉80万,主要就是靠搬运视频或做短视频混剪。很多像我这样的大V在各个平台都有账号,他们会利用自己的大V特权,把视频来回搬运,其他平台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何网站不彻底清除这些无版权短视频?影视大V何旭天告诉北青报记者,“很多长视频APP都在扶持自己的短视频项目,对我们进行‘二创’是支持的,只要不太过分,剪辑时间把握在5分钟以内,都不会太管。”

  当然,有时候大V权重虽大,但也充当“背锅侠”,前长视频版权部工作人员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现在平台上有的内容,都是网友自己上传的。如果版权方找来,我们也可以说网友承担责任,及时下架就没事了。”

  对于自己的版权被搬运,拥有版权的影视公司是否该维权?某影视公司版权部主任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关于这类现象公司方面有所了解,但是考虑到跟各方都有合作关系,从影视公司角度并不想多事,除非独播平台提出异议。否则,虽然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害,但并不挑事。”

  和片段式的影视类短视频相比,盗版完整影片的侵权情节明显更为严重,也一直是治理和打击的重点。2021年6月1日新《著作权法》正式施行,对此规定了一系列惩罚措施,大幅提高了侵权违法成本。对于故意侵权,情节严重的,可以适用赔偿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就在几天前,因大量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发布电影《我和我的家乡》《我和我的父辈》盗版全片,西瓜视频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腾讯,索赔800万元,目前法院已正式立案。

  只是,作为观众并不能区分版权在哪个平台,网友秦小姐告诉北青报记者:“从观众的角度来讲,哪里能看就到哪里看,只要不影响观感就好。”最终损失的是版权方的利益。长此以往,也将打击优质内容的生产积极性,损害影视业和观众的利益。

  出路

  长短视频版权之争路在何方?

  长短视频侵权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首要的原因自然是创作者和平台的版权意识不强,以及博取流量、谋取利益等思维作祟;另一方面,与长视频平台长期以来形成的用独家垄断来获得竞争优势的思维不无关系。

  相比跨平台合作,国内视频网站更倾向于将长短视频的版权都攥在自己手里。尤其是长视频网站,总是试图用独家垄断来获得竞争优势。独家授权意味着部分内容渠道被截断,其他平台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最近,国内影视版权大户捷成股份对外宣布,旗下公司与腾讯签订影视授权合同,以18亿的价格将公司总数量不少于6332部影视节目的独家内容版权授权于腾讯。随着腾讯此次18亿签约完成,可以预见,未来B站、抖音获得影视版权的难度将变得更大。某长视频平台负责人就向北青报记者透露,“暂时不考虑向短视频平台出售版权。”

  鉴于此,影视行业资深制片人张雅直言:“长短视频平台之间其实合作大于对抗,应寻找出符合‘平台+版权方+创作者’各方利益的共赢之路,严防以版权保护之名行垄断之实。”影视公司宣发总监春晓也认同此看法,“通过短视频平台做宣发,各方都有需求,譬如制作二创视频,应当给予鼓励和支持。处于版权支配地位的长视频平台不应假借维护版权的名义,将用户的创作一棍子打死。”

  但其实,作为新兴视频行业的短视频,与电影、电视剧等长视频的利益博弈,应将其引导为共赢的良性竞争,而不是相互内卷的对立阵营。今年3月下旬,抖音对外发布声明,宣布获得搜狐自制的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等近百部剧集的二次创作权。这是继乐视视频与快手合作之后,长短视频之间关系缓和的又一案例。据悉,乐视与快手开展版权合作后,合作剧集的日播放量最高有3-5倍的增长。

  对此,鲲鹏金翅CEO徐鹏呼吁知识产权管理部门、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业协会等,牵头推动版权方与各大视频平台合作,努力解决视频平台上用户上传内容的侵权风险,尽快形成长短视频良性发展的局面。

  观察

  长短视频平台双赢 整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此前,长视频平台曾多次声讨短视频平台侵权。为何他们一边高举版权大旗“制裁”短视频,一边自己却打起了侵权“擦边球”?

  梳理长短视频版权之争,我们发现侵权视频是所有长短视频平台亟待攻克的痛点,不分平台,也不只是针对短视频。解决侵权视频的版权问题,不仅需要各方拿出一个整体规划和完善机制,更需要双方公平竞争、协商合作。搜狐-抖音和乐视-快手的合作及其成果,为我们看到批量授权模式或许是长短视频从对抗走向合作的一种解决思路。果能因此使得长短视频平台双赢,整个行业也将能获得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刘英杰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