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冬残奥会演出之后,由残疾人组成的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境遇开始好转

他们在音乐中成为自己的追光者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2-05-14 01:58:59

原标题:冬残奥会演出之后,由残疾人组成的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境遇开始好转(引题)

他们在音乐中成为自己的追光者(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陶稳

阅读提示

这支成立于2008年的乐团,全部由残障人士组成,他们有的是小儿麻痹症或天灾人祸导致的肢残,有的是先天失明的盲人,但是直播间里的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自信阳光的笑容。身体的残疾并没阻挡他们追逐音乐的道路。

晚上8点,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准时开启直播。“能吹哥”仲辉乐手里拿着笛子,身边还放着二胡、唢呐等。因为会的乐器多,而且在直播演奏中很卖力,所以粉丝给他取了这个称呼。其他团员也各有专属称谓。

这支成立于2008年的乐团,全部由残障人士组成,他们有的是小儿麻痹症或天灾人祸导致的肢残,有的是先天失明的盲人,但是直播间里的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自信阳光的笑容。身体的残疾并没阻挡他们追逐音乐的道路。

在北京冬残奥会上,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有4位成员代表残疾人参加开闭幕式演出。“玉兔”张倩和其他两位兼职演员,参加了开幕式暖场演出,被粉丝称为“嫦娥”的大提琴手陈梦静,在冬残奥会闭幕式舞台上,独自演奏国际残奥委会会歌。

团长刘继东说:“这是属于残疾人演员的高光时刻,也是乐团的高光时刻,而这个时刻背后是他们漫长而曲折的坚持。”

从“大锅饭”到自食其力

在北京市海淀区西北角、靠近六环路的一个农家院里,《工人日报》记者见到了这个乐团。院外,乐团的广告牌下挂着显眼的红横幅,院子里面有300多平方米,进门后是一个靠墙的展示架,上面摆放着乐团参加大小比赛的荣誉证书、演出照片、奖牌奖杯等。

在院子里,团长刘继东也有自己的专属称谓,叫“二秋哥”。“二秋哥”因小儿麻痹导致一条腿残疾,但说起话来幽默风趣。他还记得,乐团第一次走到大众面前,是在2019年,“当时用了10多种乐器,集体演奏了一曲《西游记》片头曲《云宫迅音》,这次演出让乐团成为中国器乐电视大赛中唯一入围的残疾人民乐团,视频放到网上后获得大量好评。”

提起成立艺术团的初衷,“二秋哥”说,2008年,他和“能吹哥”都在北京一所民办大学当老师,分别担任声乐老师和盲人班班主任。当时他们与一群喜欢音乐的残障学生参加了学校组建的乐团,但很多学生反映:“毕业后想从事音乐,却一直找不到合适工作,甚至因残疾面临‘毕业即失业’。”

“二秋哥”坦言,不愿眼看学生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学习乐器,毕业后又荒废掉,因此他与“能吹哥”带着几十个学生,开始创业谋生之路,“大家有钱一起赚,有苦一起吃”。

只是没想到满腔热血很快被现实浇了冷水,乐团成立好几个月没业务,工资开不出来,后来在爱心企业家资助下才勉强维持。不过好景不长,疫情后很多演出被迫取消,爱心企业的资助难以为继,乐团再度陷入困境。

痛定思痛后,乐团又开始尝试转型。“二秋哥”鼓励团员各展所能,开线上直播、做艺术培训等,增加收入来源。团员们也从靠吃“大锅饭”到一边参与乐团工作,一边开启自己的事业,一些团员在直播中有了一定收入。

闪亮背后是多年心酸

因为成员都是残障人士,以前大家去村口商店买东西,村民们会投来异样眼光,看着他们一瘸一拐的腿感叹:“小伙子小姑娘这么漂亮,可惜了。”不过,自从参加冬残奥会的条幅挂出来后,村民再见到他们,都会竖起大拇指。

舞台上的闪亮背后是10多年的“蛰伏”。“玉兔”说起自己学音乐的经历,既感到幸运也充满心酸。出身农村的她,3岁时因小儿麻痹双腿残疾。七八岁时,别的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上学,她只能每天“爬着”到学校附近,隔着一条河,远远看着操场上的学生做课间操。

在江苏邳州的“希望之家”度过小学和初中后,“玉兔”又只身到北京求学。2005年,“玉兔”从老家来到北京,这时的她经过两次手术后,已经基本能直立行走。在北京的学校,“玉兔”边学文化课边学中阮乐器,她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传统乐器。现在每次直播,她都会一边演奏曲子,一边介绍中阮文化。

“嫦娥”从学校毕业后,一直留在乐团。同样腿部残疾的她,2010年与“能吹哥”因为音乐走到了一起。“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音乐,并一直坚持留在乐团,我们夫妻可能会开个按摩店,做针灸推拿,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嫦娥”说,如果当初选择另一条路,不可能有机会站在2022年冬残奥会闭幕式的舞台上演出。现在他们10多岁的儿子,也每天生活在乐团,耳濡目染让他也喜欢上了音乐。

乐团成立10多年来,团员来来走走,最初的几十人只剩下不到10人。但流水的团员,铁打的“二秋哥”和“能吹哥”。乐团的团员说,他俩一个像慈母,一个像严父,守护着每个团员。

“身体劳累,心里高兴”

“能吹哥”先天眼盲,大学时学针灸推拿,但因为喜欢音乐,自学成才,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二秋哥”性格乐观、能说会道。两人一个主内,负责提高乐团技术水平,一个主外,负责对外联系业务,搭档10多年,彼此的信任和默契让两人亲如兄弟,乐团“家”一样的氛围,也给了团员们别样的温暖。

“二秋哥”对冬残奥会演出给乐团带来的热度,既欣喜又冷静。冬残奥会后,乐团今年的演出邀约已经排到了下半年,各种访问也接踵而至。但他直言,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最重要的是不断提高乐团水平,多承接业务,让团里的残障兄弟姐妹多攒些养老钱。

“二秋哥”也知道,乐团未来还会面临很多困难,没有业务、发不了工资、交不起房租……但他相信:“只要坚持,我们的招牌就不会倒下,团员们就还有继续从事音乐的机会。”

为了扩展收入,工作之余,“玉兔”还收了几个徒弟,同时她自己也不断拜师学艺。现在几乎每周她都要步行近1公里,到村口公交站搭乘公交去上课,虽然走在路上稍不留意就会摔倒,惹来路人的“注目”,但她说,“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身体劳累,心里高兴。”

责任编辑:朱晶晶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