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又双叒叕上新了!三星堆发现薄如纸、薄如叶青铜器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6-13 15:01:12

  原标题:又双叒叕上新了!三星堆发现薄如纸、薄如叶青铜器

  从2020年再次启动发掘至今,三星堆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的考古发掘进入收尾阶段。近期,7号坑就提取了许多 “薄如纸”的铜片,在重器频出的三星堆内,显得尤为特殊。

  薄如纸 7号坑发现全新青铜器

  据介绍,在新发现的6个器物坑中,7号坑以小件器物为主,文物体量小,但精致程度绝不亚于其他几个坑。因此,“小而美”成了7号坑的存在方式。近期,7号坑就发掘出土了一件“铜器”,这件器物,只有巴掌大,但它的厚度,几乎与常用的A4打印纸相同,将“小而美”诠释到极致。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霍嘉兴:接近A4纸一样的薄度,非常薄的一个器物,这也是我们祖先工艺非常精美的一个见证。

  如果说薄如蝉翼,略显夸张,青铜片薄如纸,则恰到好处。据介绍,这件铜片,是今年3月5日在7号坑的东北角提取出土,所在位置,紧邻7号坑的“镇坑之宝”——龟背形网格状器。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薄片状的这种青铜器往往韧性比较好,它经常是锻打成形的。

  专家介绍,中原地区的青铜器,多采用范铸工艺,也就是制作内外两层陶器模具,中空部分浇灌青铜溶液,冷却后形成青铜器。因此,铜器器璧较厚。采用范铸工艺制作的青铜器,在三星堆8个器物坑内均有大量发现。而7号坑,发现了大量的形态各异的青铜薄片,就格外引起考古专家的注意,因为,从青铜铸造角度,分析三星堆技术和其他区域间的异同,也是解码三星堆种种谜团的途径之一。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我们现在初步肉眼判断,应该是锻打的这种工艺,后面我们还要对它做金相分析,看它的金相组织,来判断它是不是用锻打的这样技术成形的。

  薄如纸青铜器 依然保留三千年前原色

  青铜器薄如纸,三星堆又一次给我们带来了惊喜。现在这件卷成一团的“铜器”还没展开,一旦展开,里面会不会有铭文或者其他符号?尤其值得期待。不过,它的外表,保留了三千年前青铜器的原始色彩,就足够让人称奇。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一开始露出一点金色,觉得是不是金器,但是那种金色它不像黄金的那种,还是有明显不同的这种颜色的。所以清出来之后,看到是没有怎么锈蚀的这种状态,当时觉得还是很震惊的。

  我国古代商周时期青铜器主要是铜、锡、铅三种金属的合金,先秦时期,人们称青铜为“金”或“吉金”,就因为其表面颜色大致为金黄色、橙黄色、浅黄色等。专家介绍,我们现在看到的古代青铜器,多为青绿色,是经过漫长的岁月洗礼,被腐蚀氧化后的结果。而三星堆7号坑这件“铜片”,埋藏三千多年,绝大部分未锈蚀,依然保留了三千多年前的原始色彩。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我们在坑里面发现维持它原本没有锈蚀的这种颜色的器物非常非常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终于看到了原本样子的这种青铜器。

  据介绍,7号坑这件铜片,能保留住原始色彩,可能跟埋藏环境和合金成分有关。接下来,考古专家将开展科技考古,对其进行综合分析,探寻“薄如纸青铜器”能维持三千年前吉金原色的谜底。

  薄如叶青铜器 保留黑彩“云雷纹”

  小而美的7号坑,近期,还清理出一件“薄如叶”的青铜器,青绿色的铜锈上,依稀可见黑色彩绘花纹。在专家看来,这一发现,或许还可以还原出三星堆多姿多彩的文化原貌。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霍嘉兴:目前我们刚刚清理出来的,只有露出地面的大概3到5厘米的地方,据我们观察,它这个器物首先非常薄,然后层层叠叠地垒在一块,就像一个树叶垒在一起一样。大概长宽是10厘米左右,然后厚度在3到4厘米。是我们坑里面,现在发现的还是比较精品的一件。

  每一层铜片都薄如枫叶,方方正正一大摞,叠压在一起,内里还隐藏着什么信息,目前难以知晓。按照考古发掘作业流程,现在,考古专家给它起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名字“铜片”。名字普通,但它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却十分厚重。经历三千多年的埋藏,表明布满了青绿色锈蚀,但上面保留的黑色彩绘花纹,尤其让考古专家感到意外。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我们初步判断应该原本就是这样一个黑彩,有一点像那种云雷纹的这种彩色的一个纹饰。我们现在看三星堆的青铜器,基本上都是锈蚀之后的这样一个青绿色的一个颜色,但其实三星堆的这种彩绘的这样的一个形态,在当时我估计是比较发达的。

  专家介绍,黑色彩绘,在近期出土的青铜人头像上也有发现。而这件青铜人头像,是7号坑出土的第一件铜器,它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人物发辫就带有黑色彩绘,铸造发辫的凹槽内,则彩绘红色。给青绿色为主基调的人物造像,增添了几分亮色。带有彩绘器物的出土,也给考古专家解码三星堆谜团,提供了新线索、新钥匙。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黎海超:所以我们也要去想象,是不是原本像大立人或者其他人的形象,它就是原本是带着很多的这种,黄金表面的这种黄金色,然后带着很多这种黑彩或者红彩,是这样的一个形态,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单调的一个形态。

  薄如叶青铜器上的黑色彩绘,究竟是何种颜料?又是包含什么才让它经历三千多年埋藏而不褪色?专家表示,相关综合分析研究即将展开。

  一分钟看三千年 凝视三星堆华彩变迁

  从青铜金到青铜绿,三千多年来,三星堆青铜器改变的是颜色,但它与承载的中华文明却历久弥坚。接下来,我们再用一分钟的时间,去凝视三千年来,三星堆文物的绚丽色彩,感受中华文明的夺目璀璨。

  (总台央视记者 刘鑫 张立雷 田云华 王帅)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