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荒凉神秘的西隆山,阻挡不住戍边官兵的脚步

来源:解放军报
2022-06-10 08:00:48

原标题:勇闯西隆山

李浩然 曾浩云

“哔——”一阵短暂而清脆的哨声蓦然响起,打破了营区的寂静。

站在大榕树下,指导员常朝阳挺了挺身子,仰头瞄了眼天空,一如既往的碧空如洗。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从常朝阳身后的宿舍楼鱼贯而出,整齐列队。

清点武器装备,检查生活物资,强调注意事项,下达巡逻命令……在熹微的晨光里,常朝阳带着这群年轻人踏上了巡逻西隆山42号界碑的征程。

号称“死亡森林”的西隆山位于祖国西南美丽的边防线上,海拔3074米,傣语的意思是:老虎出没之地。

清晨,山间薄雾笼罩,一草一木似乎还沉浸在静谧的梦境里。蜿蜒的山路上传来一阵阵巡逻车的马达轰鸣声。

蛋黄样的朝阳透过车窗照进车里,尽管车内显示气温为18℃,但热带山岳湿冷的雨雾掠到身上,依然让人毛孔微缩,感到全身冷飕飕的。

“全员做好准备!”当车辆缓慢地翻越一个山头后,一直望着窗外的常朝阳扭头提醒道。

“要到了,马上就到了!”第一次参加巡逻西隆山任务的列兵王凡顿时来了精神。

抵达一个小村,前方路断、车停,眼前就是西隆山。

在连队,没有人比孙超先对西隆山更有发言权。他是西隆山的“活地图”,在这片原始森林巡守了十年。望着连绵起伏、莽莽苍苍的群峰,孙超先来不及感慨,就带着巡逻队伍一头扎进大山里。

一开始就是急行军。坑坑洼洼的林间小道只有一人宽,路旁是密不透风的灌木丛和荆棘。老班长口中说的“路”,在王凡看来,就是一道浅浅的足迹,有时候连足迹也没有,只是踩的人多了,深一脚浅一脚踩成了路。

灌木丛里最容易迷路。沿途沟壑纵横、枝蔓密布,常朝阳带着孙超先走在前面用棍拨、用刀砍,在荆棘中开路。

越往前走,危险越多。“把鞋底的泥巴敲一敲,把手套都戴起来……”看着前方的“竹林阵”,常朝阳表情严肃了起来,不仅大声提醒着,还特意跑到队伍中挨个仔细叮嘱检查。

所谓“竹林阵”,实际是一条硬生生砍出来的路。一整片繁茂尖细的毛竹把山腰围成了铁桶状,原本“不可摧眉折腰”惹人喜爱的竹子,此刻却成了“致命武器”,如果脚一打滑,身上可能就会被扎出几个窟窿。

“小心手边!”孙超先猛地拉住常朝阳,低声急促地示警。

常朝阳愕然发现,他即将抬手挥刀砍向的毛竹上,一条通体碧绿、头部呈三角形状的“竹叶青”,在翠色的伪装下正弓身做攻击状,猩红的蛇信不时从嘴里吐出,“咝咝”的声响让常朝阳头皮一阵发麻。

队员们都立刻停了下来,有几个战士脸色泛白。他们一动不动,只感到身旁雾气凝结的露珠,随叶子缓缓地滴落。经过几分钟的对峙后,毒蛇才悄然隐去。

一小时过去,他们还在劈林开路;三小时过去,他们仍在艰难行军;半天过去了……

终于,他们从灌木山林间钻出,找到了一处缓坡就地歇息。过了好一阵,大家都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只是默默喘着粗气调整呼吸,补充水分。

随队记录的中士吴鹏飞是一名直招军士,摄影专业毕业的他喜欢这种攀爬行军过后的短暂安宁。他静静地观察着十万大山间的风起云动、虫鸣鸟叫。

吴鹏飞想起刚来到西隆山时,第一次面对这绝色美景,他犹如刚睁开眼看世界的孩子,手中照相机的快门声咔咔响个不停,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都记录下来。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在山岳丛林巡逻时常能有春夏秋冬、冰雪雨雾交替的多种体验。西隆山的神秘、善变、美丽,让吴鹏飞又爱又恨。

转眼间大雨倾盆而下,正在发呆的吴鹏飞一骨碌跳起来,大声吆喝着大家:“穿上雨衣,赶紧出发。”或许用不着提醒,转眼望去,其他战友早已麻利地穿好雨衣,对于他们,感知天气变化已经成为本能。

19时,抵达山谷宿营点,发送短报文,巡逻分队卸下背囊,开始宿营休息。

这时,战士张霁鸿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是队员们为他的生日特地准备的长寿面。

原来,接到任务前,他刚跟母亲通完电话,两年没有回过家,电话里满是落寞。可张霁鸿万万没想到自己生日这天,身边的战友让他在荒山野岭也吃上了一碗面条。

“怎么样?这面条味道可口不?”

不知道是吃得太急,还是过于感动,张霁鸿边吃边回答,没人听清他说了什么,只有吸溜的吃面声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繁星之下,张霁鸿和战友们围坐在一起。铁锅中红油翻滚,升腾起的热气还散发着鸡汤的香味……当生日歌响起的时候,张霁鸿的泪水早已滑落脸颊。

峡谷密林间,这个小小的巡逻分队里,每个人都是彼此最坚强的依靠。

第二天醒来,因为昨日突然下起了暴雨,原本地图上标记的低洼的河滩路变成了一段浊浪翻滚的水沟,绕路已经来不及了,常朝阳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他们在愈走愈深的激流中蹚行。

“拽紧背包绳,一个接着一个跟我走。”孙超先绑紧背包绳,左手拄着树棍,右手扒着露出水中的石头,踉踉跄跄向前摸索着。

原始森林惊险重重,除了突如其来的险滩恶水,还有“冷血的杀手”盘踞此处。

“蚂蟥谷”就是巡逻路上躲不开的一关。这里的山谷地势独特,常年背阴不见阳光,所以就成了蚂蟥天然的聚居地。蚂蟥嵌在树枝、草丛中,每次巡逻队途经此地,官兵必须“全副武装”,从领口到裤腿包裹得严严实实。

尽管如此,每次还是躲不过蚂蟥的“袭击”。没走出50米,蚂蟥便乘虚而入。

“不想掉块肉的话就忍住痒,坚持两分钟。”大家顾不得身上挠心般的痒痛,用最快的速度急行军闯过。

穿过沟谷,巡逻官兵迅速脱下衣服、撸起裤腿用酒精消毒,看着一只只吸饱血的蚂蟥渐渐化作一摊血水,大家的面庞上才放松下来。

“绝望坡”是抵达42号界碑前的最后一关。它因其接近直角的坡度而在当地得名,山坡两侧是平滑的石壁,真的称得上绝壁千仞了。

“在绝望坡攀爬,脚一打滑基本你就回不来了。”最有经验的孙超先一一叮嘱着同行的官兵。行进至此,官兵需要手脚并用,最好就是埋头往上爬,因为在近乎垂直的陡坡攀爬,无论你抬头或低头,看一眼就会心生胆寒,失去向上攀爬的勇气。

在西隆山上直线攀爬,最考验脚力和心肺功能。孙超先抖了抖手脚,深呼吸几口,一马当先在前头摸索排查着那些松动的石块,抓、拉、推、攀、蹬、爬……脸庞和手背不知不觉间被荆棘和山石划出数道伤口。

“班长,前面的路断了。”王凡突然惊呼一声。

只见一块突出的峭壁拦住了巡逻官兵的去路,峭壁石缝间稀稀散散地长着一些小树和岩藤,能够容人抓住借力的石块或者树木格外稀少。

仔细观察后,孙超先将一根攀登用的绳索系在腰间,决定尝试着借助岩藤踏着岩缝向壁顶攀去。

“小心!”当孙超先快到转角时,只见上方一块碎石滚落下来,身后的战友赶忙提醒。

眼看落石即将砸到头顶,孙超先连忙一蹬,试图闪身躲过,没承想脚下一滑,身体一下失去重心,滑了下去。此刻,死死攥住藤蔓的他,身体随着藤蔓在悬崖上来回摆动,就像是在鬼门关上荡起了“秋千”。

几秒惊魂后,他稳住心神,找准重心,终于攀过峭壁,将绳子一头牢牢地系在碗口粗的树桩上,又扯又拉、再三确认后才把另一头扔给了战友……

荒凉神秘的西隆山,终究阻挡不住戍边官兵的脚步。他们攀山穿林,终于在第二天黄昏时分与42号界碑相遇。

“快看!界碑!界碑就在前面。”看到刻有“中国”二字的42号界碑,第一次与之相见的王凡欣喜异常。擦拭界碑、描红、敬礼……列队在界碑前,面向界碑宣誓时,一股守土戍边的自豪感与使命感油然而生。

界碑,在边防军人心中重若千钧。

一番忙碌后,西隆山开始静下来。与孙超先商定好明天的返回计划后,常朝阳望着天上的一钩弯月,回想着来到西隆山一年来的点点滴滴,恍然对这座山的美更添了一重理解。

此时的西隆山,天空一片墨色,斑驳星光若隐若现,篝火旁的人影,像那无垠画布中随风摇曳的小草。这个夜里,小草的根茎又向泥土里钻进了一分。

责任编辑:王天玥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