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杏子黄时村巷空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6-19 01:18:30

原标题:杏子黄时村巷空

李亚军

关中的麦子快要熟了。

上午和朋友相约蓝田杏花谷,从华胥镇的背街,上山闯进了阿氏村。

村子建在沟前、山下的台地上,东西一条纵街,南北多条横巷。我向北漫步,看着精心保留的老房子。关中农村的老房子有两种型制,一种是前房中院再上房,一种是前院中厦后上房。这条街上保留的是后者。土黄色的院墙上压着一排瓦片,精巧的门楼下黑色木门紧闭。墙上挂着各种小型生活用具,把人拉进旧时光里。街道边上长着超过膝盖的绿草,院子里伸出大树的绿冠,黄与绿无声地交映着。一个门楼的南墙上,挂着 “吕氏乡约”的黑色木牌。我饶有兴致地边走边看,一路走过去,猛然发现,怎么家家门户紧闭?我连忙拐进另一个巷子,路边的房子多是二层楼房,也是家家闭户。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我加快脚步,像是巡街找人,终于从一扇半掩的大门里看到了一位老太太。我边打招呼边推门进了院子。米黄色的水泥院墙,盛着明晃晃的阳光。院子中间晒着一片黄色的杏脯,老太太正蹲在那里翻弄着。她笑呵呵地让我尝一下果脯,说是早晨刚刚摘下的果子。这时,她家的老汉端着簸箕从屋子里出来,端的也是刚掰开的果肉。老太太直起身来,让我到屋里喝水。看着她家的冰锅冷灶,我说,都11点了,还没吃早饭。老太太说,一大早就上山摘果子,才回来,想赶着太阳好,先把果脯晒了。我好奇地问,这么好的果子为什么要晒了?老汉说,孩子们在外工作,家里没人上街去卖,怕把果子放坏了。

从老人的家里出来,我走到了沟边。沟里种着望不到边的杏树,在阳光的照射下,绿色中闪烁着数不清的黄色星星。近处一棵大树上结满了果子,有青绿色的、黄绿色的、亮黄色的,还有黄红色的。向阳一面的果子明显要亮一些,但有些果子像怕晒的小女生,拉来一片叶子盖着大半个脸。天下到处都有杏树,偏偏这里的杏却又大又黄,像是天地人共同的杰作。沟里有合抱粗的老树,铁黑色的树干密布紧致的细纹。这样的树最初是谁种下的不得而知,它们让原本难以生长庄稼的沟道成为飘香的幸福谷。

路边的核桃树挺着灰白色的树干,长着茂密的绿叶,枝叶间藏着鸡蛋大的核桃。这些核桃个个翠绿精神,一串一串挺在枝头。柿子树长得矮壮一些,柿子还小,桑椹树就长在这路边,任凭紫的、红的果子掉在地上,也没人拣拾。地上掉的还有樱桃,今年的樱桃已经下场,树上还有零星的果子挂在高处。

入村后我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却看不到它们的影子。我总觉得,布谷鸟是甘愿孤独的值更者,它们躲在丛林深处的高树上,断断续续地鸣叫,声音孤傲而悠长。山谷里不时能听到大公鸡的叫声,一嗓子挑起来,再不断气地慢慢滑落,滑落中还抖出几缕余波,婉转地让掩在绿丛中的村子更显幽深。

一个人在街上转了几圈后,我回到村口等朋友。微风沿着山路轻轻吹来,阳光的脚步好像凝滞。身后忽然传来响声,我紧张地回头,看见一位高个壮汉,正从山坡上推下一辆独轮车。车子上放着两大篮杏子,黄亮亮的。他的身后还有一位白胡子老汉,身板硬朗地扛着一个篮子,里边也装满了杏子。我站起身来,帮壮汉把车子推到马路上,问他果子怎么卖。

“咱这刚下树的好果子,一斤4块。这一篮子五六十斤,你看着给钱吧。”我拿起一个,掰开来尝了一口,绵软香甜,当即决定买上一篮子。这时候,路上传来汽车声,朋友赶到了。我们一起把果子装进袋子里,放到了车上。

快12点,我陪朋友在村子里转着看着,虽然仍没看到几个人,却在一户人家外面闻到了油泼辣子的香气。

摘果子下山的村民们在准备他们的午餐,饭后还要赶到山外去卖杏呢。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