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天鹅落在孔雀河上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2-01-13 08:01:00

  原标题:天鹅落在孔雀河上

  气温降得很快,寒意扑面浸骨。孔雀河水冷了,天鹅却比往年多。

  孔雀河上薄冰银白,冰如裂帛,大块浮冰,小块浮冰,随着流水漂浮、移动,如莲叶。天鹅曲颈悠长,轻轻凫在水面,倘或扑棱一下翅膀,划起清波,若流风回雪,顷刻间孔雀河里逶迤着一朵朵游动的白莲。

  忽而有一两只天鹅,张开翅膀忽闪几下,瞬间盛开,灿若莲花。白莲朵朵,它们是冬日孔雀河上的天鹅。白莲忽而盛放,起起落落。清晨或傍晚,孔雀河上空响彻天鹅奏鸣曲。一声声啼叫,莺鸣声长短不一,落在水面激起层层水波,忽而又仰颈向天大声吐纳。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啊,美得单调、纯粹。

  河水从裂开的冰面流过,清流潺湲,平缓、悠闲得像冬日慢下来的日脚,靠近建设桥头的那端,水浅的地方白冰覆满河床,静默如白色银练,薄冰下静水深流,不动声色里有冬的静穆、冬的沉着。

  天鹅高昂的颈,带着优美的弧度在水中徐徐而行,有的垂下长颈在羽翼间轻啄,嬉戏,鸣叫,争食,雀跃,羽翅洁白宛如凌波仙子。偶尔展翅划过清波,水面荡出一圈一圈涟漪,岸上一阵阵欢呼。有时凌空飞过伴随低沉的鸣叫,行人还来不及拿出手机拍照,它们已翩然飞过。

  天鹅让河水变得生动,城市沾上了世外桃源的灵气。岸边的柳枝,河里的轻波,桥上往来的车辆,岸上穿梭的人流,又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热气腾腾和城市的温度,生活原是这样鲜活,流动的诗意和水韵就在眼前,这里的人又哪里需要羡慕别人的远方呢。

  岸边柳树、槐树、椿树都落光了叶,身形消瘦立在那里。元宝枫和梧桐像清贫的寒士,树叶卷曲挂在枝头,寒冷中有萧瑟枯意。再远处,步道上松树繁茂。“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到底是青松,冬寒里风姿绰约。

  远处麻雀像焦枯的树叶挂在榆树上,冬天树叶变得稀落干枯,麻雀栖在树上,远远的,看不出哪是叶子,哪是麻雀,走近了,呼啦一声扬天而去,叶子孤零零地将落未落,随风摆动。一阵风来,麻雀走远,一阵风过,麻雀依然在鸣叫,冬天的风是枯叶的颜色,不论吹向哪里都会有昏黄的错觉。

  雪落在冰面上,如覆了层密密的绒毛,簇簇结晶,盈盈生姿。捧一捧雪在掌心,嗅一嗅,那是寂静的冬的味道。储一瓮雪,埋在树下,待来年烹茶吟诗。亦可约三五好友支起炉火烤肉,大快朵颐,会须一饮三五杯,酒不在多,恰好微醺。还有些时候,可以任性地裹着棉被在温暖的屋里吃冰激凌,窗外大雪纷飞,滋味殊不可言。

  下雪了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发呆,听雪落下来的声音,或者乘兴踏雪访友,兴之所至,兴尽而归,况味同雪夜访戴。有人对饮也好,一个人也无妨,可以烹茶读诗,给远方的人写信,慢慢地消磨时间。昏黄的灯下,淡淡的墨落在纸上,洇出一朵朵雪花,一行行诗句,那是落在纸上的另一场雪。

  踏冰卧雪,那是雪中孔雀河上的天鹅。水流缓缓,恻恻轻寒。野鸭星星点点地游在水中,河水冰寒刺骨,这些水中禽鸟丝毫不惧,悠然自得。两只野鸭一前一后立在薄冰上,如乘一叶舟,穿过建设桥,颇似水墨画里老渔翁古气端然的姿态。鸳鸯戏水间,野鸭戏水中,天鹅追逐展翅,水面上白莲灿然绽放。

  天鹅美,年年看天鹅。一年两年来,三年四年还来,到现在已经十五年。对了,美丽的孔雀河在库尔勒市,那个因盛产香梨被称为梨城的地方。如今,又成了天鹅的故乡。(胡 岚)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