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颍州西湖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1-10-17 03:49:29

原标题:颍州西湖

王法艇

安徽阜阳城西北20公里的颍州西湖,是古代颍河、清河、小汝河、白龙沟四水汇流处。因阜阳在北魏以后称颍州而得名。欧阳修一生中八次到颍州西湖并终老于此。他在《西湖戏示作同游者》中写道:“菡萏香清画舸浮,使君不复忆扬州?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

我在阜阳工作时,首次和朋友去西湖游,从南门进去,一路上,虫鸣迭起,花草丰茂,但见菱荷飘香,绿柳盈岸,楼台亭榭,错落其间。一条并不宽阔的绕湖长堤像一条五彩斑斓的围巾,缠绕在美人的脖颈上。

春天,花骨朵和洋槐在乍暖还寒时候伫立枝头,听花开放看草拔节,直到夕阳西下,远村霭浓时才离开。夏日,和家人朋友在西湖游玩,杂花生树,群芳簇枝,“重湖汇成曲,佳菊被水涯”,更有诗情画意。秋天的西湖极美,水面平远广阔,鸥鸟欢飞,渔歌互答,湖中有沚,沚上有亭,汀州楼阁,文人墨迹,相映生辉。冬季,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西湖周边生长的人自然也在潜移默化中为沧浪湖水所陶冶。岁月更迭,人世沧桑,春风又绿,明月照还。

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纷繁,生活细琐,再美的风景也有熟视无睹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我淡忘了颍州西湖的美和文化。周遭渐次的坎坷和委屈,磨平了我对那面镜子的向往与传播。甚至有的时候,远方的朋友来阜阳,要去看看西湖,我都委婉地拒绝了。就这样,“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湖在我的心底无声无息地沉没了。

两年前的秋天,一个傍晚,学者赵丹开车带我去西湖观览。在“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景致里,他伸开手,托住金色的夕阳。他说,西湖的美没有因为岁月更迭而变化,相反,它的美更具有时代感了。他指着一丛摇曳的芦苇说,时光没有压伤过它,是它自己浸渍了岁月丰厚的馈赠而低首——这样经典的美,往往是在经历过沧桑后不经意之间完成的。朋友的这番话开导了我,也寥廓了我心中的积郁。

斗转星移,颍州西湖的美焕发了新意,它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有着全新变化,我把这些变化记录在文字里。

如今的西湖,已经是“全国文明城市”阜阳的点睛之笔,也是古城文化的精髓之处,被它滋养的颍淮大地日新月异,勤劳的人们也正用手中画笔描绘它的新蓝图。

“群芳过后西湖好”的词句悠扬在西湖岸边,回荡在古老城市街巷。

责任编辑:朱晶晶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