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诗意红动|母亲的芳霏

来源:中工网
2022-05-08 08:51:28

啊,母亲

舒婷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啊,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啊,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褪色啊,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戴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啊,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啊,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

母语

吉狄马加

妈妈虽然没有用文字留下诗篇,

但她的话却如同语言中的盐。

少女时常常出现在族人集会的场所,

聆听过无数口若悬河的雄辩。

许多看似十分深奥的道理,

就好像人突然站在了大地的中心;

她会巧妙地用一句祖先的格言,

刹那间让人置身于一片光明。

是她让我知道了语言的玄妙,

明白了它的幽深和潜在的空白,

而我这一生都将与它们形影相随。

我承认,作为一个寻找词语的人,

是妈妈用木勺,从语言的大海里,

为我舀出过珊瑚、珍珠和玛瑙。

妈妈打手机

李少君

接到妈妈手机时,我正在开车

有些火急火燎,有些手忙脚乱

快七十的妈妈第一次用手机

说给远在天涯海角的儿子打一个试试

我急忙问:妈妈,没什么事吧

妈妈说:没事,就试试手机

我说好的,就这样啊。小车正在拐弯

我刚想放下手机,妈妈又说:

没事,没事,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胖

我支吾说好的好的,没事了吧?

小车汇入滚滚车流,我有些应接不暇

妈妈又说:没什么事,我们都挺好的

你爸爸也很好,你不用老回来

其实我回去得并不多,但车流在加速

我赶紧说:知道了,你也注意身体

妈妈说:我身体还不错,你爸爸也很稳定

你要照顾好自己,不用为我们操心

我语气加快:好,好,我会的

妈妈又迟迟疑疑说:没什么事了

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

前面警察出现,我立马掐掉手机

鼻子一酸,两行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担忧

杨克

子夜时分,一声响动

八十多岁的老母亲

一手扶着步行架,一手拖一张椅子

一点一点挪到我床头

我惊得坐起

自从做了髋关节大手术

全家人都害怕母亲再次摔倒

“我怕你睡着从床上掉下来”

她说

妈妈的字条

王山

妈妈的字条让我很惆怅

那已是多年以前

妈妈的字条很琐碎

琐碎中包裹着长长的温暖

一直到今天

妈妈的字条很家常

皱褶里闪烁着岁月的光辉

有时

我想迷一次路

也许迷一次路

就能见到妈妈

有时

我想喝一次酒

也许喝一次酒

妈妈就会回来

在城里读乡下母亲的来信

倮倮

母亲的信

是一双布鞋

一针一线

母亲在红辣椒和高梁秸的屋檐下

在拥挤着破棉鞋和萝卜干的火炉旁

在蝙蝠穿梭群鸡归笼的夕光中

用浸过血和泪的麻线把烛光、夕光

密密麻麻纳入鞋底

连同故乡低低的鹧鸪天

细雨洗亮的鸟声

一并寄来

在这出门打的进屋开空调的城市

在这打着饱嗝伸着懒腰喊累的城市

在这亚麻色头发和鳄鱼皮鞋狞笑的城市

我读这封无字的信

感觉到一千座村庄呼啸而来

一千朵火焰在我心里燃烧

我穿上布鞋

晃动的城市终于安静下来

母亲的叮咛

雁西

飘飘洒洒,看见

缤纷的雪,飞来飞去,白色的,向上,向下

向四面八方

也落在我的头上

周围的树枝全白了,我的头也全白了

我想到了我的母亲

她曾牵着我的手滑过雪

被雪滑倒的时候她曾说对我说,

“孩子,别怕,有妈妈在呢”

雪,覆盖了大地,地上干干净净

雪也覆盖了我的心

我的心里全是妈妈的影子

“离家远了,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天冷,要多穿点”

在雪中,我又听见了母亲的叮咛

雪是纯洁的,雪落在哪哪就纯洁

雪落的声音,仿佛也是母亲的叮咛

我一下子觉得雪是暖的

爨底下的回忆

木汀

不曾想五月送给我的礼物

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母亲牵着我的小手时

太阳散发出的迷人的味道

关于这种味道

很多人说过那是属于孩子的记忆

是纯真的孩子对母亲的永远的眷恋

是永远年轻的母亲牵住我的手那一瞬间的嗅觉

我被爨底下的风轻柔地拥抱着

我披着爨底下的阳光做的风衣

数着石缝间那几株砂引草的白色花瓣儿

我分明看见还是那么年轻的母亲就坐在双石头下等我

我仿佛光着脚丫踏着微热的青石板

扑向母亲

……

我知道

这是爨底下的阳光和山林间的风

在这个天高云淡的时候

拉过我的手

伸向远方的母亲

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

千里之外的她

一直听不清我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她却在接连不断地兀自回答着

好啊——好——我很好

除夕之忆

桑恒昌

每当写到母亲

我的笔

总是

跪着行走

如果母亲是鱼

母亲会剥下

所有带血的鳞片

为儿女

做衣裳

母亲用五更灯火

纺了一根脐带

我把它走成

一万里

尽是涛涛的江河

 今夜母亲又会在

年头和岁尾的

路口等我

再一次

将儿子

连根拔起

母亲

何向阳

那一夜我们围坐一起

有人提议讲讲我们的母亲

一人沉吟:我是用土豆养大的

母亲捡拾的半筐土豆

日以继日,我长成今天

而她的今天却和土豆埋在了一起

一人平静地诉说老房子的故事

窗棂的木框已经变形

四壁的白,简易的桌椅

沙发上坐着的母亲手里拿着一只苹果

脸庞苹果一样的光泽跟随了她多年

一人沙哑地开始,拿出一祯照片

“母亲留给我的,我无从一见的外公”

那天是他的忌日,她指着上面清俊的男子:

“这是你的外公,也许你应记住他”

“为了你今天的日子,他最爱的女儿曾经将他背叛”

一人始终不语,沉默的她想起童年

趴在窗台等候母亲身影的出现

她担心母亲某天会从街角突然消失

恐惧与祈祷交叠,她慢慢变成了一个母亲

那一夜我们坐在炉边,静守火焰

母亲也许来过,也许刚刚从我们对面起身

母亲,感激你的恩情

赵新民

母亲,感激你的恩情,你赐予的爱

我们陶醉于阳光的爱抚

犹如林中快乐的小鸟

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尽享成长的快乐。

母亲,感谢你的无私慷慨

你满怀温情养育我们的身心

无限无极的爱沁入我们的心中

成为温柔、芬芳,成为快乐

母亲,感恩你营造的幸福家园

你丰富了我们的心灵和多彩的梦想

甜美的爱胜过世上全部的财富

给予我们的胜过世上所有的礼物

母亲,我愿你的胸中永远散发健康的气息

坚强的思想永驻你的心里

我愿你的热血永远在你的生命中奔涌

无数的芬芳为你献上万道金光。

母亲啊,让我捧起一束鲜花

愿我的话像花瓣一样落向你,抚摸你

怀抱你的爱心追求爱,奉献爱

我愿和你一同将爱进行到底。

被盗走的妈妈

戴潍娜

象群般的男人们啊

在海边、丘陵、烛光餐厅和万人喧嚣的广场

挨个儿抽搐发作,后肢跪地——

对求婚者的拒绝,是你人生收藏的勋章

那是往昔!金钻戒作象鼻环的峥嵘往昔!

不料,真正的对手被直送进你的腹腔

你肉身筑巢,在自我内部拉起了铁丝网

对那个曾牵着象鼻环的少女——

(她因懂得自私的艺术而有灵魂,

知道怠慢的技巧而风情万种)

你施行一场白色纳粹隔离

我蜷抱着联想起——

唐传奇中分身为妾慰藉远方良人的贤妻

时间是一截乳白色液体,你的瀑布剪断

(谁听见大象们在跺脚)

在我愉快的吞咽声中你忘却了自己的尊贵

你甘心成为器皿!

我不需要任何财产、条约或武器,只要存在

就可以活活把你逼进灶房、杂役和倒满洁厕灵的洗衣机

四岁那年我们蹭着脸蛋挤进牡丹牌圆镜

我懊恼为什么妈妈那么白而我那么黑

不用急,我有耐心将白嫩的你从镜子里

一片片剥下来贴到自己脸上……

像每一个被迷惑的房客恋着租来的青春时光

你义无反顾地——

鼓励我分分钟对你实施最严酷的盗窃

我每天从你身上多盗取一点,

你就更爱我一些

我披满你的细胞,但并不证明

我可以代表你再活一世

当才华、抱负、远大前程这些事儿终于与你没关了

你得到一个名字——

叫女人

母亲,道神庙

向阳

像一道风光的景

像一朵性感的花

像一尊逍遥的佛

像一团神秘的云

你已不像襁褓里捆绑的啼哭

你已不像卧榻中自由的梦呓

你已不像游行时颠沛的迷离

你已不像病床上绝世的呻吟

无论你像与不像什么

但必须像母亲的游子

母亲

永远是慈爱的皈依

是家庭温馨的客厅和存续的符号

是灵魂与肉体歇息的温床

是生的起始

更是命的延续

她是道,是神

是供奉信仰的庙

是我们完成感恩仪式的祭司

母亲就是一个标志

是人类爱情的道场灵符

是永不熄灭的路灯

你可以模糊她的皱纹

但一定要听听来自她的铃声

想念已落满雪

——致母亲

马文秀

想念已落满雪

只等着一只飞奔的笔

一落笔,纸上满是母亲的形象

跳动的词语

让我看到母亲的面孔

无数画面让我缭绕、眩晕

有她苍老的皱纹、佝偻的身躯

却没有她青春的肆意

我知道人生的起伏

终将留在皱纹深处

那是女人无法触及的伤口

母亲面部流失的胶原蛋白中

藏有她对青春的无声抵抗

岁月与她厮打,最终

将无情的爪牙留在她脸庞上

四个孩子的母亲,有时却像个孩子

那些年的偏执与单纯

依然留在她裂开的幸福中

她说,她将要收集云层之下

最干净的雪

煮一杯茶,笑看人生的沉浮

妈妈

杨键

今晚的月亮很大,

我在水跳边捶着妈妈的衣服,

我妈妈去世有些日子了,

那水跳的消失比妈妈更久远,

但我在水跳边捶着妈妈的衣服,

那棒槌还是当年妈妈的棒槌,

那河水同小时候的河水一样清澈见底,

有鱼儿游向我的手心,

不为取暖只是自然无隔,

有小时候养的牛从月亮里回家来了,

有小时候养的鸡从天边外回家来了。

妈妈坐在小板凳上捶着我们一家人的衣服,

过一会儿就看上我一眼,

我坐在边上,只有三岁,

永远都是这样。

孩子的游戏

许劲草

白棉线一针针

将太阳缝进了柔软的被子

当月亮有了太阳味道

白纱幔挂起来

作了孩子酣睡的城堡

到了太阳清冷的时节

雪花融化成孩子们的笑

笑声飞到了天上

变成洁白的云朵

自在地飘啊飘

孩子的乐趣还有游戏寻宝

当妈妈的长发拂过我们的手

乌黑油亮的瀑布

游弋着狡猾的白泥鳅

我们正死死地揪住泥鳅的尾巴

趴在妈妈肩头闻太阳味道

以前我们总是雀跃地要求寻宝

不过瘾,三两下便收工

今天却找寻了许久许久

若能把白泥鳅吹到天上

也变成洁白的云朵,好不好?

我和母亲

笔若

梦见故乡的柿子又红了

我拿着箩筐向村头走去

仿佛我就是一支清远的笛

面对大海,我独自一人

面对故乡,我只有母亲

我愿做春天里一支木棉花

在月亮上为你建一所房子

你在屋里一个人说话

我在夜空中一人歌唱

责任编辑:迟语洋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