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温情端午,邻里情长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6-05 01:27:29

原标题:温情端午,邻里情长

司德珍

 

端午节还没到,粽子就摆满了商场的货架,肉粽,蛋黄粽,八宝粽,榴莲粽,让人眼花缭乱。见到这种场面,我怀念起小时候的粽子来,那时候的粽子没有太多讲究,往往是家里有啥就放啥,大豆、小豆、花生、红枣都可以,青绿的苇叶包裹着雪白的糯米和简单的配料子,古朴简约。

那时,母亲包的粽子最是俊俏,每一枚都能单独站立,即使煮熟了,也不会松散,而味道更是让人赞不绝口。每当端午的前几天,我家就热闹起来了,来来往往,都是来找我母亲帮忙包粽子的人,她们一只手拎着糯米和配料,另一只手抱着一束苇叶,这个说,她婶子,麻烦你给帮帮忙,我家孩子就爱吃你包的粽子了。那个说,她大娘,我这两天地里的活紧,腾不出手来,这包粽子的活还得辛苦你啦。母亲并不推诿,微笑着接过大家手里的东西,并一一报数,谁家的原料能包多少个粽子。母亲包的粽子多了,打眼一看原料,就能估算出粽子的数量。

到端午这天,母亲半夜就起床,泡苇叶,剔枣核,裹粽子,包完这家的,再包那家的,忙忙碌碌,几乎累得直不起腰,但她却从未收过任何报酬。不是人家不给,是母亲不肯要,我亲眼看见很多人往母亲手里塞钱,或者是留下几个粽子,作为辛苦费,但都被母亲拒绝了。她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她不过是举手之劳,要报酬可就见外了。别人拗不过她。

我十二岁那年,祖母生了场大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一堆债务。那段日子,我们日日稀粥配咸菜,过得格外艰辛,本以为到端午节这天可以改善一下伙食,吃上香甜的粽子,却从母亲口里得知,家里穷得只剩小米和棒渣了,今年只能过一个没有粽子的端午节了,这令我很是沮丧。

端午节的前两天,我家又来了不少请母亲包粽子的人,看着他们手里提着一兜兜包粽子的原料,我羡慕不已。母亲照例接过那些东西,给每个人估算粽子的数量,但唯一不同的是,那些人并不像往年一样,放下东西就走,而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与母亲聊天,聊祖母的病情,聊家里的状况,每个人都宽慰着母亲。那年找母亲帮忙包粽子的人多过平常,也格外奇怪,他们似乎很好奇别人家的原料,不是张婶解开了李婶家装红小豆的袋子,就是王奶奶扒拉开了李大娘的糯米兜子……

端午这天,我刚起床就看见母亲蹲在院子里对着一堆盆盆罐罐出神,我走近了一看,那些器皿里都余下不少原料,这个盆子里有点糯米,那个盆子剩点豆子,那个碗里余下几枚红枣,母亲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呀,每个粽子的分量大小没变,怎么每家的原料都会多出来呀?正疑惑着,人们陆续来取粽子了,母亲指着余下的那些料,一脸愧疚,说,真对不住了,不知怎的余下了这些料,因为不是一家的,她不好做主包在一起。邻居们都笑着说,我就拿包好的那些粽子,余下的料可不是我们的,你自己看着处理吧。母亲忙说不行,让他们把各家余下的料都拿走。

这时,李奶奶说,那些料原本就是给我们的,怕母亲不肯收下,大家才偷偷放进去的,至于,谁放的啥原料,又放到哪家的兜子里了,他们不记得,也就没法拿走了。闻言,母亲感激万分,一个劲儿地跟大伙道谢。李奶奶摆摆手说,谢什么,咱们乡里乡亲的,谁家还没困难的时候。就这样,母亲用乡亲们给的原料,包了满满一大锅粽子,够我们一家人吃好几天的呢。那是我吃过的最香的粽子,也是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邻里情长。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