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五一”国际劳动节特别策划丨远方,雪山哨点名叫“标沙拉错”

来源:解放军报
2022-05-02 07:54:58

原标题:“五一”国际劳动节特别策划丨远方,雪山哨点名叫“标沙拉错”

解放军报记者 郭丰宽 特约记者 晏 良 通讯员 冯亚坤

跋涉。

最近,一则名为“军人的发际线”的视频上了热搜。

这是一则来自西藏边防的视频。一个远方的哨所、一群驻守雪山的军人,收获了“雪花一般飞来”的点赞和祝福。

四面临深谷,三季雪齐腰。冬天那里的风雪被官兵称之为“沙雪”,夏天那里的雨季一来就是半个月,秋天那里的银河浩瀚如海洋。那里叫作——标沙拉错,海拔4676米。因为有了边防军人的守护,那里的雪山有了春天,冰川有了颜色。

视频中最令人感动的,是一张关于“军人发际线”的对比图。图片的主角,是哨点排长范红战。有网友说:“军人的戍边路从头发茂盛走到头发稀少。”还有网友说:“守护祖国河山的他们,爱得清澈,心灵澄澈。”

“五一”前夕,范红战1岁半的儿子,在手机视频中“寻找”父亲。对着每一个穿军装的军人,小家伙轻声喊着:“爸爸,爸爸。”

高原边防军人的坚守和他们“撤退”的发际线,让我们心疼。高原边防军人的担当和他们“永不撤退”的家国情怀,又让我们一次次仰视着把目光投向他们,感悟到一种坚强如雪山、灿烂若星河的生命意志和纯粹清澈之爱。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再过几天,我们又将迎来“五四”青年节。时隔一个多世纪,再次重温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我们依旧心潮澎湃。无论时代如何更迭,奋斗与奉献永远是青春最激昂的旋律,行动和担当永远是青春最亮丽的底色。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向坚守在祖国边海防一线的战友们致敬。

青春有你,祖国有你。

这一刻,值得铭记。坚守永恒,奋斗不息,祝福每一位坚守战位的战友,还有更多无数的“你”“我”“他”,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青春。

——编者 

标沙拉错哨点官兵正在点位上执勤。

抵达的意义

占地,仅半个篮球场大小。标沙拉错哨点坐落于山口背风处。

从哨点上山巡守一趟,晴天时要几十分钟,下雪时得走几个小时。

4676米的海拔,让这里常常寂静无声。但每年冬季,夹着雪粒的风会让这里变得别样热闹。

排长范红战和10多位战友一年多前上哨守防。第一场雪来时,被风卷起的雪粒砸在岩石和板房外墙上,那声响像极了大海的涛声。

范红战一时间觉得亲切。

他记得那天,在老家山东威海,姐姐还穿着短袖T恤、抱着3岁女儿在海边拍了张照片。

夜里裹着棉被躺在床上,听着门外的风雪声,想起白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姐姐发布的海边照片,这个从军校毕业就上了雪山的新排长,产生了一种“错觉”——标沙拉错在“地球两极”。

高中时,范红战喜欢户外运动。读军校,一到周末,他就到图书馆借阅介绍世界地理环境的杂志。

领略了许多旅行摄影家在靠近北极圈冰岛捕捉到的“极光之美”,他有了一种感悟:“极端的环境,总是伴随着极端的景致,要想将生命中的极致风景收入相册,唯一的办法就是——抵达极致。”

下连被分配到了西藏日喀则军分区,得知标沙拉错是亚东边防连最艰苦的哨点,范红战毫不犹豫地向上级申请“上山守哨”。

从“校门”踏入“营门”,这个年轻的00后心里,此刻尚不能完全悟透坚守与跋涉的意义。但他知道,拥有生命的“极致之美”,那才是“抵达”的意义。

从哨点眺望远方。

平凡的珍贵

上哨2个月,山上的雨季来了。

夏季的喜马拉雅山南麓,空气中水雾弥漫,下起雨来十天半个月停不了——范红战渐渐发现,在哨所最金贵的是阳光。

晌午太阳一露头,炊事员、中士贾仕勇就抱着被子冲出哨所,抢占晾衣绳上的“最佳位置”。

除了上哨巡逻的战士,留守的小伙子们,一个接一个地跟着跑出板房,三下五除二把被子挂到晾衣绳上。

“规定动作”完成,大家还要搬着马扎整齐坐在板房外的空地上,上等兵罗荣有把这件事称之为“享受阳光”。

下士厉炳的家在海南,刚来的时候,这个黎族战士皮肤黑亮好像“包了浆”。在哨所守了一阵子,他和家人通话时说:“真想从早到晚‘拥抱太阳’。”

守在这里,阳光成了最好的礼物。范红战的“守哨日志”里,一年中晴天的日子只占三分之一,每天太阳“露脸”的时候只有晌午到午后几小时。

一次巡逻途中,雪后初霁,太阳跳出云层。在即将抵达山顶时,阳光让官兵心里一阵亮堂。那束光带来的温暖,也为大家驱走寒意。

对比稀缺的阳光,标沙拉错“盛产”风雪。雨季过后,不到半个月,气温陡降,山上的湿气凝结成雪。

“雪一来,风也追来了。”在哨所官兵眼里,山上的天气“喜怒无常”,常常让人摸不透脾气。

去年9月的一天,范红战和战友一起前往点位巡逻。那段日子每天上午放晴,紫外线让人睁不开眼睛。他们一行5人,上山用了40多分钟。阳光清澈,空气能见度高,范红战决定,在山上多观察一阵。

标沙拉错是一个雪山垭口。这里常年冰封雪裹,特别是入冬后,哨点周围的积雪连续四五个月齐膝深。山上风大,从山下向上眺望,眼中看到的只有白茫茫一片。

上等兵穆黎明听说“沙雪”这个词,还是在跟着范红战第一次巡逻的时候。那天,上山是晴天,下山就遇上风。风卷起地上积雪的景象,就像沙漠中的沙暴。

老兵们告诉他,“标沙拉错”在藏语中意为“光明之湖”。这个诗意的名字与周围的环境形成强烈对比,让人陡生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愫。

穆黎明家在杭州。这个从小在西湖边长大的战士,记忆中的江南水乡四季景致各不相同。来到标沙拉错,这里的“沙雪”让他联想到家乡雾色缭绕的雨后西湖,“哨所和家乡一样亲切”。穆黎明说,军人守雪山就是守家园——两个“家”里都有一个“湖”。

“生活给予什么,就去接受什么。”穆黎明有着00后特有的阳光心态,他说,能欣赏西湖山水烟雨朦胧,还能登上西藏海拔4700多米的雪峰,“坚守是一种状态,守住了雪山,也就守住了身后的家与国。”

战友的笑脸

刚上哨所时,作为哨点唯一炊事员的贾仕勇,最操心的就是每天的晚餐。

哨点驻守人不多。平日里,排长范红战、中士宋明建各带一队,分成两组轮流上哨巡逻、到点观察,还要定期执行潜伏和站哨任务……

一天忙碌下来,遇上恶劣天气,战友们常常一整天也照不上面,每天的晚餐便成了“团圆餐”。

刚满20岁的贾仕勇,父母在重庆开了一家面馆。这个山城长大的小伙子,特别会做川菜。山上潮湿,战友们总想吃点“重口味”。他让母亲寄来重庆干辣椒,一部分用来炒菜,另一部分用来做辣椒油。

黄昏,贾仕勇把菜备好,在板房门口,焦急地向远处眺望。

早已过了预定返营的时间,还不见战友的身影,他有点待不住了。

突然,远处传来范红战的歌声。他的身后,大家一边唱歌一边走来,远远望去,他们的防寒面罩上还有冰雪。

暮春已至,山顶还阴晴不定。大家带着寒意返营,一进门就闻到红油的香味。山下连队定期派人往山上背菜,哨所官兵最喜欢的还是贾仕勇用自制红油熬制的火锅底料。

那次,连队指导员刘沛霖带人上哨,哨所已被大雪封山一周多,厨房里只剩土豆。

贾仕勇用自制的佐料烤了一盘土豆招待上哨送菜的战友,他给这道菜取名“开花土豆”。

他说,战友们每人背着一筐物资和蔬菜,在齐膝的雪里走了2个小时送来了补给,“看到战友的笑脸,我们的心都乐开了花”。

从那一刻起,哨所就有了一个新的口头禅——“开花”。

“五一”前夕哨点官兵雪中巡逻。王 乾摄

邮寄的希望

在雪山上守得久了,下士周静想念他在连队养的猫。那只9个月大的“狸花”,是周静探亲归来、在亚东县城寄快递时遇到的。

那天傍晚,街上人影疏落,路边草丛传来小猫叫声。寻声找去,周静发现了这只被遗弃的小花猫。

他把只有巴掌大小的“狸花”装进背囊,坐上了连队来接送站的汽车。从此,“狸花”就在连队安了家,成为连队的“队猫”。

月末,连队“徒步运输队”上哨的时间。周静嘱咐连队留守的指导员刘沛霖替自己完成2件事:一是把女朋友给“狸花”网购的猫粮收好;二是给“狸花”拍几张特写发给他。

运输队出发没多久,周静就收到了指导员发来的连队战友与“狸花”的合影照片。

滑动手机屏幕,看到熟悉的兄弟、也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狸花”,“心愿达成”的周静心满意足地笑了。

更多“心愿”还在上哨的路上。

临近“五一”,哨所官兵的包裹陆续送到,亚东县邮局的汽车每半个月往连队跑一趟。每次临近节日,哨所的包裹就成倍增加。有些是家人寄来的家乡特产,也有些是哨所官兵网购的生活必需品。

“又能吃到家乡的味道了。”上等兵穆黎明抱着包裹兴奋地说。收到父母从家乡寄来的香肠,他格外开心。

一个写着清秀字迹的包裹映入中士宋明建的眼帘,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字:“寄件人”是他的未婚妻。

“又是一个爱心包裹。”看出端倪,范红战一边挤眼笑着,一边轻轻拍了拍宋明建的肩膀。年初的一次谈心,范红战了解到,今年宋明建将和相恋3年的未婚妻步入婚姻殿堂。

这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姑娘。虽然还没见过她的样子,但是一年来,战友们从她给宋明建寄来的一个个“爱心包裹”就能猜出一二。

漂亮的自制糕点、分类整理的药品、字迹秀丽的信笺……这些带着春天气息的包裹,让战友们与宋明建一道分享着来自远方的问候与牵挂。

璀璨的星空

雪山的星空,纯净清澈,仿佛伸手就能摘下一颗闪烁的星辰。那奇幻壮美的景象,总会吸引人不顾寒风仰头凝望。

穆黎明便是被这一片璀璨所吸引,下定决心留队,继续坚守。

每当山间有了不同景色,他就会利用闲暇时间,在相机中留下影像。

“领略壮美,感悟清澈。”这是他最初选择西藏边防的原因之一。

直到来到标沙拉错,穆黎明才更加体会到,站在雪山之巅“一览众山小”的豪情。第一次看到标沙拉错的星空,穆黎明被震撼了……

从未拍过星空的他,学着网上的拍摄技巧,调整好光圈、快门,十几秒的曝光后,他拍到了一张璀璨的“星空图”。

把照片发给家人和同学,父亲的一句话,让穆黎明陷入沉思:“这么美的地方,值得你去守卫……”

风雪过后的夜空,格外宁静。

山下的连队,上士韩子瑜也和战友们一起,仰望着同一片星空。再过半年,他们将和山上的战友们换防。

那天,山上的战友发来几张巡逻途中的照片。

“沙雪”茫茫,照片上的官兵已然分辨不出面庞。韩子瑜口中念念有词,他已经开始计算再次上山的日子……

范红战是标沙拉错哨点的第一任哨长。外出巡逻,他总是走在最前面;分发上级送来的物资,他总是最后一个选。

当满腔热血的新兵上哨,面对内心理想与现实的“海拔差”时,哨长的行动就是“无言教材”——让信念在心里扎下根,心才能在雪山扎下根。

这里,是标沙拉错。头顶是璀璨的星空,脚下是祖国的山河。

责任编辑:王天玥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