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我的精神家园———新华书店

来源:中工网
2022-06-20 13:29:43

  如今每到一个城镇我都习惯去看看那里的新华书店,长时间地驻足欣赏毛主席那遒劲有力、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新华书店”,心中总会涌出一种朝拜圣地的感觉。说起新华书店,我的故事说也说不完,她是我一生的精神家园。岁月如梭,如果要我说一生中首先要感谢谁?当然要感谢新华书店,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上个世纪50年代,我因种种原因,只身一人从福州到山高水寒的僻远山区周宁县读书,靠免学费和助学金读完中学。那时候物质非常匮乏,生活非常艰难,我穿的是人民武装部救济的棉衣,吃的是地瓜米饭,喝的是萝卜叶子汤,唯一的享受是读书。那时候周宁一中藏书很少,我每天下午四点多就跑到县城唯一的一间新华书店看书。从学校一路跑去,周边都是水田,从学校到街心要穿过一条田埂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生怕新华书店关门了。路上我仿佛看到店里的图书,向我款款走来,每一本书的作者向我深情地打招呼,在我心目中他们都是我向往的大师。每天在书店里的时光是最愉快的,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

  当时书店里只有一个售货员,她是福州人,我称她为福州依姐。她让我随便看,有好书时,她说这些好书每次只进货两三本,有一本是要送给县文化馆的,所以我读时要好好保护和珍惜。我倦缩在书架下读书,每每忘了时光流逝,当店里亮起汽油灯时,那便是打烊了。依姐就会轻声细语地对我说:“依弟,该回去了,明天再来。”她个子很小、瘦弱,但很温柔,总是微笑着说话。

  至今回忆起那家书店,真的很小,门前是一条石板路,过几间店面有一个专供挑夫休息的驿站。傍晚,市声渐起,从福安翻山越岭来的挑夫就聚在那儿喝茶,嘻笑着,大碗大碗吃着米豆腐。一抹斜阳照在湿漉漉的石板路上,我回首望望那间书店,亮着昏黄的灯光,像是我远离的家,福州依姐就像是我早年病逝的妈妈。

  福州依姐每天都向我介绍店里来的新书。在书店里我读过《三国演义》《水浒传》《说岳全传》《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普希金诗集》《鲁迅全集》《郭沫若文集》等等。读书时,我会走进另一个世界,接触到一个个世界上最健谈的人。新华书店,带我去到一个不同的国度或不同时代,跟我讨论一些从来不知道的问题。那时,完全被带入了书中主人公的情感世界,发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读都德的《小东西》,我泪如雨下,读到最伤心的时候几乎气息闭塞,这是因为我从小有类似的生活经历。当然书也给我带来了生活的力量和勇气,我永远忘不了,那时候读伏尼契的《牛虻》时无比激动的情景,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心潮澎湃。

  我在书店天天看书的事,也传遍了小小的周宁县城关。有一天来了一个人,特别好奇地问我的经历和爱好,当我向他叙说自己的身世时,他流泪了。他说他名叫林如成,是县税务局的干部,单身汉,比我大十多岁,也喜欢书,要和我交朋友,于是我们成了忘年交。书友真是最好的朋友。他涉猎群书,喜读名著,家中有许多藏书,后来他还经常邀我到他宿舍里玩,一边围炉吃烤马铃薯,一边交流读书心得,忘记了尘世中一切不愉快的事情,怡然自得。纵论世界之广、宇宙之大,此时却仿佛只有我们和书的存在。我起先叫他为老师,他动情地说情愿我把他当做朋友,因为只有朋友间才无话不谈,而师生中间始终有一种隔膜。在以后的数年间,我们一起在书的海洋里更自由,更无拘无束,更加找到真正的自我。至今六十多年了,我还珍藏着他为我在书店里买的莎士比亚的剧作《哈姆雷特》和《亨利五世》,那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精装本,当时每册才一元钱,现在却是我书房里的宝贝。如今他已经九十多岁了,我们之间仍然保持书信及微信往来,兴致勃勃地谈读书的愉悦。

  有一次,我在新华书店读到《郭沫若文集》中的《屈原》《虎符》《棠棣之花》等剧本后,我把自己的读后感寄给郭沫若先生,信上还抖胆请求他把不用的藏书寄给我。十多天后,不曾想郭老真的让他的秘书寄来了一大摞书,其中有他的新作诗集《百花齐放》《雄鹰集》等等。他的秘书用非常工整的钢笔字写一封信给我,信中说:“郭沫若院长收到你的来信,很敬佩你求知的精神,郭院长叫我寄上十几本书,希望你学习进步!”这封信用中国科学院的特大信封寄达,轰动了周宁一中。当时的老校长詹其道先生还特地为此事约我到校长室谈了一个下午。

  高中毕业,我考进了福建师范学院中文系。中文系有很大的图书馆,我习惯地衷情于新华书店,每当周末我总是要从长安山上徒步赶到大桥头的新华书店,一呆就是半天。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求上进多读书。在漫长的学习生涯中,我总觉得书店其实不是店,是我们栖居的精神家园。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不只是这些,书店模样应是天堂的模样。有一次我年老的父亲破天荒地来信说,约我周天到聚春园吃小吃。我乘车到东街口,忽然看到东街口那间新华书店,便拐了进去,一去就舍不得离开,害得我老父亲久等不遇,生气地回家。后来老父亲问我这件事,我说,我倘佯在书店里好像有着将自己渺小的灵魂腾飞起来的感觉,忘了一切。父亲听了,大为不解,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荒唐!”

  毕业后当了语文老师,逛书店更是生活的一种享受。我第一次领了工资,家里人叫我去添置蚊帐被褥,可是我将这些钱买了《青春之歌》《红楼梦》《中国文学史》《古代汉语》《古代散文》《辞源》等。家里人大为光火,说我是书呆子,其实坐拥书城是我的梦想。有一次到北京开会,坐绿皮车两天两夜到了北京火车站。我带上行李直奔长安街新华书店,因为早上六时到北京,乘车到长安街,书店还没开门,我坐在书店门口等待,看着长安街上冉冉升起的太阳、匆匆的行人,我感到一种无名的幸福。那一次,一口气买了三十几本书,硬扛着、气喘嘘嘘地赶去招待所报到。会议代表们看我狼狈的样子,笑着说,有听说痴的,都没看到你这样痴的。

  早年间,市面上闹书荒,买书很困难,我逛新华书店买书凭票供应。无奈之下,只好找到我教过的学生,他是大桥头新华书店的负责人。他给我走了“后门”,让我走进供书的仓库去挑捡,然后偷偷地给我开发票让我从小门出去。想当时买书象偷书一样,至今还暗中发笑。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以为新华书店正是我们思想的半亩方塘:我一生的经历正是凭着阅读,文明得以传递,智慧得以传扬,使我们得以成长。我有两本小书《作文智慧》《老根说字》获华东和福建优秀图书奖,我终于能在全省各地新华书店开了十多场讲座。从蹲在书店角落里默默地看书,到堂堂正正地登上书店的讲台,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 

  我的一生与新华书店结下了不解之缘,书店是一座城镇的文化名片。她有着一种文化的静水流深的底蕴,保留着读者对历史的情感,感受到文明世界人与人之间不可或缺的婉转和体贴……这记忆中还有一种过往的甜蜜。如今我已近八旬,但一看到那大气磅薄的四个大字:“新华书店”,心中总会忍不住地呼喊:“永远的新华!永远的书店!”(王立根)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