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五河人的梦想与拼搏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11-18 07:50:00

  原标题:五河人的梦想与拼搏

  每个人眼中的淮河,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景。我记忆里的淮河,是那个鱼虾满仓、稻浪翻滚、荷香遍野、听取蛙声一片的淮河。“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古老民谣至今在吟唱,趁着闲暇时光,我和友人驱车向淮河五河段进发,去寻找童年时的淮河景象。

  千里淮河,浩浩荡荡,流经安徽五河境内上百公里,拐了十几个弯,把浍、漴、潼、沱四条河揽在怀里,形成庞大的支流水系,滋润着全县数十万人口。

  古代五河就已是水柔灵动,桨声灯影,风情万千,倾倒不少文人雅士。元代张羽带来“驿楼郁郁古河滨,日日征帆送使臣”的画面;明代唐之淳举杯邀月,写有“夜泊淮堤近五河,恶风吹面叹蹉跎……三千里外江南客,却倚月明闻楚歌”;明代程本立更是悠闲,他路过五河时留下“水到五河东北流,河边人立看仙舟”。

  30年前,我来到五河县城定居,对它有了更多的了解。五河因淮河、浍河、漴河、潼河、沱河“五水交汇”而得名,是千里淮河下游一座重要的县级城市,也是皖东北一座美丽的水乡。它的北岸是刘邦、项羽垓下之战古战场,南岸是朱元璋从小放牛、当小和尚、成年后与元军打仗负伤获救的地方。这里草木繁茂,农舍杂居,安静祥和,被称为百里长洼。

  古淮河没有桥,人们出行靠小木舟摆渡,所以两岸渡口密布,码头林立,河畔形成古老的顺河街。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国家投资修建第一座五河淮河大桥,从此结束了淮河五河段无桥的历史。

  在我的记忆中,五河人特别能吃苦,每逢淮河货船逆流而行,岸边就会出现一群拉纤的人,狭窄的纤道上排成一溜儿,拉着纤绳弯腰屈膝,艰难地挪着碎步,留下一串串辛酸的脚印。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进入梦乡时,淮畔肩挑石料、人抬粮食的场面,正热火朝天。南来北往的船客川流不息,震天撼地的挑夫抬夫号子每天响彻顺河码头的上空。漕运、货运,船工及纤夫光脚丫子踩出的瘦劲纤道,以及两岸留下众多的遗址遗迹,早已同半个多世纪前的峥嵘岁月交织在一起,植根于五河人的心头,成为这座城市永恒的记忆。

  改革开放后,五河人努力拼搏,桥越造越多、越造越大,先后在淮河上建起了104国道新桥、徐明高速公路桥、宁洛高速公路桥、五河绕城公路桥等重要工程。原本随淮河涨落起伏的五河,竟然生发出“一环三纵五桥”的皖东北大交通格局。

  一座座跨淮大桥,宛如凌空的绚丽彩虹,成为河面上最美的风景。如今,五河除了农副产品通过高效便捷高速路网运输外,大量的建筑、煤炭、砂石等工业材料,依然是通过淮河船运流向蚌埠、南京等各大城市,只不过早已不见了纤夫的踪影。

  光阴像船舷下的哗哗流水声,轻悠悠地逝去,不觉时近黄昏。在淮河漂流半天的小船慢慢靠岸,我和友人上了岸,频频回首。夕阳半遮半掩在天空游走,余晖映照着淮河,河面泛着暗红色的光,仿佛生命流动的血液,伸向遥远的天际,更绵长,更辽阔。(刘 干)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