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痛饮生活的泉水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2-05-02 09:57:57

  原标题:痛饮生活的泉水(创作谈)

  付秀莹

  2016年,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陌上》出版。时隔6年,我写了《野望》,这是我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其间,2019年,我还写了《他乡》,城市题材。6年间,世界发生了太多变化,然而有一个心愿埋在我内心深处,在无数个夜深人静时分怂恿我、激励我,让我重新回到芳村,回到我熟悉而又陌生的“陌上”,去记下近年来乡村大地正在发生的新变。《陌上》之后,我其实一直在默默积累、默默蓄力,像一个农民,春天种下一粒种子,耐心等待着萌芽发叶、开花结果。

  谈《野望》就不能不谈到《陌上》。如果说《陌上》是以散点透视的笔法,几乎挨家挨户对一个村庄展开书写的话,那么《野望》,则是把笔力聚焦于一户典型的乡村人家,以翠台一家为中心,勾连出若干亲戚邻里,及至乡土中国熟人社会盘根错节的深层文化土壤,包括经济格局变动、伦理秩序更迭、精神世界嬗变、价值观念激荡,以点带面、以小博大,发散铺展开来,着力描绘一幅新时代新乡村热气腾腾、生机勃勃的崭新画卷。

  值得一提的是,《野望》的人物关系是与《陌上》一脉相承的。从这个意义上,《野望》可以看作是《陌上》的姊妹篇,它们之间血脉相连。那些曾经在《陌上》中走来走去的人物,而今在《野望》里,依然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陌上》中的农村妇女翠台,成为《野望》的女主人公,她是母亲、妻子、女儿,是家里的主心骨、定盘星,有着大地一般坚韧、顽强而又温暖绵长的生命力。依然是那个小小的叫做“芳村”的村庄,它不过是华北大平原上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村庄,主人公翠台,也不过是中国北方农村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然而谁能说,这一户或者几户乡村人家的生活变迁和命运转折,不能映照出新时代的日月山河和春风浩荡呢?

  如果说写《陌上》的时候,我还总是被语言、修辞、结构、技法等细枝末节所牵绊的话——作家惯有的毛病吧——那么当我真正沉浸到《野望》的写作,竟然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这么说吧,在《野望》中,我是忘我的,忘记了我的作家身份,忘记了那个自以为是的肤浅幼稚的“小我”,满心满眼、纸上笔端,都是沸腾的乡村大地,是明月星辰下沸腾的人群,是生生不息的生活长河里的浪花飞溅。我得承认,是那片土地以及那片土地上平凡而伟大的人民洗涤我、修正我、塑造我、成就我。

  写《野望》,我是信笔直书。我大口痛饮着生活的泉水,第一次品尝到别样的新鲜滋味——自然的、朴素的、真实的,繁华落尽,如同广袤丰厚的秋天的土地。

  (作者系《中国作家》副主编)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