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地方资讯>>正文
上海高考改革:探索素质教育新路径
http://www.workercn.cn来源: 光明日报
分享到:更多

  从“刷题”转向创新

  今年暑假,曹杨中学新高三学生袁哲十分忙碌。为设计的“太阳能水培植物营养液自动调节装置”做最后冲刺,8月下旬,他带着这一研究性学习成果,赴长沙参加全国的发明比赛。

  “在高一生物课上,看到无土栽培需要人工添加营养液时,我就想设计自动添加装置,省去人工添加的麻烦,还能提高添加精度。”袁哲说,在共同兴趣推动下,他和两名同学组成课题小组:一人负责传感器编码,一人负责外形设计和搭建,他承担课题论文的撰写、数据记录等。

  在两年的课题研究中,3名同学用到物理、化学、生物、信息等多个学科知识。“再回到课堂,我对各种学科都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袁哲说。

  在高考新政的推动下,一大批像袁哲这样的“小小研究员”,有机会从“刷题追分”中突围,投身感兴趣的课题研究,研究性学习成果将以论文等形式记入综合素质评价报告。

  截至2018年8月1日,2019届高三学生已完成研究性学习报告2.5万余份。科技创新、人文行走、环保监测、乡村考察、数据分析……这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研究性学习,构建起上海高中学生课堂学习与社会生活、学生所长与社会所需之间的桥梁。

  诚如上海市首家特色高中曹杨中学校长杨琳总结的那样:“将学科知识与社会生活实际相关联、融合,学以致用,提升解决学生实际问题的能力,这正是高中教育的重点。”

  从“育分”回归“育人”

  社会实践、研究性学习等综合评价信息究竟怎么“参考”使用,这是上海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重点,也是社会关心的热点。

  时间倒回至今年的6月28日、29日,9所高校正在进行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校测面试,沈天正是赴考大军中的一员。

  面试中,沈天正在仁济医院东院的实践经历,引起专家们的关注。“社会实践后又对医学做了哪些了解”“如何看待医学技术和医学伦理的关系”……面对专家的追问,沈天正结合在医院的所见所闻娓娓而谈,展示出有志从医者的真实自我,获得了较好的面试成绩。

  上海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包含品德发展与公民素养、修习课程与学业成绩、身心健康与艺术素养和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等4个板块。评价要取得高校、社会、家庭及学生普遍认可,采用具有公信力的评价体系十分必要。

  为确保记录的客观、公平、公正,上海建立了全市统一平台,社会实践等情况通过第三方客观记录,经公示无异议后,导入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管理系统,成为高校招生录取的重要参考。

  “评价既包含共性的内容,如党团活动、学农学军、考试成绩等;也有个性的表述,如社会实践经历、兴趣爱好、研究性学习等。”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院长郑方贤认为,把这些内容归纳在一起,每个学生就活灵活现、立体丰满了,满足高校对学生全面考察的需求。

  综合素质评价为高校选拔人才提供了重要“参考”,复旦大学招办主任潘伟杰说:“这项改革在推进高中人才培养模式转变的同时,也促进高校更科学选拔人才。”同济大学本科生院院长、招办主任黄一如认为,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高校招生中的使用,推动高校招生模式的改革,实现了“招分”向“招生”的根本转变。

  对基础教育,改革的导向作用同样清晰可见。上海实验学校党委书记马季荣用“一石激起千层浪”来形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真实、真用,倒逼所有高中学校转变理念和思维,实现‘育分’到‘育人’的回归”。

  在曹杨中学,由校园气象站、学生气象台、电视直播间及屋顶大气环境监测场构成的“气象实验室”,是不少学生很爱去的地方。在这里,同学将每天的气象观测记录后,进行学校周围的天气播报。这也是该校16个创新实验室之一。

  类似的创新实验性,上海公办高中已实现86%的覆盖,为学生研究性学习课题开展提供平台支撑。新中高级中学德育主任伊瑾表示,改革前,我们习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备考教学等工作;改革后,我们多了“仰望星空”的意识,会探讨如何创新研究性课程,促进校本教学研究。

  从这个意义上说,推行4年的高考改革,为破除“唯分数论”打开了通道。(本报记者 曹继军 颜维琦 本报通讯员 桑翔)

1 2 共2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