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记住回家的路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6-19 01:17:54

原标题:记住回家的路

侯淑荷

父亲是极其温和的人,对我很疼爱,我从小到大,他从来不曾斥责过,哪怕我犯了错误,也是极耐心地和我讲道理。

我小的时候,我们家一直跟随父亲工作调动而不断搬迁。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我们家又来到一个新的城镇生活。转学的那天,父亲在送我上学的路上对我说:“要记住回家的路。”父亲把我送到学校之后,临走的时候说:“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我胆怯地点点头,心里却充满了不安。因为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了一个马匹市场,市场很大,走在路上,时常会遇到马也会在路上行走,这让我十分害怕。

放学从学校出来,我心里想念曾经的小伙伴。没转学之前,我都是和几个小朋友一起说说笑笑回家的。如今我孤孤单单地往家走,在马匹市场的位置,看着高头大马走在路上,一路上躲躲闪闪、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走出了那段路,发现手心里都是汗。

这时候,父亲却出现在我的身后,抚摸着我的头说:“没事,你走过几次就不害怕了。”我问父亲:“你怎么来了?”父亲说:“我办事顺路经过这里。”后来的几天,父亲每次都在我放学经过马匹市场的时候,“顺路经过”那里。走过几次之后,我不再害怕,而且在新班级也找到了同路的小伙伴。父亲才没有再“顺路经过”。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的那年冬天,天气特别冷。有一天单位加班,晚上快九点了才下班。我骑着自行车回家,路很黑,快到家的胡同口处,看见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站在那里。到了近处,发现原来是父亲。父亲看见我说:“今天你上班走了以后,胡同口这修管道,挖了一个大深坑,天黑了,我怕你骑自行车发生危险。”我说:“这么冷的天,你一直站在这儿等了我三个多小时吗?”父亲说:“我不冷。”

我三十岁那年,父亲得重病住进了医院,我带着女儿去看望他。看着曾经高大健硕的父亲变得孱弱憔悴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阵地疼。我拉着父亲的手,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来。病痛中的父亲发现我流泪了,强装笑颜地说:“都当妈的人了,还总哭鼻子,我没事,快带孩子回家吧,一会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在父亲一再催促下我带着女儿离开了医院。

回家以后,我和女儿洗漱完准备睡下的时候,爱人打来电话说:“爸爸今天一直不睡,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知道你和孩子赶没赶上班车,到没到家呢?”父亲这次大病以后,就没有再康复。一个月以后,他离开了。从此,那个一直默默那守护我的父亲和我阴阳两隔,我成了没有父亲的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敢回想那段伤心的岁月,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生死离别的痛。

都说父爱如山。父亲离开我已经二十三年了,但是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会在我心头萦绕,我曾无数次梦到父亲,梦里他一如既往地疼爱着我。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