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人在他乡·打工文学撷英90】离九江有多远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5-08 01:29:30

【人在他乡·打工文学撷英90】

原标题:离九江有多远

黄求花

每当别人问我家住哪里,我总说在江北,江南是九江。

家住江北,去九江我们那儿的人都会选择走水路。说也奇怪,从小极其怕水的我,面对浩瀚的长江水时,却不见了惧怕的踪影。

抵达九江。从开船到下船,最多30分钟。这样一说,似乎我离九江很近,犹如出门唠了会嗑儿。可儿时的我,记忆中的九江却又是那么远。

时光煽动双翅,回到我六岁那年,清晨睁开眼,我习惯性地喊伯、妈。但无人应。我慌慌张张地穿鞋,去推关闭的大门。那时,如果妈去门口的菜园里干活,也会虚掩着门。

当我使出浑身力气去拉门,沉闷的空气里,只有锁链和锁“哐当哐当”地响,一声叠加一声,沉重地敲碎了我的瞌睡,加速了我的害怕。我扯破嗓子哭喊,“伯,妈,你们在哪里?为什么把我锁在家里?”小手不停地拉门关门,关门拉门。

“你伯和妈去了九江,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回来。”隔壁的叔叔在门外安慰我,“他们说你在房里睡觉,让我照看着你。”透过门缝,我看到叔叔的汗浇湿了的白色T恤。

“九江,熟悉的名字。”我停止了哭闹,“到时我从九江带冰糖葫芦、买香蕉给你吃。”我记起来了,伯曾跟我说他们要去九江。

我不再哭闹,可叔叔依然不放心我,他从他家拿了瓜子花生递给我,他在门外坐着,我在门内,时不时地陪我说话。即使是这样,依然缓解不了我的不安,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九江太远了,我不想吃你们带回来的东西,我只想你们陪在身边。”

时光匆匆,随着年龄的增长,九江离我近了些。我们经常成群结队地坐船去九江。那时,眼眸里的九江是辽阔夜空中的繁星,伸手就可摘的星辰。

可后来,离九江似乎又远了些。仿佛一条纽带,与路过的每一层风,每一滴雨,缠缠绕绕。

再次到九江,基本上都是凌晨四五点的样子。天还沉沉躺在梦里。我和豪哥随着强大的返乡人群出火车站,站口寒风相迎,瞬间就吞噬了身上的暖。“好冷!好冷!”大家乡音未改,亲切如初。轮子一圈一圈碾压地面,可再急切的声音也抵抗不了寒冬腊月的冰冷。我哈着热气焐热手掌,豪哥来来回回地跺脚,在人潮拥挤的公交车站牌前,等天明的第一班车。那时,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家住九江该多好啊!可我的家,在江北。

去年再去九江。是豪哥自驾车去接哥哥嫂嫂。车外的天空飘着细密的冷雨,车内的我们仍旧热气腾腾,我们来回将近花了半个小时。那次我责怪离九江太近,近得在归来的路上,我和哥哥嫂嫂还来不及唠唠这一年各自的生活。

也就是在接哥哥嫂嫂的那天,我才深深地明白,原来九江一直在那里,生我养我的家也还在那个地方。不管远航的我们身在何方,它总在原地默默地等候我们归来。

(作者在广东打工,为商场品牌导购)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